文定江山

冷白衣 作品

    陪他们墨迹到现在,说实话,方文真是有些倦了!不断地听着他们吃惊的声音,看着他们吃惊的面孔,他的心中,一开始,也许有些小小的得意。

    或许不只是他,冯易也是如此。毕竟这是对他们实力的肯定,爽点无限。

    可不管再怎么爽,人总会倦的。当你爽够了的时候,这些爽点就对你,再无丝毫的吸引力。就像一个每天抱着美女叉叉圈圈的富少一样,玩得多了,就要休息几天,找找感觉,然后再来驰骋!

    方文现在就是这样,虽然刚上了画舫不久,可无奈,这些才子的惊叹实在太不值钱,简直像喷泉一样,接连不断啊。他已经听够了。

    所以,咱们要向前看,去追求另一个爽点。比如说,去见见那个叫做绮罗的花魁,顺便再调戏调戏,忽悠忽悠。一个能将冯易迷得神魂颠倒的人,方文还是很期待的。

    所以,没有等别人说话,方文提笔挥就,一首传世名词,便跃然于纸上。

    没等研磨之人读出来,方文便把纸拿了起来,递到了人群中,任其观赏。顿时,那位拿着诗词的青年,转眼间被人群包围,挤在中间。

    “哎哎,兄台,借过借过...”

    “别挤啊,让让....”

    一时之间,人群吵闹更甚,喧闹无比。紧接着,一人劈手夺过诗词,争得面红耳赤,望着手中被抢的有些发皱的白纸,将它读了出来。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这次方文可没有任何放水,为了保证百分百的胜过冯易,他连李清照李大才女的诗词,都是搬了过了,以保万全。

    这首流放百世的佳作,可是他前世必学的点绛唇曲目之一,而且必须掌握精深,通过老师的变态考核,才算过关!若是这样的作品,若是赢不了他,那方文也无话可说,自认技不如人,道了歉就滚蛋,再也不来了就是!

    可是,这种情况,应当是不会出现的。因为,那人刚把点绛唇读完之后,冯易面目,就瞬间狰狞了起来,紧接着就揪着头发,目光一片死灰,口中不停地喃喃重复。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和羞走,倚门回首.....”

    显然,他是被这一句惊到了。因为这句,同样是才用了他之前的手法,易位而作,异心动情。可是,方文做的更彻底,全诗,都是以一个女子的身份作出,在无形之中,方文便是将他比了下去,而且把他杀的片甲不留!

    这,也是方文有意为之,是他选择这首词的原因。你一个大男人,再怎么细腻,终究是比不过真正的女人,更何况还是名垂古今的李才女。

    这首词,便是要让他见识到真正的差距,我不仅意境胜你,词句胜你,就连思考的细腻,都是胜你远矣。

    你斟酌一年有余,自以为平生佳作的诗词,我却信手拈来,举重若轻。还比你强百倍,试问你如何与我相斗!

    就在冯易不断喃喃时,早已有人讲冯易的诗词拿了起来,又抢过方文的诗词,放在一起,与众人细细观看,细细品味着!

    看了一眼冯易的诗词:

    春日芳心,暗香偏向黄昏逗。玉肌寒透。抵死添清瘦。

    影落横塘,月淡人归後。君知否。一枝先秀。应向东君奏!

    又看向了方文的诗词: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心中一叹, 你现在所看的《文定江山》 第30章 实力差距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文定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