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定江山

冷白衣 作品

    冯易的这首点绛唇,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是绝佳的佳作。此中之意,也是较为直白,毫不遮蔽的坦言,对一个女子的爱慕,为她,甚至平添清瘦。

    而遣词造句,也是独有心才。看似以一个女子的身份,思慕爱人,情动人心。但实际上,恐怕是冯易道出内心独白,表达爱慕之意的词句!

    这种诗词,易位而作,异心动情,就算在前世,浩瀚诗词的海洋中,也是所见不多。但是,很不凑巧,身为古汉语专业的高材生,这种类型的诗词,方文恰好见到过!

    而一旁众人,本来只是惊叹于此词绝美,被没有思虑它的深层含义。或者说,以他们的才学,还无法一眼看出这首词的奥秘。

    但在座的,都是有一定水准的才学之士,方文一句话,如同惊雷,乍然将它们惊醒。沉心体会,便豁然开朗,眼神越发的明亮。

    倒是冯易,听得众人赞叹时,心中还有些小小的得意,自以为无人发现他的用心巧妙,自得满满。但听到方文一语道破玄机,提醒众人时,他心中猛地一沉,一种极度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接着,便听到人群中,有着数道猜测的声音响起。

    “春日芳心,春日....”

    “冯才子心动之人,是春日遇见的吗?”

    “应该是了,只是不知是那个春日,哪个女子啊!”

    许多叹息声响起,无一例外,都是在感叹,不知哪位女子,摘取了冯大才子芳心,让他思慕至此!

    想必从此之后,冯易便会再多一个痴情才子之名了吧!

    淡淡一笑,方文双目微眯,看着神色微变的冯易,心中一动,朗声道:“不曾想,冯兄竟对绮罗姑娘爱慕如此之深,着实让人敬佩!”

    声音响起,将人群的私语声都是压制下来,回响在连廊中。听到此话,本来就有着不安的冯易,身躯突然颤抖,瞪大了眼睛,见了鬼一样,脱口道:“你怎么知道?”

    看着他丰富的表情,方文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来前世那些早恋被家长抓住的小学生,那神情,啧啧,和他差不多!

    而随着冯易脱口,人群哗然,带起阵阵惊叫,之后,反而寂静起来。倒是胖子,挠了挠头,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得,拍了拍方文,有些不确定的道:“呃,我记得冯易与绮罗的传闻,好像是两年前传出来的!那个时候,刚好是春天!”

    闻言,方文猛的抬头,心中一惊,看着冯易,良久,才叹道:“冯兄,你不地道啊!拿一首推敲两年的佳作和我比试,未免有失体面啊!”

    两年前春天,他和绮罗冒出传闻。也就是说从两年前,他就已经喜欢上了绮罗。而这首诗词,又刚好是对绮罗的表白诗,那它存在的时间,便不言而喻了!即便没有两年,也绝不会太短!

    被戳中心事,冯易冷吸了口气,平复心情,眼中闪过微不可查的怨毒,不过转眼恢复,幽幽叹道:“不错,此诗确实是我为绮罗而作,已经一年有余。本想今日见面,再送与她,望她答应,做我妻妾。谁曾想,在这里就被你逼了下来,委实惭愧啊!”

    才子爱佳人,说起来没有什么不对,才子也是人,也会有喜欢的人。既然说开了,也就没什么了。至于这词,他作了多久,这是人家的事情,和自己没关系,自己只要干掉他就好了!

    “只是,我尚有一事不明,还望方兄解答!”冯易抱拳,对着方文道。从两人上楼以来,这里围聚的,都是一些文人才子,所以两人也不敢放肆,礼节都 你现在所看的《文定江山》 第29章 还是点绛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文定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