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定江山

冷白衣 作品

    二楼中,只有一个连廊,两边遍布着房间的门扉。此刻,正有许多的妙龄少女,门扉轻启,透过门缝关注着连廊尽头的几道人影,美眸泛光,俏脸微红,一副春心荡漾的样子!

    若是能被那样的才子看中,想必也能结束这风尘之地的宿命吧!

    心中害羞的想着,少女脸颊发烫,心中娇嗔自己不正经,怎么能想这种事情呢?不知羞!刚想关门静坐,身体却不停使唤,依旧盯着前方!

    连廊尽头,依然有一张桌子,放着笔墨纸砚。不过这里的文房用具,皆是比下面的要精美许多,明显不是一个等级的。

    文笔雕龙,仰天怒吼。墨龟负砚,黝黑深沉。墨香萦绕,兰香芬芳。就连一方镇纸,都是美玉雕刻,白璧无瑕!唯一不变的,就只有一叠白纸了!

    站在这里,方文看着挤在狭小走廊中的二十余位青年,眼角闪过了然的笑意。

    冯易走上二楼,选在这里比试,恐怕是存了一些侥幸的心思吧!他知道,能到这里的人不多,也必然都是些有学识的文人,他若输了,这些人也会给些面子,不至于让他太过难堪!

    文人就是文人,绝对不是方文昨日,在酒楼大厅中见到的那些人可比。那些算什么文人,或许会有几个真才实学之人,但更多地,是附庸风雅,上不得台面的装逼症患者。否则,他也不会轻易的把望岳扔出来,浪费一首千古佳作!

    可看现在的情景,冯易的小算盘,打得好像有些响,让人不爽啊!不过无妨,输了就是输了,咱是有气量的人,你就是跑到皇宫里比试,别人给你留再多的的面子,失败者的身份你得承认,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

    更何况,面子这个东西,是自己挣得,又不是别人给的。弱者才会被这些外物影响,像自己这种闪亮的大才子,哪里用得着这种东西。钱,明显钱才是王道,好不好!

    没有在乎冯易的小伎俩,看着越来越多的人从连廊另一边走上来,方文看向冯易,笑道:“冯兄,时辰差不多了,你我现在开始如何?”

    方文已经没时间和他这么墨迹了。这天色正好,月上柳梢,周围房间里,还有那么多引人犯罪的娇羞少女,和他在这里的浪费时间,实在不是方大少的作风啊!

    我们应该赶紧开始,赶紧结束。然后和胖子一起去看看,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绮罗,究竟是何等绝色。最好能用人格魅力征服她,让她主动臣服,这才是今晚的正确打开方式。

    而不是守着一群舞文弄墨,只知道看人装逼的大老爷们,在这里陪他们玩我们谁牛逼的过家家!

    “既然方兄有意,自然可以!”冯易对此早有预料,是以没有惊讶,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与方文之前,如出一辙!

    见状,方文再度摇头,笑道:“还是冯兄你先吧!”

    “哦?为何,你我各自执先,本是公平公正,乃君子作风!”

    “我这个人写诗作赋,有个怪癖!”说着,方文再度一笑,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道:“喜欢先看别人文采怎样,再考虑应对之策。若是让我先,倒是强人所难了!”

    方文说的很委婉,在这些文人士子面前,该有的风度还是要有的。这里不比下面,太过轻狂,可就落下一个轻视天下文人的名头,这可不是好玩的,一个不慎,就会被所有文人攻讦,那可就惨了!

    其实他的意思很简单,我要看看你能作出什么样的诗词,再决定拿出多少真本事干掉你!所有人都是瞬间明白,继而神色古怪的盯着方文,却是没有说话。

    因为,眼前这个轻狂的少年,有这个资格!一句明月人断肠,足以证明这一点!

    “好,若我再推辞,倒是让人觉得我怕了!”冯易冷冷一笑,神色极为不悦。

    说着,便拿起雕龙笔杆,往 你现在所看的《文定江山》 第28章 点绛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文定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