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定江山

冷白衣 作品

    远看泰山黑乎乎,

    上面细来下面粗。

    若把泰山倒过来,

    下面细来上面粗!

    酒店大厅中,惊掉一地下巴!连笑的人都没有,这个,都已经不知道该从何笑起了。笑点无数!!

    把泰山倒过来,确实是下面细上面粗,十足的大实话,没毛病!

    胖子骚的一脸通红,都快哭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太丢人了,丢了整个江州的人。这面子,肯定找不回来了!

    只有肖全,目光死死盯着方文,嘴角浮现嘲讽的笑意。诗作的越差,进步空间就越大。这句话可是你说的,若是这首诗改不出朵花来,你可就成了笑话!

    至于改诗,别开玩笑了,这首诗要是能改,他都敢把头剁了!

    咳咳...

    一阵咳嗽过后,方文猛然抬头,迎上了肖全的目光。心中叫苦,真尼玛嘴贱,听什么诗啊,听出问题了吧!可这种时候,不能认怂啊。否则,胖子可就成了自己替罪羊了!

    自己作的孽,自己要担着,不然以后还混不混了!

    抽了抽鼻子,方文一声苦笑,突然鼓掌大叫道:“好,好诗!!”

    接着,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他站起身来,踱步道:“这个...对,这黑之一字,那个,准确的道出泰山的,呃....绿!”

    “上面细,下面粗,体现了泰山的,那啥...形状,对,就是形状!!”

    “他为何要把泰山倒过来呢?”肖全不屑一笑,问道。

    “呃,对,这是重点!他为什么要把泰山倒过来呢?他怎么就能把泰山倒过来呢?”方文都快哭了,在一旁不停转悠,太尼玛坑爹了。突然他灵机一动,指着胖子道:“钱兄,你为啥要把泰山倒过来呢?”

    “啊?”无辜躺枪,胖子一脸茫然。随后,心中叫苦不迭,关我啥事,是你们要听的,别扯上我啊?

    “我,我不知道!”

    一拍脑袋,方文轻咳了几声,挥手示意胖子停下。旋即,朝着众人抱了抱拳,笑道:“刚才的诗,乃是我们兄弟几个玩笑之作,大家不必记在心里!”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不再是他们几人的事情了,这还关系到胖子的名声,一个不慎,就要贻笑千古的,容不得他不慎重!

    既然诗没法改,那就不改了!把这事当作一个笑话,让人一笑置之,忘了就好!

    但若只是这些无关痛痒的话,想要盖过这个笑话,让人忘记,显然是不可能的,说不定这些话说出,还会造成反效果呢!胖子马上名满江州!

    所以,这里需要一个....原子弹!一个足以让人忘记刚才事情的大爆炸!只是在这个世界,爆炸物不再是火药,而是诗!呃,其实火药也行!

    “哈哈,小友放心,老夫岂是泄密之人...”

    “就是就是,君子之风不可违....”

    “ 你现在所看的《文定江山》 第9章 吟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文定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