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70章 亲密接触

    当勒索者的身上仅剩一条花裤衩时,他开始饿狼一般地去扯林婉儿的衣衫。

    “快住手!”

    林婉儿惊声尖叫着。

    “不许叫!”

    勒索者赶紧伸手捂住她的嘴。

    林婉儿张口便咬。

    “臭娘们,你敢咬我?”

    对方吃痛之下,狠狠地扇了她两个巴掌。

    伴随着又一声惊呼,林婉儿嘴角隐隐沁出了血。

    隔壁房间,一个长相帅气的男生满头大汗地从赵雨晴的身上瘫软下来。

    赵雨晴意犹未尽又没吃饱的样子:“今天怎么快?”

    那男生微微尴尬:“这不是好久没跟你那个了嘛,有点激动。”

    “你听听隔壁的男人好猛,女的叫的也太大声了吧。”

    “哼,肯定跟你一样,是个浪货。”

    那男生伸手在赵雨晴那高耸的山峰上用力捏了一把、

    赵雨晴佯怒,娇声道:“坏蛋,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人家呢。”

    “难道你不是吗?”

    “哼,你们男人不就喜欢这样的嘛。”

    跟赵雨晴滚床单的这个男生是藤兰大学的四大天王之一,李明宇,除了天王,谁敢打苏鹏女人的主意。

    赵雨晴的骨子里是一个不安分的女人,再加上苏鹏有众多女朋友,让她心里很是不平衡,加之李明宇时不时地勾搭她,两个人一拍即合,在前不久厮混到 了一起,今天又是趁着上课时间,跑到校外的宾馆里啪啪啪啪起来。

    当勒索者的眼前呈现出紫色的内衣以及莹白的高耸玉肌时,他体内的火焰是越燃越烈,再也忍受不了,准备将身上唯一的花裤衩脱掉。

    “嘭——”

    伴随着一声巨响,门被踹开,随后叶凡出现在了房间里。

    “你是什么人?”

    勒索者很是紧张,从床头柜上抓起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他以为来者是一名警察。

    “我是男人,喜欢护花的男人。”

    “靠,装逼!”

    见叶凡年纪轻轻,说话又没个正经,勒索者判断他并非是警务人员,于是胆子不觉又大了起来。

    “叶凡!”

    林婉儿激动地叫了起来,心情犹如在无尽的黑暗之中突然见到了久违的曙光。

    这个少年,在她绝望之际带来了希望!

    叶凡冲着美女总裁微微一笑:“给我十秒钟时间。”

    “说大话也不怕闪着牙。”

    话音落下,利刃已至,转瞬来到了叶凡的腹部前方。

    叶凡脚步一滑,身躯轻盈如羽地退后一米,随即右脚猛抬,狂怒的脚尖正中对方的裆部。

    企图强上林婉儿,就该给他那容易耍流氓的玩意儿点刻骨铭心的教训。

    那个倒霉蛋疼的闷哼一声,两眼一翻,昏厥在了地上。

    叶凡收回右脚,笑了笑:“有没有超过十秒。”

    从出击到收脚,其实不过三秒钟。

    “好啦,知道你很厉害了,快将我解开。”

    林婉儿催促着。

    叶凡走上前,望着美女总裁那莹白的上半身,不觉怦然心动,庆幸自己来的及时,要不然如此美物被那个混蛋占有了的话,岂不是暴殄天物。

    林婉儿待捆缚在身上的绳子被解开后,见叶凡色眯眯地望着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不由美目嗔瞪:“看够了没有。”

    叶凡嘿嘿一笑:“没。”

    林婉儿粉拳袭来:“混蛋!”

    叶凡一把握住:“婉儿,你不能恩将仇报啊,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能打我。”

    林婉儿余气未消:“都怪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又怎会被人威胁。”

    “你跑宾馆跟人约会管我屁事,是不是跑来跟网友开房的。”

    “我开泥煤的房,先将你的咸猪手拿开,还有,视线上移,脖子以下的部位不许乱瞅。”

    “又没什么好看的。”叶凡撇了撇嘴,松开了手。

    “你真是欠扁。”

    林婉儿恶狠狠地瞪了瞪眼睛,这混蛋竟敢说没什么好看的,那不是摆明嘲讽自己那里小嘛。

    哼,喜欢大的,改天送你一头奶牛好了。

    待整理好衣物,林婉儿说道:“我的手机昨晚不是在酒吧被偷了嘛,这个家伙要挟我过来取手机,没想到他竟然是一头十恶不赦的色狼。”

    叶凡拿下床上的手机,随意翻看着:“不就是一个破手机嘛,居然让你带着现金过来交换,难道手机里面有不可告人呢的秘密?”

    见叶凡翻看着手机,林婉儿担心其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赶紧说道:“快将手机还我。”

    “偏不给。”

    “无赖!”林婉儿扑了过来。

    叶凡猝不及防中被林婉儿压在了身下,嘴唇在她的丰盈之处重重啵了一下。

    芬芳淡雅,如花蕾的芳香,软弹的感觉,让叶凡觉得,如果能够枕着它睡觉,一定会睡得很香。

    他努力地挪了挪脑袋,终于从美女总裁的山峦之下挣脱出来,与此同时,手机放在上空,继续翻看。

    终于看到了一张相片,叶凡只觉鼻头一热。

    身体的某个某个部位也将林婉儿的香躯顶了起来。

    那照片拍的真性感,说真心话,叶凡觉得林婉儿完全可以去做平面模特了。

    他同时也大概猜出了勒索者要挟林婉儿来宾馆的经过了。

    林婉儿那白皙的脸蛋愈发红润,似乎还很滚烫,叶凡不由好奇地问道:“你发烧了?”

    “没。”美女总裁的声音听起来也是反常的柔柔的。

    “那脸怎么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你的脸才是猴屁股!”

    林婉儿又气又恼,你下面那么明显地顶着人家,脸能不红吗?

    混蛋,竟然有身体反应,真想阉了他!

    林婉儿第一次跟异性如此亲密无间地接触着,而且还是女上男下势。

    任凭她是冰山女神,也依然不觉呼吸急促起来。

    伴随着呼吸,胸口上下起伏着,一颗骤然加速跃动的芳心也几欲跳出胸脯。

    娇躯之内,似乎有一团小火苗在燃烧着,火苗迅速扩大,蔓延全身,让身体变得燥热无比。

    不行,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会芳心大乱的。

    林婉儿试图起身,却惊奇地发现香躯绵软无力,竟一时没能从叶凡的身上爬起来。

    像是身躯内被抽走了所有力量似的。

    真是奇怪!

    好不容易,林婉儿才站起身,身体滚烫的跟火烧似的,耳根羞红一片。

    她竭力板起脸:“手机还我。”

    “拿去吧。”叶凡将手机递了过来。

    林婉儿一愣,姓叶的也太反常了吧,刚才打死都不愿意归还,现在怎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难道他已经发现了不该看的东西?

    惨了,如果被这混蛋看到了照片,自己岂不是丢死人了。

    她接过手机,诺诺开了口:“你没有乱看我的东西吧。”

    叶凡邪魅地笑着:“当然没有,我都是光明正大地看。”

    林婉儿一听,心顿时凉了大半截,完了,看来大尺度相片被那个混蛋看到了。

    她望向叶凡,愈发觉得对方的眼神里有一种邪邪坏坏之意。

    玉容上的一抹绯红颜色更深。

    试探性地问着:“你看到了照片?”

    “ 是啊,拍的不错,以后多拍一些,可以传给我看,我帮你指导一下如何摆poss。”

    林婉儿闻言,立刻有一种想将叶凡眼睛挖下来的冲动。

    叶凡笑呵呵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无耻,谁答应你了!”林婉儿怒目圆睁,“不许将照片的事情透露给任何人,包括宝儿,知道吗?”

    “不用担心,我会替你保密。”

    “如果让我知道你乱说,绝不会放过你,哼。”

    叶凡看了看时间,说道:“我的美女总裁,没什么的话,我可回学校上课了啊。”

    “你不能走。”林婉儿伸手拦住了他。

    “婉儿,你想干嘛,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里似乎不太好吧。”

    “这一次你别想溜了,谈一谈昨晚的事情吧。”

    叶凡恍然大悟,林婉儿是找自己算账呢,他笑道:“昨晚从酒吧回来,你喝多了。”

    美女总裁俏脸含冰:“我的衣服是你脱的吧。”

    “嗯。”

    林婉儿抬手朝叶凡扇来。

    皓腕却被瞬间握住,失去了所有力气。

    “禽兽,无耻,混蛋,臭流氓!”

    叶凡解释着:“当时你吐了自己一身。”

    “那你为什么不叫醒我?”

    “叫了啊,没反应,睡得跟死猪一样。”

    林婉儿娇眸一瞪:“骂谁是死猪呢?”

    “说谁谁知道。”

    “少转移话题,那你就不能让宝儿帮助吗?”

    “让那丫头起床比让公猪怀孕还要困难。”

    林婉儿提出了自己迫切想知道的问题:“你除了脱了我的衣服,还有没有做其他的事情。”

    叶凡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可惜我喝的酒不多,要不然还真有可能做点疯狂之事出来。”

    林婉儿将信将疑:“你的定力有那么强?”

    “主要是你还不够迷人嘛。”

    “你说什么,我看你是欠扁!”

    “我这个人嘛,不喜欢在人酒醉之际占便宜。”叶凡继续调侃,“是不是我没有占你便宜,你很失望。”

    “打你哦。”林婉儿突然好奇地问道,“面对美女你竟然全身而退,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你觉得呢?”

    林婉儿扁了扁嘴:“我怎会知道。”

    “要不你试试?”

    “臭流氓,想得美。”

    林婉儿突然想到第一次与叶凡见面时,对方正站在郊区的小树林里朝着韩君的头顶撒尿,尽管只看了一眼,却是印象十分深刻,那就是他的那个似乎很雄壮,让女人芳心大乱怦然心动的那种。

    “叶凡,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叶凡一敛笑意:“我会对你负责的。”

    美女总裁几乎无语:“谁让你对我负责了。”

    “那你想怎么样,昨晚我可是碰你啊。”

    “我觉得你的酒量还不错,而我呢,又不胜酒力,以后有饭局的话,可以带着你。”

    叶凡摇晃着脑袋:“陪酒男啊,我不干,我可是有节操有理想有正确价值观的人。”

    “也不一定喝酒的,就是如果我喝醉了,你可以帮助我。”

    林婉儿深知自己不胜酒力,可有时候又不得不在酒桌上应酬。

    “帮你脱衣服?”

    “什么呀,你整天就知道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林婉儿佯怒,“赶紧去上课吧,我也要回公司了。”

    两个人刚出房间,叶凡便撞见隔壁走出一对男女,那女生赫然是赵雨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