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69章 宾馆危情

    “你别胡说!”

    李斌心头一惊,他不清楚,为什么叶凡会如此清楚自己身上有吻痕。

    昨天晚上,他在小情人的家中度过了一夜,对方是一名寡妇,那方面的需求极为旺盛,所以将李斌折磨的够呛,身上更是留下了激情的印记。

    在该医院的护士中,田甜长得最好看,李斌对其觊觎垂涎已久,之前追求过一段时间,却遭到了果断的拒绝。

    他不清楚为什么田甜会拒绝自己,他的家境还算殷实,又有一份不错的职业,算得上是令人艳羡的都市白领了,而田甜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护士而已,家境更是一般。

    见到田甜独自跑到休息室替叶凡疗伤,举止亲昵,李斌不由妒火中烧,以至于失态,言辞中恶意满满。

    叶凡笑道:“装的挺像啊。”

    说罢,准备将上衣纽扣扣上。

    “别动,你受伤了,让我来。”

    田甜主动帮起了忙。

    见心目中的美眉对叶凡是如此热情,李斌更是醋意大发,恨得牙痒痒。

    当然,对于叶凡之前的话,李斌显得很是心虚:“谁……谁装了?”

    “那你敢不敢解开上衣扣子,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李斌神色慌乱,内心将叶凡的祖宗八代问候了一遍,靠,这小子摆明是要自己下不来台。

    叶凡冷哼一声:“跟别的女人乱搞,还好意思说喜欢田甜,下次再让我听见,见一次打一次。”

    李斌火了,靠,你算哪根葱啊,多管闲事,还敢威胁自己,他火冒三丈地说道:“田甜,这个人就是一个流氓,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无论李斌怎么抹黑叶凡,都没有动摇田甜自己的观点:“李医生,他是我弟弟同学,也是我的朋友,请你尊重他,还有,你还是先管理好自己的私生活吧。”

    就在刚刚,她从李斌的脖子上发现了一个淡淡的吻痕,很显然,那是某个女人所为。

    李斌装的极为无辜:“田甜,我是被冤枉的,我的私生活很干净。”

    “是吗,那你敢不敢脱掉上衣证明呢?”

    李斌迟疑着:“这不太好吧。”

    “那就是不敢喽。”

    “我还有事,先去忙了。”

    李斌落荒逃窜,如丧家之犬。

    心中恨透了叶凡,玛德,都怪这个家伙,如果不是他乱说,田甜又怎会要求自己验身证明清白呢。

    原本李斌是要过来邀约田甜晚上看电影的,如此一来,肯定泡汤了,还给对方落下一个极为不好的印象。

    田宇显得极为不爽:“姐,那个李医生谁啊,敢对老大如此不敬,改天我过去削他。”

    田甜瞪了他一眼:“你就知道打架,没个正经。”

    叶凡作出语重心长的模样:“小宇,咱们都是高素质有理想的文化人,做到动口不都手,别整天打打杀杀的,让你姐担心。”

    田宇顿时无语,心中暗想,老大你也太不地道了吧,自己在学校里大杀四方,打得两大天王屁滚尿流,现在却在美女姐姐面前装的比牛奶还纯,俨然一个高雅的文化人。

    心里虽这般想,但口头上却装作十分乖巧:“好的,我一定做一个勤奋学习、追求上进的好少年。”

    到了午休时间,田甜带着叶凡跟田宇来到医院外的一家小吃店简单的用餐。

    原本她是想去上点档次的饭店,却被叶凡劝住。

    叶凡是这么考虑的,大家都出身于普通家庭,工作也一般,就没必要特意充面子花那份冤枉钱,其实在小吃店用餐挺好的,不仅实惠菜肴做的也是差强人意。

    用餐的过程中,大家相谈甚欢,像是认识了很久似的,并无太多的拘束感。

    这令田宇很诧异,姐姐对叶凡未免也太热情了吧,有点一反常态。

    他哪里会懂得,田甜最心疼自己的这个弟弟,之前叶凡帮了一个大忙,态度肯定要热情一些,更何况,叶凡也并不讨人厌。

    午餐过后,叶凡从小吃店出来不久,在不远处熙攘的人群中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手里提着黑色的拎包,看上去沉甸甸的。

    “林婉儿?”叶凡愣了一下,“她怎会出现在这里?”

    透视眼开启,发现拎包里装的是现金。

    美女总裁的脸色看上去有些着急,匆忙朝君悦宾馆内走去。

    叶凡的第一反应就是林婉儿遇到了麻烦。

    如果说是包养小白脸开房的话,那么神情不应该是这样,更何况以叶凡对林婉儿的了解,对方是没有兴趣包养小男人的。

    “你们先回去吧,我先处理点事情,随后回学校。”

    叶凡对田甜田宇说道,辞别对方后,快步进了宾馆,却发现林婉儿已是杳无踪影不知去向。

    他再次启动透视眼。

    一幕幕香艳激情的场景差点没让鼻血流下来。

    我嘞个去!

    活色生香的画面太多了,看的他眼花缭乱,兽血沸腾。

    有的在玩制服游戏,有的在玩多女一男,有的则站在窗台前浴汗奋战,还有的则在卫生间里啪啪啪不停,猛烈的冲击力将马桶都坐坏了。

    宾馆的规模较大,八层楼好几百个房间,等叶凡一一看完,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到林婉儿。

    叶凡走到前台美眉边,礼貌有加地询问着:“请问你知道刚才进来的那个女孩去了几楼?”

    对方脸上保持着职业微笑,回应:“不好意思先生,我没有太留意。”

    “麻烦看一下刚刚的监控录像,我要找一个人。”

    一名拽得不行的保安走了过来,斜瞥了叶凡一眼:“你是警察?”

    “不是。”

    “不是警察跑这装什么逼,不给看。”

    叶凡克制着情绪:“拜托了,兄弟。”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耳朵聋了吗,赶紧滚蛋。”

    “你的午餐挺丰盛啊,吃了不少屎,嘴巴这么臭。”

    对于这种没素质狗眼看人低的保安,叶凡终于爆了粗口。

    “靠,欠打是不是?”

    保安举着警棍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

    叶凡出手的速度更快,在警棍还在半空降落之际,他已经扣住了对方的手腕。

    那保安连连求饶:“疼疼疼。”

    “不调取监控录像,疼的还在后头呢。”

    “调调调,我这就帮你调取出来。”

    保安搞不懂叶凡的小身板怎会有大力士般的力量,自己在他的控制之下,竟无任何的反抗能力,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通过监控录像,叶凡发现林婉儿在五楼下了电梯,然后进了五零二房间。

    叶凡乘上电梯,上了五楼。

    五零二房间内,当林婉儿出现在面前时,那名勒索者的眼睛顿时亮的发光,哈喇子差点没流下来,因为他发现这个美女比照片上的更好看。

    勒索者站起身,一脸色相:“林总好啊。”

    林婉儿面无表情:“废话少说,手机呢。”

    “钱带来了吗?”

    “十万一分都不少。”

    林婉儿将包扔在了桌子上。

    对方将包打开,一沓沓红艳艳的钞票令他眼前一亮。

    “林总果然爽快。”

    林婉儿轻蹙秀眉:“手机该还我了吧。”

    勒索者贪婪地上下打量着她:“别急嘛,既然来了,不如玩一会儿呗。”

    “对你没兴趣。”

    “哼,少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单纯,看看你的照片,拍的那么骚,一定很渴望男人吧,我可以满足你。”

    “请你放尊重点。”

    “手机在床上,你自己拿去。”

    勒索者随手一指,林婉儿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发现了自己的手机。

    林婉儿走到床边,弯腰去捡手机,却猝不及防地被勒索者从身后扑倒在床上。

    “混蛋,放开我。”

    她竭力挣扎着,原本以为给完钱就可以顺利拿到手机走人,没料到勒索者竟是如此不厚道。

    “大声地叫吧,我就喜欢这股劲儿。”

    对方将林婉儿死死地压在身下,嘴唇在她的脖颈后方一阵乱啃。

    林婉儿后悔了,她不该这么冒失地一个人前来宾馆。

    应该选择报警或者将叶凡叫过来前行。

    如果叶凡在的话,眼前这个男人一定不敢轻举妄动,敢动自己一根寒毛,姓叶的绝对会让其好看。

    只可惜,叶凡现在应该正坐在藤兰大学的教室里吧,对这里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

    林婉儿多希望叶凡能够突然现身,解救自己,这种渴望前所未有的强烈。

    她心知肚明,这不过是难以实现的幻想罢了,叶凡是不会出现这里的,除非奇迹发生。

    今天恐怕要被勒索者给羞辱了。

    林婉儿誓死不从,身体爆发出超乎平常的力量,竟然将勒索者推开,自己从床上站了起来。

    但是毕竟对方是一个身强力壮的成年男子,对付她是绰绰有余,一个推搡,将林婉儿再次推倒在床上,随后整个身躯紧密地压在了上面。

    “放开我,你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

    林婉儿挣扎的气喘吁吁。

    她身上的那个男子恬不知耻地笑道:“林大美人,今天钱和人我都想要。”

    说罢,不知道对方从哪里找出来的一根绳子,不由分说地将林婉儿捆绑了起来。

    “你就不怕坐牢吗?”

    “哼哼,我相信林总是不好意思报警的。”

    那名勒索者开始脱自己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