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64章 宽衣解带

    回到别墅,林婉儿体内的酒劲窜了上来,星眸更加迷离,红唇半启,隐约可见丁香粉舌。

    “我想吐。”

    轻语中,她摇晃着娇躯,踩着细跟黑色高跟鞋,摇摇晃晃地朝盥洗间走去。

    刚一进去,便哇地一声朝着洗漱池吐了起来。

    叶凡走过去,轻拍着她的后背,并倒了一杯清水,帮其漱口。

    林婉儿待漱完口后,便迷迷糊糊地伸出藕臂搭在叶凡的脖颈上,随即倚靠着他熟睡了起来。

    云鬓乱,香腮红,吐气如兰朱唇启,令人不禁怦然心动。

    一股幽然的芬芳体香自那冰肌玉骨传来,好似暖风中徐徐弥漫的花香,摄人心魄。

    正所谓:转盼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便是形容林婉儿此等女子的吧。

    当然,除了体香外,叶凡似乎还闻到了一股冲天酒气的味道,他轻轻推开林婉儿,意外发现她的连衣裙上沾有些许呕吐物。

    他开口问着:“喂,吐完了该醒醒了吧。”

    回应他的是均匀的呼吸声。

    只见林婉儿美眸微闭,长长睫毛不曾眨动,胸脯缓缓地上下起伏着。

    尼玛,吐完就这样安然睡着了?

    那也不能穿着这身呕吐衣服睡觉吧。

    如果不是因为林婉儿呕吐到连衣裙上的缘故,叶凡一定会将她抱回卧室,然后不再打扰对方休息,但是现在必须要脱掉她的衣服才行。

    如果美女总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是穿着沾满呕吐物的东西睡觉的,那一定会大发雷霆,不会放过叶凡的。

    叶凡将林婉儿扶坐在沙发上,然后来到二楼林宝儿的卧室前,“笃笃笃”敲了几声。

    “宝儿,起床!”

    半响,才听见里面传来迷迷糊糊的声音:“大半夜叫什么啊,现在才几点,别打扰我睡觉。”

    “你姐姐喝多了,过来帮她脱一下衣服。”

    “你帮她好了,我实在是起不来。”

    林宝儿连眼睛都不想睁开,她有一个习惯,困得时候,打死都不会起床。

    “我要是帮你婉儿脱衣服,第二天她会杀了我的。”

    叶凡隐约觉得自己要摊上事了,如果林宝儿不从,那么他就要亲自为美女总裁宽衣解带了。

    林宝儿不耐烦地咆哮着:“你再打扰我,我第一个杀了你!”

    停歇少许,她继续说道:“放心,明天我就说是我脱的,没什么事的话,别烦我了,困着呢。”

    “真不起?”

    房间里陷入到了一片安静中去,叶凡并不清楚,林宝儿已经戴上了耳机,播放起音乐,所以是听不到他声音的。

    叶凡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嘛,逼自己去扒林婉儿的裙子嘛。

    返身到了一楼,发现林婉儿已是倚靠着沙发熟睡了过去。

    他将脸庞凑了过去:“醒醒。”

    对方连眼皮都没翻动一下。

    “不说话的话,我可要打你了啊。”

    叶凡伸手在林婉儿的脸蛋上拍了拍。

    林婉儿呓语了一声,没搭理他。

    看来,脱衣服势在必行。

    叶凡开始动手,手伸到林婉儿后颈部,找到连衣裙的拉链,轻轻地向下扯动。

    滑嫩的肌肤露了出来,香肩倦倚娇无语,那似无力的娇弱姿态,惹人怜爱。

    精致纤细的锁骨也是如此的韵味十足。

    雪藕般的柔软玉臂绵软无力地垂下,搭在了沙发上。

    当叶凡帮助林婉儿褪去连衣裙时,无意间一瞥,当望见那身紫色的内衣时,不禁笑了。

    邪邪喃语:“这么快就穿上了。”

    将裙子扔进了洗衣机,叶凡以公主抱的姿势将林婉儿抱起,上了楼,来到她的闺房,轻轻放在床上,帮其盖好被子,方才离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叶凡感觉脚痛愈发厉害,于是决定召唤龙尊,让那个老妖怪帮助自己疗伤,毕竟篮球赛总决赛在即,耽搁不得。

    可当他从书包中取出一把儿童弹弓的刹那,登时愣住。

    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破弹弓,力王弓呢,跑哪里去了?

    力王弓对于叶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其丢失。

    叶凡冷静下来,认真地分析着,力王弓一定是被掉包了。

    之前他一直将弹弓带在身边,只有那次篮球比赛,他将力王弓放在了书包中,多半是那时被人钻了空子。

    在藤兰大学,跟自己结仇的人主要有三个,分别是:韩君、朱巴杰跟苏鹏,怀疑对象也应该放在他们身上。

    叶凡真搞不懂对方为什么要偷力王弓,毕竟这弹弓除了自己目前任何人都驾驭不了。

    不管怎么样,他决定明天到了学校,让田宇派人去监控那几个家伙的举动。

    次日一早,林宝儿刚踢开叶凡的房门,叫其起床去上学,只听隔壁传来一声尖叫声。

    林婉儿醒了。

    不明真相的林宝儿赶紧跑过去,关心道:“姐姐,发生了什么事?”

    林婉儿坐在床上,香肩半露,询问着:“我昨晚的衣服是你帮脱的?”

    “不是的呀。”

    林宝儿刚从睡梦中醒来不久,正迷迷糊糊的,早就将昨晚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林婉儿闻言,面色霎时冰冷了下来:“将叶凡给我叫来。”

    她回忆起昨晚从夜莺酒吧回到别墅后,胃部一阵难受,想吐,随后的事情就记不得了。

    早晨醒来,发现裙子不翼而飞,自己仅穿着性感的内衣躺在床上,不由惊吓到了,大脑一片空白。

    既然不是林宝儿帮自己脱了衣服,那一定是叶凡所为。

    这个混蛋,竟然趁自己酒醉之际,做出禽兽之举。

    一定不能轻饶了他!

    林婉儿可是完璧之身,如果在醉酒中稀里糊涂给了叶凡,岂不是亏大了。

    当然,美女总裁也是心存迷惑的,因为她并未感觉到下身有什么不适感或者痛楚感。

    不是说女人的第一次都会很疼的吗,难道说,叶凡并未对自己做出那种事情来?

    不管怎么说,将他找来问清楚再说。

    “好的。”林宝儿应允下来,跑出房间,冲着叶凡喊道,“土包子,姐姐叫你。”

    此刻,叶凡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穿好了衣服,他故意看了看时间,做出着急状:“不好,快要迟早了,赶紧走,有什么事,晚上回来说。”

    “那好吧。”林宝儿在经过林婉儿的卧室门口时说道,“姐姐,我们去上学了,土包子不给你面子。”

    “叶凡,你给我站住!”

    林婉儿望见叶凡的身影一闪而逝,比兔子窜的还快,她很想追过去,但是因为身上仅穿着内衣,不是很方便,所以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对方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掉。

    “这个混蛋,一定是做贼心虚,不敢见我!”

    林婉儿粉拳紧紧地攥在了一起。

    叶凡下楼刚坐上法拉利,只见林婉儿从她的卧室窗口探出脸蛋,娇喝着:“混蛋,给我滚回来!”

    叶凡笑哈哈地回道:“婉儿,没啥事我先走了啊,赶时间呢。”

    “谁说没事了,事情大着呢。”

    “拜拜。”

    “站住!”

    回应林婉儿的是跑车急速行驶的声音,法拉利几秒钟的工夫便从豪宅内消失了。

    在前往学校的途中,林宝儿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土包子,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姐姐的事,让她大动肝火。”

    “你将昨晚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昨晚发生了啥事?”

    “昨晚婉儿醉酒吐了一身,我让你帮她脱裙子……”

    林宝儿的眼睛跟香唇同时张大:“哦,我想起来了。”

    随即,笑嘻嘻地说着:“不好意思啊,土包子,刚才姐姐问我,我说她的衣服不是我脱的。”

    “你这个没有诚信的家伙。”

    叶凡汗颜,难怪林婉儿一副要找自己拼命的架势。

    这个林宝儿可把自己坑惨了。

    林宝儿幸灾乐祸地说道:“这下你惨了,竟然脱姐姐的衣服。”

    “大不了我对她负责呗。”

    “想得美哦。”林宝儿突然兴致勃勃地问道:“姐姐的身材棒不棒。”

    “挺不错。”

    “好的,回头我将你的评论转达给她。”

    叶凡一头黑线:“你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是呀,要不然生活多没意思。”

    来到教室,叶凡首先找到了田宇,他必须要尽快打听到力王弓的下落。

    田宇毕恭毕敬地说道:“老大,有何吩咐。”

    “小宇,派人盯住韩君、朱巴杰跟苏鹏,看他们最近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是!”

    此刻,在校园的小树林里,韩君早早地领着小弟们出现在其中。

    一照面,王兵就拍了起马屁:“君哥,你看上去神清气爽啊。”

    韩君洋洋自得的样子:“有吗,哈哈哈哈,可能是功力大增的原因。”

    另一名小弟也违心地吹捧着:“没错,君哥你好像又变帅了许多。”

    “行了,都少拍马屁了,一会儿全部给我站一排。”

    王兵闻言,立刻哭丧着脸:“君哥,你还要练习射术啊。”

    “废话,不射的话我喊你们来干嘛?”

    韩君从未对练功如此兴致高涨过,自从上一次在这里功力大涨,打得小弟们落花流水后,他便决定加紧时间练习,待时机成熟,向叶凡发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