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63章 砸场子

    张开就是五万,这简直是狮子大开口也真敢要啊,摆明就是勒索。

    叶凡很讨厌虎哥这种人,欺软怕硬,分明是野狼帮的人在闹事,却装作没看见将他们放了,如今仗着手下人多,来欺负像他这种看起来很容易欺负的人。

    如果换做别人,瞧这架势很容易吓破胆,想尽办法赔偿五万块,但是叶凡决定今天要陪这群人渣好好玩玩。

    他装作很害怕的样子:“你……你这可是敲诈。”

    见叶凡吓得面色煞白,虎哥真搞不懂这少年刚才是怎么搞定金武的,一定是野狼帮那群家伙昨晚集体玩女人去了,而且是奋战了一夜,才导致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打不过。

    他的目光从叶凡的身上掠过,不觉定格在旁边林婉儿的身上,立刻觉得浑身一热。

    这个女人身上无形散发着一股高雅冷艳的气质,属于冰山女神的那种,很多男人都热爱这一款,无时无刻不幻想着能将此类美眉征服在胯下,但往往实现不了,只能在想象中与其接近。

    那漂亮脸蛋如同出自天才大师手中的雕刻华美的美玉,一双秋水般明净的眸子此刻因为喝酒的缘故正透射着迷离的光泽,嫣红娇唇微启,隐约可见几颗晶莹贝齿……

    虎哥的喉结不觉蠕动了一下,身上的燥热敢更加明显,玛德,要是能将这种女人扑倒玩一玩,那简直爽翻天了。

    他万分艳羡叶凡,桃花运真tm好,竟能跟女神级美女在一起。

    见叶凡的衣着打扮,也不像是那些一掷千金的富二代啊,搞不懂是怎样将林婉儿泡到手的。

    强烈的妒意让虎哥更是下定决心要好好整整眼前这个平凡小子。

    他冷哼一声:“拿不出钱是吧,没关系,不如让这位美女留下来做陪酒公主,赚够了钱再离开。”

    林婉儿闻言不禁气得粉面生威,平日里见到她的人都是恭恭敬敬客气有加,现如今这个虎哥竟然当众羞辱她,让自己去做陪酒公主,实在是太过分了!

    她立刻说道:“叶凡,给我狠狠教训他,出了事,我负责。”

    虎哥仰天狂笑:“哈哈哈哈,真是笑话,在夜莺酒吧,我能出事吗,我看美女是喝多了在说胡话吧。”

    “敲诈我五万是吧。”叶凡抬手给了虎哥一巴掌,“给你五根手指行不行。”

    众人立刻看傻了眼,这小子真是找死啊,连夜莺酒吧看场子的老大都敢打,不是装逼就是煞笔。

    虎哥怒目圆睁:“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敢敲诈我,就得挨打。”

    叶凡不由分说又是一巴掌,扇的对方的脸上立刻呈现五道鲜红的手指印。

    在对方尚未反应过来之际,第三个巴掌甩了出去。

    “啪!”打的那叫一个响亮。

    “这是替美女扇的。”

    虎哥被扇的眼冒金星,脑袋嗡嗡响,晃了晃头,十几秒钟方才清醒过来。

    当着众多小弟的面,接连被一个无名小辈连扇三记耳光,这无疑是虎哥人生中最大的耻辱,他暴怒如雷,脚步一跺,沙包大的拳头擂了过来。

    与此同时,周遭那几十名黑衣壮汉也从怀中抽出了锃亮的钢管。

    叶凡为防止林婉儿再接下来的打斗中受伤,所以他决定转移战场,不逗留在舞池中。

    只见他一个蜻蜓点水,身躯拔地而起,跃过人群,稳稳地落在了包围圈外。

    “有种你别跑!”

    虎哥拨开人群,追了过来。

    “有种跟我单挑啊!”

    “老子一群人单挑你一个!”

    虎哥话音刚落,一根钢管便从他小弟的手中脱掌而出,径直飞向叶凡。

    叶凡迅速地一个侧身闪躲,那钢管贴着他的鼻尖飞了过去,真是惊险至极。

    另两名黑衣壮汉飞身而扑,瞬间来到了叶凡面前,置身两侧,抓住了他的双臂。

    “我打死你!”

    虎哥一拳打在了叶凡的胸口,顿时捶的对方胸膛热血翻涌。

    不愧是这里看场子的老大,拳头的力量就是大,一拳撂倒一个体格壮硕的成年男子丝毫不成问题。

    虎哥又是两拳下去,依然觉得不够解气,从身旁小弟手中夺过钢管,狠狠地劈头砸来。

    “打上瘾了是吧。”

    叶凡急速出脚。

    “咚——”

    伴随着一声闷响,虎哥手中的钢管突然凌空滞住,像是被人点了穴似的。

    就在刚刚,叶凡一脚踢中了他的敏感部位。

    虎哥疼的是冷汗涔涔,面色苍白如同一张白纸。

    “连我们虎哥都敢打,你活的是不耐烦了吧。”

    一名黑衣汉子不由分说地握着钢管抡来。

    叶凡双臂受制,一时无法逃脱,眼前着就要被击中,只见他猛然用力,竭力将双臂向中间靠拢,那两个站在他左右的家伙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重重地撞击在了一起。

    以面对面的姿势啵了彼此一下,两个男人那厚厚的大嘴唇亲密无间地贴上了。

    那俩倒霉鬼恶心的简直想吐。

    更倒霉的事情还在后头,一根钢管凌空抡来,不偏不倚地砸中了他们的脑袋。

    两个人松开手,不约而同地倒下去了,叶凡趁机挣脱了出来。

    手一探,将一支空酒瓶攥在了手中。

    对着刚刚抡钢管的男子当头一瓶,伴随着一记爆裂声,酒瓶子嘭地炸开,玻璃碎屑四溅,对方的脑瓜子瞬间被开了瓢。

    鲜血飞溅了周围的人一身。

    叶凡不做停留,转攻为守,右脚频出,蕴藏着百余斤的力道,几乎是一脚踹翻一个,不过他的身上也挨了几钢管,还好不是砍刀,要不然他现在也是浑身浴血了。

    在放倒**个人过后,叶凡身形急速转动,来到虎哥身边,手中的半只酒瓶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微微笑道:“你想让身体的哪个部位放血。”

    虎哥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堂堂野狼帮的成员在叶凡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他们并非是乌合之众,而是这貌不惊人的小子实在是太能打了。

    他哆哆嗦嗦地说着:“大哥,饶命,钱我不要了还不成吗?”

    “不行。”

    “那你要怎样?”

    “我的女人在这里受到了严重惊吓,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好,我赔精神损失费,一万块。”

    “我的女人就值这么点钱吗?”

    叶凡手中的力道不觉加大,虎哥的脖子顿觉传来一阵刺痛,这小子还真敢下狠手呐!

    “两万行了吧。”

    “跟一万有区别吗?”

    虎哥的脖子开始流血,他再也没了之前的那份嚣张狂妄气焰,而是惊慌失措地说着:“三万,大哥,不能再多了。”

    “看来你没有诚意。”

    叶凡微笑着准备加大力度。

    虎哥的小弟们见状,皆被叶凡身上散发出来的霸气与邪气所震慑住,这种人不做流氓混混实在是太屈才了。

    “大哥,有话好好说,别动手。”虎哥急忙求饶,一咬牙,“五万块。”

    叶凡笑了笑,活动了一下四肢。

    “十万,十万。”

    虎哥疼的心在滴血,整整十万块啊,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别看他平时风光无限,但毕竟也是个看场子的,说到底是为别人打工卖命的,薪资也不是特别的高。

    叶凡闻言一愣,笑的更开心了,刚才他只不过是准备收钱,没想到对方却误以为是要动手,瞬间又增加了五万。

    他将手中的空酒瓶扔掉,说道:“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那就十万吧。”

    “多谢大哥开恩。”

    虎哥连连感谢,不觉松了一口气,刚刚他真的担心叶凡是个愣头青,将他的咽断了。

    “精神损失费准备啥时给。”

    “现在就给,现在就给。”虎哥回过头,命令着小弟,“赶紧给我大哥准备钱去,跑快点,否则打断你的狗腿。”

    不多时,一个黑色的行李包被小弟拎了过来,打开包,里面赫然是崭新的十万块。

    “那我就不客气了。”叶凡将行李包提在了手里,“婉儿,咱们走。”

    “大哥慢走。”

    虎哥满脸堆着恭维的笑容,心里对叶凡恨得牙痒痒的。

    玛德,以后别让自己再碰见这小子,否则一定要血债血偿,弄死他!

    出了酒吧,上了玛莎拉蒂,叶凡将那个装有十万块的行李包甩给了林婉儿,笑道:“婉儿,这钱你拿去花吧。”

    林婉儿闻言一怔,随即说道:“我又不缺钱。”

    “你缺我给你的钱。”

    “你又没多少钱,确定要给我?”

    “放心花吧,将来赚钱了,再给你。”

    “小样,语气挺拽嘛,我可是美女总裁,还在乎这点钱吗。”

    “要不要。”

    “好吧,就给你一个面子,谢了。”

    说实话,林婉儿还是挺感动的,倒不是因为这些钱,十万块对于她而言,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什么都算不上,但是她明白,这些钱对叶凡来说意味着什么,可能是全部家当。

    一个男人如果肯将全部身家或者说是一半身家都愿意无偿给你,那你多半会被他感动的。

    叶凡的薪水,林婉儿是了解的,也不过是那么点钱。

    跑车的副驾驶上,林婉儿回头望向叶凡,美眸中,秋波闪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