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62章 教训野狼帮

    林婉儿趁机从金武的手中挣脱出来,连忙跑到卡座,打算报警,却意外发现原本放在桌上的手机不翼而飞。

    看来就在她跳舞之际,有人偷走了手机。

    今天真够倒霉的,心情不好喝酒解闷,谁知道竟碰见小流氓骚扰,手机也丢了,林婉儿郁闷的将瓶中的拉菲酒喝了个精光。

    “我最讨厌背后偷袭的家伙。”

    舞池中,叶凡回头给了金武一拳,当场将其两颗门牙打掉。

    “操,你死定了!”

    金武强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液,强忍着疼痛,从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刀,恼羞成怒地朝叶凡捅去。

    叶凡小腹一缩,在避开利刃的同时,手指搭在了对方的手腕上,用力一拧。

    “咔嚓——”

    金武的手腕瞬间被拧断,弹簧刀掉落在地,他的额头沁出细密的冷汗,鬼哭狼嚎地喊道:“弄死他!”

    炫目迷离的灯光下,七八名小混混抽出钢管和砍刀合围过来,周围的顾客们见状不由倒吸着凉气,都为叶凡担心不已。

    dj音乐声戛然而止,灯光亮如白昼,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在了舞池中央。

    叶凡深知必须要速战速决,否则被对方围住陷入持久战的话,自己势必会被砍伤。

    于是毫不犹豫地飞身向前,双膝凌空之中,重重地击中两名野狼帮成员的胸膛,在放倒对方的刹那,就地一个翻滚,从包围圈中逃脱出来。

    他刚站起身,只觉一股冰凉的气息逼近,随后伴随着“嗤啦”的声响,胸口被划了一刀。

    幸运的是,伤口不是很深,即便如此,依然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对方再一挥刀,这一次却落了空。

    只见叶凡脚步鬼魅般地移动,电光火石之间来到那挥刀小子的右侧,一记高鞭腿,夹裹着百余斤的力量,当即踢中了对方的脑袋。

    那个倒霉的家伙尚未来得及闷哼,就两眼一翻口吐白沫,旋即昏了过去。

    叶凡左脚支地,眉头微蹙着,面色闪过一丝痛楚。

    他的脚昨天在篮球赛中被对手故意踩伤,并未痊愈,所以刚刚出击后,脚背以及脚踝处立刻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就在叶凡身形一滞的瞬间,一只当空而下的钢管凌厉地砸在了他的肩头。

    如果不是体内的元力让叶凡的身体变得强壮,他一定会被一棍子打趴下。

    叶凡顿时火了,一把抓住那只钢管,掌间用力,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将其夺了过来。

    然后一棍钢管将刚刚偷袭他的那个家伙打的血流满面。

    见叶凡出手如此狠辣,野狼帮剩余的人不觉心生畏惧,举刀畏畏缩缩着,不敢向前半步。

    “兄弟,混哪条道上的。”金武左手提刀,重新审视起叶凡来,他无论如何都没料到,眼前这位毫不起眼的少年竟是一名绝世高手。

    “阳关大道。”

    “刚得罪我们野狼帮,我看你以后是不打算在新城区一带露面了,现在跪下来道歉,还有机会饶你一命。”

    叶凡冷然道:“该道歉的应该是你们吧,今天不跪下的话,我就将野狼打成野狗。”

    “小子,你是想被放血了吧。”

    “废话少说,是你们主动跪下还是让我打跪下?”

    “靠,别给脸不要脸,老子现在就弄死你这装逼玩意儿。”

    金武不禁勃然大怒,在道上混了那么久,还从未有人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过,只见他左手持着一柄七八十厘米长的砍刀,怒气冲冲地砍了过来。

    叶凡挥舞着钢管,与砍刀生猛地撞击在了一起。

    “锵——”

    金属相撞的锵鸣声后,金武只觉雄浑的力量压了过来,令胸口一窒,整条手臂瞬间变得麻木。

    几乎是刹那之间,虎口裂痛开来,手中砍刀掉落在地上。

    他的眼神里立刻充斥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一招打得自己毫无还手之力,这怎么可能!

    这小子的力量大的简直有些恐怖变态啊!

    叶凡再次抡起钢管的瞬间,金武吓得马上跪倒在地。

    “大哥,我错了,别打了。”

    “还有谁来?”

    叶凡目光巡视着对方,那群刚才气焰十分嚣张的家伙,没有一个敢跟他对视的。

    野狼帮的成员只觉叶凡的眼神里充斥一股冰冷的气息,令他们感到不寒而栗,甚至有一股王者的强大威压弥漫开来,犹如山岳一般,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哪怕是野狼帮的老大,身上都不会散发出如此强悍的气息。

    面对如此厉害角色,就算他们几个一起上,也肯定会败下阵来的,几个野狼帮成员刚刚可是瞧清楚了,叶凡一钢管打的金武砍刀脱了手,令人难以置信。

    金武是谁,野狼帮二当家,绝对是一个有实力的狠角色,无论是打架技巧经验还是狠劲儿,都超乎常人,没想到却在叶凡面前,变得不堪一击。

    “刚才你说什么来着,让我跪下?”

    叶凡用钢管轻轻挑起了金武的下巴。

    “我是嘴贱,瞎说呢。”金武边说边朝自己抡起了大嘴巴。

    叶凡回头招了招手,林婉儿从远处走了过来。

    “连我的女人都敢碰,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叶凡一脚将金武踹的跌坐在地。

    林婉儿小声地说道:“谁是你的女人了?”

    “现在不是,早晚是嘛。”

    林婉儿面色娇红:“少臭美了。”

    她发现叶凡是越来越厚脸皮,口无遮拦的,不过这个家伙的身手还是相当不错的,没有令她失望。

    林婉儿心知肚明,如果不是叶凡,今天她恐怕凶多吉少了。

    金武那伙人一看就是道上的,那群小混混非礼美眉的话,女孩也是无可奈何,就算是酒吧里看场子的,一般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敢找这群家伙的麻烦。

    看到金武现在可怜的如同摇头摆尾的哈巴狗,林婉儿突然觉得心情豁然开朗,甚是解气。

    叶凡将手中钢管一丢,说道: “向她道歉。”

    金武爬起来,重新跪在地上,连声说道:“美女,我错了,小弟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你是大哥的女人。”

    “打你一百次都不为过。”

    林婉儿抬脚狠狠地踢了踢金武,想到刚才这个臭流氓社会渣滓肆无忌惮地捏自己的屁股就来气,还从未有人敢那样做。

    金武疼的是咬牙咧嘴,却是敢怒不敢言。

    想他堂堂野狼帮的二当家,竟然被一个女人当众教训,也是将帮会丢尽了颜面。

    但金武是丝毫没有办法,毕竟林婉儿身边有个身手强悍的叶凡。

    叶凡突然问道:“你妈贵姓啊!”

    “我叫金武。”

    “啪!”

    叶凡一巴掌呼的对方眼冒金星:“我在问你妈贵姓,没问你。”

    “我妈姓焦。”

    金武刚说完,他的几名小弟便偷偷捂着嘴强忍着笑。

    “将你妈叫过来。”

    金武紧张地说道:“找我妈干嘛?”

    叶凡微微一笑:“随便玩玩。”

    金武闻言立刻心头一慌,敢情这小子是禽兽啊,比自己还要流氓,竟然要玩他老母。

    靠,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他妈喊来,否则真若被叶凡非礼了,那可真是没有任何颜面混下去了。

    “大哥,我帮你找女人好不好。”

    “不错,你说的是真的?”

    “嗯。”

    “好,那将你妈找来。”

    金武汗颜:“大哥,能不能换个人?我妈很丑的。”

    叶凡表示无所谓:“太漂亮的我不喜欢。”

    周围的人都以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着他,看来这个家伙口味还挺重的,不喜欢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却对又老又丑的女人情有独钟。

    看来金武他妈真的要倒霉了。

    唯有林婉儿笑而不语,她早已猜到叶凡这是在故意整金武,吓唬对方呢。

    对待流氓就要用流氓的手段,金武不得不佩服叶凡,但是目前必须要想办法掐断这少年对他老母的幻想,于是沉吟片刻后,撒谎道:“实不相瞒,我妈已经死了。”

    一名不懂事的小弟随口惊讶地说道:“啊,武哥,阿姨什么时候走的?”

    “你tm给老子闭嘴!”

    金武恶狠狠地瞪了瞪眼,这小弟简直就是猪头,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智商估计是负的。

    叶凡也算是服了对方,竟然诅咒自己老妈死,这要是被他老妈得知,不死也被活活气死了。

    他冷笑一声:“你小子不老实,在撒谎。”

    如今,金武已是没有退路了,打死都得咬牙坚持,他忙不迭地做出解释。

    “大哥,我老妈真的死了,就是前不久病重而亡,我的小弟们并不知情。”

    “滚蛋吧。”

    “多谢大哥,多谢大哥。”金武如蒙大赫地站起了身。

    就在此时,几十名黑衣汉子将舞池团团围住,为首的是一名虎背熊腰壮硕男子,他扯着嗓子骂骂咧咧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跑到我的地盘闹事。”

    他们是夜莺酒吧看场子人员,说话的是这里的头目,江湖上人称虎哥。

    虎哥瞧清楚满脸血污的金武后,不由吃了一惊:“原来是武哥。”

    他从未见过野狼帮的二当家会被人打的那么惨,刚才如果没看错的话,金武居然下跪自扇,哪里还有什么小老大的风范。

    金武淡然一笑:“虎哥,我先行一步,日后过来赔罪。”

    “武哥说的是哪里话,武哥慢走。”

    野狼帮的面子虎哥多多少少是要给的,所以即便是金武主动闹事,虎哥也打算不予追究,毕竟都是一条道上的,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更何况,野狼帮的大当家的更不是他所能得罪的。

    “多谢了,兄弟。”

    金武拍了拍虎哥的肩膀,头也不回地率领小弟离开了酒吧。

    “叶凡,咱们也走吧。”林婉儿瞧出苗头不对,建议道。

    虎哥则跟个螃蟹似的阔步走上前来:“你们不能走。”

    “为什么?”

    “在我的地盘闹事,不打算给个说法吗?”

    叶凡则突然笑了起来:“你来的正好,我的女人在你的酒吧里遭到骚扰,受到了惊吓,你们是不是要赔礼道歉?”

    虎哥面透一股狠劲儿:“小子,你在这里打架,吓跑了我的客人,损坏场所设施,没有五万元的赔偿费,今晚别想从这里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