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59章 特殊的礼物

    很快,一个时辰便过去了。

    叶凡站起了身:“咱们走吧。”

    卡丽熙一脸遗憾与眷恋的神色:“时间过得真快,下次有机会去我住处帮我辅导吧。”

    去她的住处?

    真是令人想入非非浮想联翩。

    “看情况。”

    卡丽熙甜甜一笑:“我就当做你答应了哦。”

    叶凡微笑不语,他只希望对方别再翻出那些奇葩的问题来考验自己。

    刚才自己上了当,被校花调侃除了吃屎啥也不会,那叫一个丢人呐。

    在叶凡与卡丽熙笑谈之际,却不知道苏鹏针对自己的阴谋已经顺利地铺展开来。

    放学后,一名男生鬼鬼祟祟地出现在江雪的办公室门前,左右瞅了瞅四周,待确定没人后,从衣兜里掏出一根钢丝塞进门锁中,一阵鼓捣过后,将门轻轻打开。

    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到江雪的办公桌前,将手中的一个不是很大的精致礼品盒放在了上面,旋即面露得逞的笑容,迅速地离去。

    不多时那男生便掏出手机作着汇报。

    “苏少,搞定了,嘿嘿,明天江雪老师打开盒子后,一定会惩罚叶凡的,到时候那家伙哪还有什么心思再打球,被开除也是说不准的事儿。”

    次日一早,江雪一脸寒冰地出现在教室门口。

    “叶凡,你给我滚出来!”

    同学们不约而同地面露不解,不知道叶凡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竟会让美女老师大发雷霆。

    叶凡同样是微微困惑:“江雪老师,发生了什么事?”

    “少装算了,跟我去办公室一趟。”

    叶凡起身,周围尽是同情怜悯的目光,惹怒了江雪,肯定死翘翘了。

    到了办公室,江雪一拍桌子。

    “你好无耻,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哪种人?”

    江雪七窍生烟的样子:“混蛋,臭流氓小色狼。”

    叶凡淡然一笑:“虽然我承认对老师你想入非非过,但从未动手动脚,何来流氓色狼一说。”

    “还装是不是?”

    “我不是很明白你在说什么,如果是yy也有罪的话,恐怕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无不良记录的男人。”

    “你——”

    江雪上前一步,上下剧烈起伏的胸部距离叶凡的身体紧紧不足一厘米,以至于让后者隐隐感觉到了一份柔软与温热。

    “老师,你挤着我了。”

    “哪里挤你了?”

    叶凡眼神瞄了瞄江雪衣领开口处那一抹雪白以及隐约可见的深壑,嘴角弯出一道略带玩味的笑意。

    江雪这才意识到了,自己刚刚被气愤冲昏了头脑,竟然跟叶凡刹那间贴身了。

    雪肤脸颊立刻漾起一片红晕,芳心也是猛然跃动着,她疾忙向后退去,嗔怒道:“真是混蛋。”

    “老师,你千万别生气,女人情绪不佳会容易变丑的。”

    “要你管!”

    “好,算我没说,那没什么事的话我走了啊。”

    “站住,这些东西你拿走。”

    江雪老师猛地地将桌上的礼品盒推到了叶凡面前。

    叶凡一怔:“这是什么?”

    “你要问我吗,别装糊涂了,自己打开看看吧。”

    叶凡打开礼品盒的瞬间,立刻石化了。

    里面装的竟然……竟然是一套内衣!

    紫色的,蕾丝花边,甚是性感,如此喷血之物,江雪干嘛要让自己拿走,叶凡很是不解。

    难道美女老师喜欢姐弟恋,将自己的贴身之物送给自己?

    偶买噶!想不到江雪还是蛮开放的嘛。

    叶凡禁不住地打量起美女教师来。

    白色衬衣被高耸山峰顶出一道优美的弧度,浅灰色的套裙下是一双纤细的美腿,黑色的丝袜更添无尽性感……

    他不觉喉结蠕动了一下:“江雪老师,我没有收藏这玩意儿的嗜好,更何况这是你的贴身之物,我要是带着,晚上恐怕会失眠的。”

    江雪星眸一瞪:“这不是我的!”

    叶凡一头雾水:“不是你的会是谁的?”

    “装的还挺像啊,这……这明明是你送给我的。”

    叶凡脑袋顿时大了:“我会送你这玩意儿?”

    他终于明白为何美女教师会恼羞成怒了,原来是收到了男学生送来的内衣,不知道是哪个混蛋竟敢暗算自己,让江雪误以为是他送的。

    “我是你的老师,你怎么可以送这种东西给我呢,还有,你写的情诗也太肉麻了吧。”

    江雪将一张纸条递了过来,她是之前从礼品盒中发现的。

    叶凡接过一看,差点没乐喷。

    那上面赫然写着:

    雪,你是我的小苹果,燃烧我心中的火火火,贴身之衣代表我,让你为我尽展诱惑。

    右下角署名:始终爱你的叶凡。

    见罪魁祸首笑的不成样子,江雪贝齿紧咬,粉拳也握了起来:“你笑个屁呀!”

    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是教师的身份,她一定会冲上前痛扁眼前的这个混蛋一顿!

    叶凡将纸条揉作一团,扔进了纸篓中:“我笑写这情诗写的也太俗了吧,江雪老师岂是小苹果能够比拟的,你比苹果更甜更可口。”

    “给我正经点。”

    “我说实话啊,谁不知道老师你的魅力大,在咱们学校可是有万人迷老师之称。”

    “少拍马屁,别以为美言几句,就能逃过惩罚,我要给你记大过处分。”

    “冤枉啊,老师,这玩意儿真不是我送的,一定是有人冤枉我的。”叶凡一脸无辜的样子,“以我那卓越文采,怎会写出这种没品位的情诗呢。”

    江雪半信半疑着:“怎么能够证明是别人在冤枉你?”

    “那又怎么能够证明这件事情是我做的呢?”

    “那纸条就是物证。”

    “老师,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就像当初第一次见面你骑坐在我身上,是不是就代表着你在非礼我呢。”

    “你无赖,那是一次意外,你明明知道的。”

    叶凡笑道:“我不知道啊,我只清楚你以超出常人的力量将我推倒,压在了身下,久坐不起。”

    “混蛋,不许再说下去。”

    江雪伸手忙不迭地去堵叶凡的嘴,柔软的纤手正好落在了对方的唇上。

    像是叶凡在她的手掌心轻轻吻了一下。

    一股电流般的感觉瞬间袭遍她的全身,娇躯禁不住地微微颤动了一下。

    芳心再次骤然迅速狂跳不已。

    江雪慌乱地收回手,俏脸上的红晕蔓延到了耳根,连那精致莹白的香耳也不觉红润了起来。

    叶凡不觉怔怔地望着她,美女老师羞涩之下,还真是别有一番韵味。

    江雪深呼吸几口气,抚了抚滚烫的脸颊,随后说道:“还是接着刚才的事谈吧,总之,你死定了,敢调戏老师,处分是避免不了的。”

    “江雪老师,你一定不能惩罚我,否则就中了小人的计谋。”

    “小人在哪呢,我看你最像。”

    “都说胸大无脑,老师,你千万别成了那种类型女人的典范啊。”

    “说谁胸大呢?”

    江雪愠怒,这个学生也太无法无天了,竟敢口无遮拦地指出自己那里大。

    叶凡笑眯眯地瞅了瞅美女老师此刻的波涛汹涌:“谁大谁知道,反正不是我。”

    “叶凡,你就承认错误吧,喜欢老师的话可以请我看看电影喝喝咖啡什么的,送内衣是不是有点太仓促太无耻太厚脸皮了。”

    话刚落音,门口便出现了李诗蓝的身影。

    对方霎时变得目瞪口呆,想必是一字不落地听到了那番话。

    “不好意思,我走错了。”

    李诗蓝企图拔腿就溜。

    心中暗骂着叶凡,这个混蛋,之前在超市买内衣原来是送给江雪老师的,当时还死活不承认,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了。

    “别走,诗蓝,你听我解释。”

    江雪急忙叫住了李诗蓝,她可不想再次被误会。

    江雪搞不懂为什么自己每一次与叶凡之间发生让人误会的场景时,李诗蓝总会恰巧地出现。

    李诗蓝连忙摆了摆白嫩的小手:“老师,我刚刚什么都没有听见。”

    “那你干嘛那么紧张。”

    “好吧,我保证不将你们之间的事情透露出去。”

    “我跟叶凡之间是纯洁的师生关系,不像你想象的那样。”

    “江雪老师,不用再解释了,我心知肚明的。”

    李诗蓝随后对叶凡说道:“上一次我问你买内衣是不是送给江雪老师,你竟然撒谎否认。”

    叶凡脑袋刹那间变大了,这李大班长摆明过来添乱的啊。

    江雪闻言,更是恼羞成怒:“叶凡,原来你之前去超市买过内衣,现在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狡辩。”

    现在人证物证都有了,桌上的礼品盒摆明就是这个混蛋学生送的。

    刚才那家伙还可怜巴巴地装出很无辜的样子,自己差一点就上了当。

    叶凡解释着:“老师,上一次买的不是送给你的。”

    “你还送过给别的女人?”

    “事情讲起来就有些长了,总之,那是一位美女求我替她买的,还有,你桌上的东西,真的不是我送的。”

    李诗蓝走上前,见到礼品盒中的性感之物,立刻面红耳赤起来。

    这个叶凡也太不要脸了吧,竟然送江雪老师如此火辣魅惑的内衣,简直就是流氓中的战斗机。

    不过这套内衣的颜色跟上一次在超市买的不一样,她记得很清楚,之前是粉色的,难道说叶凡真的是被冤枉的?

    还是叶凡又买了一套,特意送给了江雪老师?

    不管了,总之,自己不要知道老师的太多小秘密,否则以后在学校里的日子一定会不好过的,李诗蓝决定她还是先行离开为妙。

    “老师,我先走了,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保证不透露半个字。”

    李诗蓝立刻逃之夭夭了。

    “你别走呀!”

    江雪着急地喊道,然而李诗蓝的身影很快从办公室内消失掉。

    看来,自己与叶凡之间的误会,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江雪竭力压制着心头的怒火:“叶凡,连班长都证明你买了这个东西,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江雪老师,你想想,我若是真想送你内衣的话,一定会事先确认你的胸围吧,这个好像有点小,尺寸明显不如你。”

    叶凡拎起了bra的纤细系子,有模有样地分析道。

    江雪看了看,好像尺寸确实小了点。

    “那你怎样证明上一次买的是送给了别的女人而不是我?”

    “你等等啊。”叶凡突然想到了许烟雨,目前只有许警官可以为自己作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