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53章 女警的折磨

    “没问题啊。”叶凡建议着,“你可以选择跟宝儿或者婉儿睡。”

    许烟雨摇了摇头:“不行,我不喜欢她们,她们也很不欢迎我。”

    “那你想怎么样?”

    “别墅里还有没有空闲的卧室?”

    “没了,一共就三间。”

    许烟雨突然一笑:“那我可不可以睡你的卧室,你去跟她们睡。”

    “睡我的卧室可以,但我是不会出去的。”

    “不行,你必须出去。”

    “拜托,这是我的房间。”

    “五百块钱一晚上。”警花开始开价。

    “不行。”

    “一千。”

    “给我两千也不干。”

    不对,这谈话内容怎么像是富婆找公关男的场景。

    “那要怎么样你才肯离开卧室。”

    叶凡脸上露出一丝欠扁的笑容:“等到第二天我睡醒的时候。”

    “你——”

    “怎么,你害怕我晚上骚扰你?”

    “我是警察,谅你也不敢。”

    “那你还担心什么?”

    “好吧,今晚便宜你了,对了,你的透视眼在黑暗中是没效果的吧。”

    “嗯,什么都看不到。”叶凡心想,这个还真不知道,待会关灯时试试。

    “你的卧室在哪?”

    “楼上中间那间房,你先上去吧,我去洗个澡。”

    许烟雨的眼神里掠过一丝警觉:“你想干嘛?”

    “洗澡睡觉啊,美女警官,你是不是太紧张了,想到什么不该想的。”

    少许过后,洗澡后的叶凡进了卧室,发现灯已经熄灭,房间里一片漆黑。

    默默开启透视眼,发现许烟雨已经躺在了床上。

    透过浴巾,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贴身之物颜色。

    哼哼,透视眼的功能似乎不受光线的影响,真是爽歪歪。

    叶凡上了床后,许烟雨敏锐地问道:“你怎么在黑暗之中轻车熟路地找到床的位置,是不是开启了透视眼?”

    “这是我的卧室,当然可以熟练找到床,就算是闭上眼睛,我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

    “但愿你没有撒谎。”

    言罢,许烟雨突然骑坐在叶凡的身上,用不容拒绝的口吻命令道:“别动。”

    一种花瓣般的芳香气息袭来,说不清是沐浴露的香味还是少女的特有体香。

    有一种女人,床前是贵妇,床上是荡——妇。

    难道冷酷女警花也属于这种类型?

    叶凡下意识地问道:“你想非礼?”

    “伸出手来。”

    啥意思,警花想让自己摸她的胸?

    “你确定?”

    “废话!”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叶凡伸出了手。

    在手指刚刚碰触到对方高耸的圆润瞬间,一双手铐迅速地落在了他的手腕上。

    心中暗叫不妙。

    nnd,上了对方的当。

    黑暗中,许烟雨得意洋洋地哼了一声。

    “今晚就委屈你一晚上。”

    “半夜我想尿尿怎么办?”

    “憋着!”

    “算你狠!”

    ……

    人生最悲剧的事莫过于,美女裹着浴巾睡在你床上,而你却无能为力。

    见成功束缚住叶凡,许烟雨翻过身,安心地躺在床上,很快便进入到了梦乡。

    睡梦中,伴随着一记呓语,她转过娇躯,一只纤细柔美的玉手搭在了叶凡的胸膛上。

    叶凡朝边上挪了挪。

    双手被铐住,这个时候千万不要被美女挑逗,否则连撸管子的条件都没有,无疑是一场折磨人的煎熬。

    许烟雨再次将手臂伸了过来,与此同时,一只修长柔滑的大腿搭在了叶凡的小腹上。

    叶凡汗颜,不会吧,这妞半夜睡觉这么不老实。

    这还不算完,因为警花的脸蛋也贴在了他的胸口。

    娇嫩的芳唇轻轻地印在了叶凡胸膛的肌肤上,嘴巴扁了扁,像是在吃美味佳肴似的。

    “喂,别耍流氓啊。”

    回应叶凡的是,均匀的呼吸声。

    看来许烟雨是睡着了。

    能不能不要这么玩人,如此诱惑躯体贴身,弄得老子浑身火烧火燎,你却跟没事人似的呼呼大睡。

    我祝你梦里**不止。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凡终于昏昏沉沉睡去。

    清晨,叶凡在梦中睡的正香。

    只听砰地一声,门被踹开,林宝儿闯了进来,口中嚷道:“土包子,快点走,要迟到了!”

    下一秒钟,她便愣住了。

    叶凡的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女人。

    林宝儿用力地揉了揉眼睛,没错,是一个女人。

    难道是姐姐半夜偷偷摸摸溜进房间了。

    以她对姐姐的了解,不太可能呀。

    姐姐是一位颜值颇高心性高冷的美女,怎会看上叶凡,还睡在他那臭烘烘脏兮兮的床上。

    那会是谁,该不会是那个许警官吧。

    当林宝儿望见叶凡那伸在外面的双手时,便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因为那家伙的手腕上有一副手铐。

    睡在一个床上,还带着手铐,他们在玩限制级片子中的那种游戏吗?

    警花与囚犯,玩**?

    正当林宝儿心思起伏之际,床上的叶凡跟许烟雨几乎在同一时间醒了过来。

    警花既尴尬又十分恼怒,在将**从叶凡的腰部挪开后,质疑着:“我怎么会在你怀里?”

    叶凡无辜地回道:“你自己硬贴上来的啊,我想推都推不开,双手被你铐住了。”

    “你胡说,我会主动贴近你?”

    “千真万确啊,你看,我的身上还残留着你的口水。”

    果然,在叶凡的胸膛上,残留着晶莹的水珠。

    “我——”许烟雨面色娇红,如娇艳的蔷薇一般。

    “你什么你,夜里面非礼我,赶紧赔我一笔精神损失费。”

    “你得了便宜卖乖啊,多少男人想让我这样都没有机会呢。”

    “切,说的自己是香饽饽一样。”林宝儿插了一句。

    “那也比你抢手。”

    “除了比我冷酷,哪里比得上我,你胸有我大吗?”

    许烟雨反驳道:“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叶凡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两个美眉又扯到胸的话题了,真是令人头疼。

    “我建议,你俩脱光衣服,站在一起比吧,我做裁判。”

    “你做梦!”

    林宝儿跟许烟雨异口同声地说道。

    “那你们继续吵吧,我起床了。”

    叶凡站起了身。

    身上仅有一条四角裤。

    “臭流氓,不穿衣服就出来吗?”

    许烟雨微微侧首,可以看到耳根处嫣红一片。

    “小裤裤不算衣服吗,再说了,我在自己的卧室想怎样就怎样,哪怕是光着屁股也不要紧。”

    “可是我还在你房间呢。”许烟雨愤然不已,敢情对方将她视为空气。

    “那你继续待着吧,我要上学去了。”

    谈话间,叶凡已经穿好了衣服。

    “不行,我也要起床了,快迟到了。”

    许烟雨准备掀被窝,突然想到房间里还有一个男的,于是命令道:“你转过身去。”

    “都睡在一起了,看两眼也没关系啊。”

    “你敢看!”许烟雨凶巴巴地瞪了瞪对方,“快点转过去。”

    “好。”叶凡转身,面向林宝儿。

    从林宝儿的瞳孔中,他看到了许烟雨的美妙身材。

    嘿嘿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警花的身材还是很棒的。

    在叶凡载着林宝儿坐上法拉利之际,许烟雨也是下了楼,坐上警车,除了别墅,他们很快便分道扬镳。

    进了学校,待车停稳后,林宝儿先行奔向教学楼,而叶凡则是不急不忙地下了车。

    不经意间一瞥,发现朱巴杰正匆忙行走着,耷拉着脑袋,像是怕被自己撞见似的。

    叶凡暗忖,哼,这个家伙尽管在关键时刻翻供,但是许烟雨来找自己绝对跟对方有关系。

    “猪八戒。”

    “凡……凡哥早啊。”

    朱巴杰闻言止步,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你急着往哪跑啊,赶着去生猴子还是害怕见到我。”

    “都不是。”朱巴杰连忙解释着,“凡哥,昨天的事情希望你别误会啊,我是真的没有向警官控告你敲诈勒索。”

    “哦,是吗,那许警官为什么指控我?”

    “可能是她喜欢你,故意以这个借口想跟你待在一起吧。”

    “这马屁拍的不错。”

    朱巴杰松了一口气:“多谢凡哥夸奖。”

    “听说昨天你抢劫了?”叶凡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本事不小,居然还能从警局里出来。”

    “家里面托的关系。”朱巴杰嘿嘿一笑,“可惜一毛钱都没抢到。”

    “做人做的挺失败啊,连钱都抢不到。”

    “何止是抢不到钱,就连屁股都卖不出去。”

    停顿少许,朱巴杰推销着,“凡哥,你买屁股不,给你打个折,五千。”

    叶凡一脚踹在了对方的屁股上,“哥是那么变态的人吗?哥是一个积极向上三观正直的大好青年。”

    “那你身边的朋友有没有需要这个服务的嘛,最好是高富帅,多金多银。”

    “你脑子被病吧,昨天被我踢傻了?”

    朱巴杰苦苦央求:“凡哥,求你了,介绍几个吧。”

    “我介绍你妹,哥身边就没有这种人。”

    “那我死定了。”

    叶凡上下打量着对方:“你还有这个嗜好?”

    “我这是被逼无奈啊,实不相瞒,范剑被你打伤,连同之前的雇佣费,威胁我付他十五万,一时间,我哪有那么多钱。”

    “那你卖屁股也凑不到那么多钱啊。”

    “我七凑八借,刚弄来五万。”

    “这张卡拿去吧,里面正好有十万块。”叶凡掏出昨晚林宝儿奖励自己的那张银行卡递了过去,突然觉得朱巴杰也挺可怜的,请别人打架,还要倒贴十几万。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望着朱巴杰可怜巴巴的样子,叶凡觉得自己将对方整的有点惨。

    朱巴杰一愣,随后抱着叶凡的大腿,嚎啕大哭起来:“凡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哥啊,从今往后,你让我吃屎群我绝不喝尿,你让我打狗我绝不撵鸡。”

    脸上的眼泪混合着鼻涕差点抹了叶凡一裤子。

    “赶紧起来,别人还以为你向我下跪表白呢。”

    朱巴杰擦了擦眼泪,嘿嘿笑着站了起来。

    有了这张卡,范剑那边终于可以摆平了。

    朱巴杰感激万分地说道:“老大,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钱我过段时间定会加倍奉还。”

    “记住,以后不要再在学校里恃强凌弱,乱收保护费。”

    “好的,以后我会好好做人的。”

    就在此时,一群数目众多的小混混手持钢管,气势汹汹地朝着藤兰大学的校门口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