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52章 今晚留宿

    朱巴杰当机立断地说道:“没有啊,凡哥待我如亲大哥,怎会敲诈我。”

    许烟雨万万想不到,关键时刻,这绿毛小子竟会翻供,她不禁恼火:“刚才你在警局里分明说敲诈你的人是叶凡。”

    朱巴杰装的比真的还真:“许警官,你产生错觉了吧,我可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你千万别诬赖我。”

    “你敢耍我!”

    许烟雨的粉拳暴雨般地落在了对方身上。

    ”饶命啊!“朱巴杰双手捂头。

    王旭一声厉喝:“住手!”

    许烟雨很是委屈:“王局,他撒谎。”

    “许警官,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不希望你再无事生非,给叶少抹黑。”

    朱巴杰心存一丝侥幸:“我可以走了吧。”

    许烟雨一瞪眼:“当街抢劫女孩子,你觉得你走得掉吗?”

    两名民警走上前,将朱巴杰扣押离开。

    “阿嚏。”

    许烟雨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喷嚏。

    叶凡微笑关心:“许警官,你好像受凉了,要不要在这洗个热水澡再走。”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哈哈哈哈,许警官真是风趣,将自己比喻为鸡。”

    叶凡的调侃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俊不禁。

    “你欠扁!”

    许烟雨刚扬起粉拳,喷嚏又一次袭来。

    “别再逞强了,再不洗个热水澡的话,很容易感冒。”

    王旭哈哈笑道:“是呀,叶少说的对,许警官,我看你就留在这里洗完澡再走。”

    “王局——”

    许烟雨又是委屈又是娇羞,委屈的是局长大人处处偏袒着叶凡,娇羞的是竟然让她留在那混蛋这里洗澡。

    王旭环顾着豪宅四周,突然问道:“叶少,林总人呢,怎么没见到。”

    “哦,她已经睡了。”

    王旭闻言,更加断定,叶凡跟林婉儿之间是情人关系,连她睡觉的事情都很熟知。

    看来,叶凡是万万不能得罪的,毕竟他是林总的枕边人。

    ”叶少,宝儿姑娘,时间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黄警官,咱们走!“

    言罢,王旭便带着黄阳离开了。

    对于叶凡留自己冲热水澡的事情,许烟雨觉得这混蛋还有点人性。

    一阵凉风出来,浑身湿透的她觉得阵阵发冷,于是钻进洗浴间开始洗热水澡。

    林宝儿则微微不悦:“土包子,她这么三番五次要刁难你,你居然还对她这么好。”

    “没办法,谁让我拥有一颗怜香惜玉之心。”

    “哼,我看你是想偷看人家洗澡吧。”

    “切,我要是想看的话还用偷看吗?”叶凡心想,透视眼轻轻松松搞定。

    “少吹牛了,我去睡觉了,你让那个小警察最好别再闹事,否则我会让她知道我林宝儿也不是好惹的。”

    林宝儿气哼哼地上了楼。

    此刻,别墅一楼只剩下叶凡跟许烟雨了。

    叶凡站在沙发边,只听浴室内传来哗哗的洗澡声,令人浮想翩翩。

    想想冷酷警花跟自己一门之隔,光着身子沐浴,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刚才叶凡是穿着泳裤进游泳池的,所以并不需要再冲澡。

    不知道为什么,那哗哗的水声像是一双妖娆的手在不停地撩动着,叶凡低头一看,竟发现了某处鼓起了一个大帐篷。

    许烟雨关上蓬头,取下洁白的浴巾,裹在了曼妙的香躯上。

    玉颈处一颗晶莹剔透的水珠滚动着,轻轻向下滑落,停滞在那莹白的丰挺上,真是美的不可方物。

    精致的锁骨线条纤细,性感十足,让人见了禁不住产生想在上面留下一吻的念头。

    她突然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刚才因为生怕着凉,而急匆匆地冲了澡,却忽略了自己没有准备换洗的衣物。

    看来只能求助于那个姓叶的了。

    “混蛋,帮我一个忙。”

    许烟雨将浴室门打开一道狭小的缝隙,说道。

    她的目光无意间落在了叶凡的腹部下方,白净的娇容上立刻绯红一片。

    臭流氓,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哟,冰山美女警花还有主动求人的时候。”

    叶凡瞄了瞄许烟雨,望见了对方的香肩和美腿,你别说,出浴美人还真是凭增几分迷人之处。

    许烟雨朱唇轻启:“我忘记带换洗的衣服了。”

    “你想穿我的?”

    “谁稀罕穿你的。”

    “那穿宝儿或者婉儿的?”

    “别人穿过的我没兴趣。”

    “那你打算怎么样,让我带着裹着浴巾的你出去?”

    许烟雨娇声道:“我想让你去超市帮我买……内衣。”

    那双美目因为娇羞而泛起了秋天般明净的水波。

    叶凡伸出了手:“拿钱来。”

    “多少!”

    “逗你的,算我请你了。”

    许烟雨无语,头一回听说请送内衣的。

    ”你在这里等着,我帮你买。“叶凡转身欲走。

    “等等。”

    他回过头:“还有什么事?”

    “你不觉得有什么还没有问吗?”

    叶凡一拍脑袋,笑道:“你不提醒我还真忘了,你的小裤裤想要什么颜色,还是蕾丝的?”

    许烟雨秀眸一瞪:“谁让你问这个了。”

    真是个小色狼,就知道惦记小裤裤。

    “那你到底想让我问什么。”

    “真是猪头,你不问问我的尺寸嘛。”许烟雨不知道叶凡是真傻还是装傻,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别忘了我的是34c。”

    “嘿嘿,不错啊。”

    “什么还不错?”

    “胸啊。”

    “快给我滚开,别逼我!”

    许烟雨不敢保证下一秒自己会不会冲出浴室。

    叶凡大摇大摆,哼着小调转身离去。

    到了附近超市,他直奔女士内衣区。

    发现那里就他一个男人。

    几个大妈用一种古怪的眼光打量着他,低声地窃窃私语。

    “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猥琐变态男,喜欢看女人的东西。”

    “有可能是过来偷内衣的。”

    叶凡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倩影。

    李诗蓝!

    对方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现了他,樱唇张得几乎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李大班长,好巧啊。”叶凡主动打起招呼。

    “巧你个大头鬼啊,你好变态,怎会来买女人的东西。”

    “我替别人来买的。”

    “林宝儿?”

    “不是。”

    “江雪老师?”

    “也不是。”叶凡没想到在对方眼里,自己跟江雪的关系是如此暧昧,这也难怪,当初江雪骑着自己,不是被李诗蓝恰巧撞见了嘛。

    “那是谁?”

    “你不认识。”

    李诗蓝撇了撇嘴:“花心大萝卜,不知道又勾搭上哪个美眉了。”

    “李班长,你好像不大开心啊,是不是吃醋了?”

    “笑话,我怎会吃你的醋,我是为林宝儿感到不值,居然交上一个花心男生。”

    “不管怎么说,诗蓝,你来的正好,帮我挑选一个34c的罩罩。”

    李诗蓝一怔:“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

    “我不知道啊,哦——原来你也是34c的。”叶凡恍然大悟,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

    “我瞎说的,你千万别当真啊。”

    李诗蓝连连摆手,脸红的像火烧云。

    心中连骂自己够傻的,怎么就稀里糊涂地让叶凡知道了自己的尺寸了呢。

    真是丢死人了!

    叶凡不觉瞅了瞅李诗蓝的上围。

    好像形状跟许烟雨的差不多,虽高耸但不是特别的雄壮。

    见叶凡的眼神泛光,李诗蓝芳心砰砰乱跳,口舌不觉打结:“你……你别乱看呀。”

    叶凡笑了笑:“李大班长,我看你是想多了吧,其实我只不过在看你的脖子。”

    “看我的脖子干嘛?”

    “难不成要看你脖子以下的部位?”

    李诗蓝面色一红:“不行,只能看脖子以上的。”

    “好,那我就看你的脸吧。”叶凡的眼睛望向对方的双眸。

    “别这样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李诗蓝赶紧将眼神移向了别处。

    “不逗你了,给我选那个吧。”

    “她喜欢穿什么颜色的?”

    “我也不清楚,你喜欢穿什么颜色?”

    “我又不是你女朋友,干嘛问我。”

    “你喜欢什么颜色,就挑那一款的。”

    “你确定?”

    ”嗯。“

    “那就这个吧。”李诗蓝指了指一件粉色的。

    “这么巧。”叶凡记得许烟雨身上穿的也是粉色的。

    挑选完毕后,他热情地说道:“李大班长,要不要我送一件给你?”

    “才不要呢。”

    “那你先走吧。”

    “你呢?”

    “我还要再帮她买一件小裤裤,你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帮挑选。”

    “无聊!”李诗蓝转身走远了。

    叶凡觉得自己跟李诗蓝的每一次相遇都挺奇怪的,总是误解不断,先是让其撞见江雪老师骑坐自己一幕,现在又看到他帮美眉买贴身之物。

    估计自己早在对方心中贴上了变态的标签。

    随后,叶凡帮许烟雨挑了一件白色的小裤裤,后面印有熊猫吃竹子的图案,很是可爱。

    回到豪宅,发现许烟雨裹着浴巾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那双纤细的小腿看上十分的修长光滑。

    叶凡不觉鼻头一热。

    ”给你。“他将内衣递了过去。

    “谢谢。”许烟雨面无表情地说道。

    “不客气,希望颜色你能喜欢。”

    对方突然问道:“我在洗澡的时候,你没有偷看我吧。”

    “我是正人君子,不会干那事。”

    “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开启透视眼。”

    “当然没有,真是可惜,早知道就开启了。”

    许烟雨之所以如此担心问道,那是因为她是一只“白虎”。

    她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个小秘密。

    “还有一件事,恐怕要麻烦你。”

    许烟雨像是考虑了很久,才犹豫不决地说出这番话。

    “你又想干嘛?”

    “我的外衣洗好了,还没有干,所以……恐怕今晚要在此留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