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50章 打劫

    在叶凡来到警局之际,朱巴杰接到了范剑的电话。

    “朱公子,我的医药费准备的怎么样了?”

    朱巴杰心儿一颤:“剑哥,身体恢复的还好吧。”

    “少给我转移话题,钱什么时候到账!”

    “剑哥别急,小弟正给你筹备呢。”

    “我再给你宽限一天,到时候,见不到钱,我让你见血。”

    朱巴杰只好向他老子求救:“爸,我缺钱。”

    “自己想办法,老子没钱。”

    朱成景气冲冲地挂断了电话,他正为没上成小雅的事情感到恼火呢。

    “发什么神经。”朱巴杰无语。

    他感觉自己快要走投无路了。

    剑哥那边是无论如何不能得罪的,除非朱巴杰不打算在新城区一带混了。

    学校里保护费也不能收了,叶凡已经交代过了。

    朱巴杰失落地走在大街上,恼火至极。

    走累了,斜倚着路边的一棵梧桐树,抽了一根又一根烟。

    看来只能卖屁股了。

    他决定通过这种捷径来迅速集资。

    旁边恰巧走过来一个浑身邋遢的中年大叔,朱巴杰热情地打着招呼。

    “大帅哥,卖屁股要吗?”

    “有病吧你。”

    对方瞅了瞅朱巴杰,一脸厌恶地走开了。

    朱巴杰那叫一个郁闷,擦,也不看自己长啥样,演鬼片根本就不用化妆,居然还好意思嫌弃老子。

    不多时,又走过来一个更猥琐的老头,朱巴杰尚未开口,对方就嘿嘿一笑。

    那双枯手在朱巴杰的胸口有意无意地抚摸了一下,弄得后者浑身立刻起满了鸡皮疙瘩。

    “小帅哥,耍耍?”

    “收费的。”

    “多少钱?”

    “一万一次。”

    “你的屁股是镶钻的吗,你当我是傻子啊,最多五十。”

    “滚蛋,草泥马的。”

    朱巴杰禁不住地破口大骂,没想到这个行业也不好做,开价竟然这么低。

    真要是五十块一次的话,朱巴杰算了一下,自己要卖3000次,才能凑齐十五万。

    那菊花岂不是要被捅烂。

    想到这里,朱巴杰恶心的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看来卖屁股这条路行不通,更何况他的菊花还是一朵小雏菊呢。

    怎样才能短时间内弄到钱?

    目前只有一个方法了,那就是抢劫!

    对,只有抢劫来钱最快,为了凑齐范剑的医药费,今天豁出去了!

    夜幕渐渐降临,朱巴杰跑到附近超市买了一把匕首,踹在了兜里。

    然后晃悠悠地走在大街上,物色着对象。

    路边,一名浑身珠光宝气的阔太太刚从宝马车中出来,只见一道人影窜了过来。

    阔太太翻了翻白眼:“你要干嘛?”

    朱巴杰紧张地说道:“打……打劫。”

    “打你个头啊,连把刀都没有还好意思出来打劫!”

    阔太边说边拎起lv包包朝朱巴杰的脑袋上一阵猛砸。

    朱巴杰顿时懵了,自己刚刚因为一时紧张而忘记将刀掏出来,难道因此身上少了一股匪气?

    tm的,被抢劫者居然如此嚣张打自己,老子马上就将她给捅了。

    朱巴杰的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打击,他正准备掏刀,却发现周围有零零散散的行人围了过来看热闹,只好作罢,落荒逃窜。

    拐过一条街,视野内行人较少,前方不远处正走动着一名身材窈窕的妙龄女子,朱巴杰猛然窜上前,掏出匕首,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想活命的话就别出声。”

    “你……你想干嘛。”

    那女孩正是卓小雅,准备去医院探望病重的父亲。

    今天尽管喝了那么多的酒一分钱都没有拿到,但是叶凡却突然雪中送炭,让她还是蛮开心的,因为有了钱,父亲就暂时不用离开医院了。

    没想到,还没走到医院,自己就被当街打劫了。

    “交出身上的财物。”

    卓小雅脸上透露着害怕:“大哥你找错目标了,我没钱。”

    朱巴杰手中的匕首多出几分力道:“少废话,将钱包交出来。”

    “大哥,你若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提出来,说不准我可以帮助你,但是千万别做傻事。”

    “够了,我现在就要钱,你最好别动,否则老子给你放血。”

    朱巴杰迅速地翻出了卓小雅的钱包。

    “一共才两百多块钱?”

    他郁闷的差点昏厥过去,两百块对自己而言是杯水车薪啊。

    “我说过自己是穷人。”

    “这张卡密码是多少?”

    朱巴杰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那正是之前叶凡留给卓小雅的。

    那是父亲的救命钱,绝对不能让歹徒取走,于是卓小雅撒了谎:“六个……八。”

    “走,跟我一起去银行取钱,如果你胆敢骗我的话,要你的命。”朱巴杰恶狠狠地命令着。

    几分钟后,卓小雅站在了取款机前,朱巴杰则紧贴着她站在身后,手中的尖刀抵在了其腰部。

    ……

    许烟雨此刻心情很是不好,她决定去酒吧喝几杯,恰巧发现钱包里没钱了,打算到附近自动取款机处取一笔。

    走进去后,不经意间发现左手边的取款机前站着一对年轻男女,神色看上去有些紧张,尤其是那个绿毛男孩,眼神左右乱瞅,生怕别人盯上他似的。

    凭着职业的敏锐判断力,许烟雨觉得此人必有问题。

    朱巴杰见许烟雨紧紧地瞅着自己,不由凶巴巴地冒了一句:“看什么看!”

    许烟雨面色一冷:“掏出你的证件。”

    “你算老几啊,检查我证件,欠扇是不是。”

    许烟雨本来就一肚子火无处发泄,现在见到绿毛小子竟敢对自己出言不逊,立刻小宇宙爆发了。

    “咚——”

    一记撩阴腿迅雷般击中了对方。

    朱巴杰在猝不及防之下被踢个正着,身体瞬间弓成了虾米状,口中连吸冷气。

    这小娘们下脚也忒狠了,简直就是让他断子绝孙。

    手中的刀也啪嗒掉到了地上。

    他顿时愣住了。

    妈蛋,露馅了!

    正在朱巴杰慌乱之际,只见许烟雨握着银行卡,猛然推开了他,高声喊道:“他是抢劫犯!”

    然后竭尽全力飞奔起来。

    朱巴杰急了,绝不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他想抓住卓小雅,却被许烟雨一记高鞭腿踹中了胸口,差点岔气。

    这小妞的身手未免太彪悍了吧。

    如果朱巴杰知道许烟雨是警官的身份,哪还有心情在这里打斗,早就想办法开溜了。

    他弯腰去捡地上的尖刀。

    就在手指即将碰触到匕首的刹那,下颚被几百斤劲道的玉足踢中。

    嘴中霎时传来了一股腥甜的味道。

    他要哭了:“姐姐,你是练散打的嘛。”

    “我有那么老吗,叫我姐姐!”

    许烟雨又是一脚怒踹。

    “我错了,别打了,妹妹。”

    “谁是你妹妹,敢占我便宜。”

    许烟雨又是一顿暴打。

    朱巴杰连连求饶:“叫你美女还不成!”

    “跟我回警局!”

    “你是警察?”

    “没错。”

    朱巴杰差点没一头倒地,自己也太倒霉了吧,初次作案,就碰上了警察。

    这下死翘翘了。

    “好,我跟你走——”朱巴杰说完,拔腿就跑。

    但他显然低估了许烟雨的实力,没跑两步,就被对方从旁边伸出一脚绊倒在地。

    “到了我的手里还想跑,做梦!”

    大概十分钟后,警局,审讯室。

    “啪!”

    一记皮鞭直接将朱巴杰上身衣服抽裂。

    疼的那小子眼泪唰地流了下来。

    口中连声嚎道:“你这是滥用私刑!”

    “一个抢劫犯,还敢跟我嚣张,今天老娘就抽你了!”

    许烟雨说罢,又一鞭子抽了过去。

    朱巴杰整张脸都在抽搐。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老子是谁吗?”

    “还敢恐吓我?”

    “我爸是朱成景。”

    “猪成精?”许烟雨啪啪又是两鞭,“成神都没用。”

    “我要打电话。”

    “等审讯过后的,说吧,年纪轻轻的为什么要抢劫。”

    “你以为我愿意吗,还不是被逼的,想我之前也是一掷千金的阔少。”

    “谁会逼你走投无路。”

    “我在学校里被一个恶棍敲诈了。”

    走投无路之下,朱巴杰决定供出叶凡。妈蛋,老子之所以今天变得这么惨,全是被你害的,一定要让你坐牢!

    “谁敲诈的你?”

    “叶凡。”

    许烟雨不由一愣,是他?!

    这个混蛋,终于有把柄落在我手里了。

    这一次,谁也别想护着他!

    我一定要好好收拾这个大恶棍。

    许烟雨想到之前叶凡对自己的各种戏耍,气就不打一处来,都怪那个王八蛋,让自己在警局同事面前丢尽了颜面。

    再说叶凡跟着林家姐妹刚回到豪宅不久,只见林婉儿掏出一张银行卡。

    “叶凡,谢谢你救了宝儿,这是对你的奖励,里面有十万块。”

    “那我就不客气了。”叶凡大大方方将卡收下。

    有钱不赚,那是王八蛋。

    林宝儿瞪大了眼睛:“姐姐,你出手也太豪绰了吧。”

    林婉儿莞尔一笑:“只要你平安无事,这点钱算的了什么。”

    “那你也给我几张卡呗。”

    “等节假日发你红包。”

    随后,林婉儿认真地问向叶凡:“你可知道这一次绑架宝儿的是什么人?”

    叶凡摇了摇头:“不清楚,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对方似乎并不想要宝儿的命。”

    林婉儿那双勾人心魄的眸子充满了诚挚:“叶凡,宝儿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只要你表现的好,薪水随时都可以再涨。”

    “没问题。”叶凡笑嘻嘻地回道,这钱来的可真容易。

    突然,他的手机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

    接听后,那头传来一个美女的冷冰冰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