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48章 跳进黄河洗不清

    见许烟雨如此火爆脾气,叶凡甚是纳闷,难道这小警花来了那个?

    透视眼不觉启动,朝着对方的身体瞅去。

    小裤裤里并没有卫生巾,看来这脾气是天生的。

    蕾丝边蝴蝶结的小裤裤将臀线塑造的更加性感。

    “咕噜。”

    叶凡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同时不觉说道:“没来大姨妈脾气就这么火爆,那要是来了岂不是更令人吃不消。”

    “你再胡言乱语,我抽你的嘴!”

    娇叱声落下,一道鞭影骤然而至。

    却再一次被叶凡灵巧地躲闪开来。

    “我说的是实话嘛。”

    许烟雨停下手来,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来那个,猜的吗?”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废话,当然是实话。”

    “我有透视眼。”

    “你是在侮辱本姑娘的智商吗?”

    许烟雨愤愤然再次扬起了皮鞭。

    “等一等,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测试。”

    “那你说说我的袜子是什么颜色的?”

    叶凡的脸上露出一道邪魅的笑容:“白色的,小裤裤也是白色的。”

    “我让你说裤子了吗?”

    许烟雨又羞又恼,这个臭流氓,竟然偷看自己的那里。

    他竟然接连猜对了内衣的颜色,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你怎么知道它的颜色。”

    “我说过,我拥有透视眼嘛。”

    “一定是蒙的。”

    “爱信不信。”

    “我不信,那你说说——这里是什么颜色。”

    许烟雨突然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她就不信这一次叶凡能够猜对。

    叶凡瞄了瞄警花的上围,啧啧称赞:“粉色的,款式很漂亮,我喜欢。”

    “你真的能够看到?”

    许烟雨想不到对方再一次猜中!

    “没错。”

    “那这么说来,你看到了我的身体?”许烟雨凤眼圆睁,“你死定了。”

    没想到自己的身子竟会被该死的混蛋通过透视眼而一览无遗。

    叶凡显得很无辜:“这不怪我啊,美女,是你让我看的嘛。”

    “我不管,看了我的身体,就得死。”

    “大不了我委屈一下,对你负责嘛。”

    回应叶凡的是,是劈头盖脸砸来的皮鞭。

    还好他拥有元力在身,身躯灵敏地左右躲避,要不然的话,非被这小娘们抽死不可。

    几分钟过后,许烟雨终于累了,面颊上沁出细密的香汗,胸口起伏的幅度也愈发明显。

    她收回皮鞭,将其重新挂在墙壁上:“这件事待会再找你算账,现在说说你谋杀的事情吧,听说你用弹弓射杀了死者。”

    “没错,我是有一把弹弓,但是你觉得一把破弹弓可以杀人吗?”

    “我先检查凶器再说。”

    “帮我打开手铐,我将它取出来。”

    “不行,我自己取。”

    “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废话!”

    “好吧,它在这里。”叶凡努了努嘴,指向自己的裤裆。

    原本力王弓是塞在腰间的,刚才由于躲闪许烟雨的皮鞭,不知不觉竟滑到了敏感地带。

    “你是故意的吧。”许烟雨觉得自己越来越厌恶叶凡了,“变态,竟然将弹弓藏在那里。”

    叶凡伸了伸手:“不好意思取的话,那就打开我的手铐。”

    “你做梦。”

    许烟雨走到叶凡身边,伸出纤细美手,探向他的裆部。

    柔嫩纤指当真伸了进去。

    叶凡微笑提醒:“千万别摸错地方了,我很敏感的。”

    “你觉得我会乱摸吗?”

    “很有可能,看你娴熟的手法,我很担心你会吃我豆腐。”

    “你哪只眼看我手法娴熟了?”许烟雨觉得叶凡没说一句话都很欠扁。

    “我粗略估算了一下,从你走近我身边到手伸进去,不过三秒钟,这速度快的令人佩服。”

    “有那么快吗?”

    “嗯,迫不及待的样子。”

    许烟雨恨得牙痒痒,自己怎会是迫不及待,又不是那种风情女子,她狠狠地瞪了瞪眼:“我那是为了取出你的作案工具。”

    “什么东西硬硬的。”她握住了力王弓的手柄。

    紧张的小手立刻不敢动弹。

    这时,黄阳没有敲门就推门而入。

    瞬间便愣住了。

    许烟雨在摸叶凡的下面?!

    好像刚刚还在说什么东西硬硬的!

    这是神马情况,冷美人发春了?

    黄阳是一头雾水,内心震撼到了极点。

    我嘞个去,这场面也太震撼了吧。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会相信冰山女神会火辣饥渴地做出这番举动。

    他是从临边审讯室赶过来,担心叶凡会被许烟雨活活打死,哪里想到这是要被警花弄得欲仙欲死。

    见到有人闯进来,叶凡趁机说道:“美女警官,快将你的手拿开,被你同事看见可不好。”

    许烟雨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中明白这混蛋的话会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的。

    她觉得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一定会被黄阳认为自己是彻头彻尾的头号大色女。

    果然,许烟雨刚开口澄清:“黄警官,你听我解……”

    黄阳嘿嘿一笑:“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到。”

    随后转身离去,顺手将门带上。

    “你别走啊。”

    “放心吧,我不会乱说的。”门外传来回应声。

    “都怪你。”许烟雨立刻产生了想将叶凡杀了的念头。

    叶凡笑的很爽的样子:“我说你是不是有点无理取闹啊,手长在你胳膊上,我可没让你伸进来。”

    “那你刚才也不能乱说啊。”

    “我是没有乱说,让你将手拿开。”

    “我为什么要拿开呢?”

    叶凡挺了挺腰板:“那你就继续摸吧,小心我告你非礼。”

    “有没有搞错,我会非礼你?”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从手伸进去到现在,差不多将近一分钟的时候都没有拿出来,取个弹弓就那么困难吗?”

    许烟雨是百口难辨,她之所以迟迟未将力王弓取出来,是担心握错了东西,一旦掏出来,那就极其难堪了。

    “美女警官,你再找不到弹弓的话,不如脱掉我的裤子,那样会方便一些。”

    “臭流氓,你觉得我会那样做吗?”

    “那你就慢慢找吧,我不介意你被其他同事继续误解。”

    “待会你要帮我澄清此事。”许烟雨不愿意让黄阳误解,因为一旦对方乱说的话,将此事传出去,恐怕自己也没脸在警局继续待下去了。

    “看你表现吧。”叶凡嘿嘿一笑,俨然有了谈判的筹码。

    许烟雨突然想到一件事,叶凡可是杀人嫌疑犯,自己怎会央求对方呢,于是又很快换上一副冷冰冰的面孔。

    “现在就说说你的作案动机和过程吧。”

    随后,她终于取出了力王弓。

    “无可交代,你觉得它能杀人?”

    “想抵赖,没那么容易。”

    此刻,警局门口站着局长王旭,见玛莎拉蒂跑车款款走下来一位冷艳美女,赶紧跑上前,笑脸相迎:“欢迎林总大驾光临。”

    林婉儿语气冰冷:“我妹妹呢,还有叶凡呢,你们将他们关在什么地方了?”

    王旭闻言立刻额头冒出冷汗,刚听说警员许烟雨跟黄阳抓住一宗凶杀案的嫌疑犯,难不成是林婉儿的人?

    这下可麻烦了,王旭丝毫不敢得罪林婉儿,除了这位美女是一家知名集团的总裁外,更因为她的爹地是林雷。

    “林总稍安勿躁,我这就帮你打听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您的妹妹和叶少受了半点委屈的话,我绝饶不了相关办案人员。”

    林婉儿面色稍霁:“那就有劳王局了。”

    “黄阳!”

    随着王旭的一声厉喝,黄阳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一个立正:“到!”

    “林家千金呢。”

    “在审讯室。”

    “谁tm让你将她关在那里的。”王旭不顾自己是警局局长的身份形象,当众爆了粗口。

    黄阳顿时吓得脸色苍白,赶紧解释着:“王局长,经过初步判断,林宝儿不是犯罪分子。”

    “废话,还用你说吗,林家二小姐如此有涵养,怎会做违法的事情。”

    黄阳庆幸自己没有对林宝儿怎么着,一是由于对方是个大胸美眉,自己怎可做摧花辣手,二是因为从豪华跑车不难判断,林宝儿绝对是有钱的主儿,家庭背景不好惹。

    王旭接着问道:“叶少呢。”

    “在审讯室正被许警官……审讯呢。”

    黄阳总不能说叶凡正被许烟雨撸——管子吧。

    “混账,怎能如此对待叶少!”王旭显得极为愤怒,“走,看看去。”

    黄阳赶紧上前一步阻拦:“王局,你们不能过去。”

    那如此荡漾一幕若是被众人撞见,谁都不好收场。

    甚至许烟雨会误解是他将人叫过来围观的。

    王旭恼怒:“放肆,黄警官,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

    “王局,这个时候,你真的不方便过去。”

    林婉儿闻言,立刻说道:“你们恐怕是对叶凡滥用私刑了吧。”

    黄阳回道:“场面……不忍直视。”

    王旭闻言,心中连连暗叫不妙,许烟雨喜欢用皮鞭抽打罪犯,警局人员是皆知的,恐怕那个叶凡已经惨遭“毒手”了。

    见林婉儿如此关心叶凡,估计对方应该是林大总裁的小男朋友。

    这下完蛋了,许烟雨可闯了大祸。

    王旭愈发惴惴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