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46章 校花被劫

    叶凡回到学校后,直奔停车库,因为林宝儿发来消息说在那等着他。

    正值放学期间,学生众多,人群中只见林宝儿踮起脚尖,招了招手:

    “土包子,我在这里!”

    叶凡朝着那边刚走几步,这时旁边一个小青年说道:“同学,借个火。”

    他掏出打火机递了过去,只听一声娇呼声从林宝儿的口中传来。

    只见一个壮汉老鹰捉小鸡般将林宝儿提了起来,一拳将其打晕,扔进了边上的面包车中,随后上了驾驶座。

    “找死!”

    叶凡奔了过去。

    “咝——”

    借火的那名年轻人骤然划掌为爪,闪电般出手,犀利的劲道瞬间将叶凡的手臂抓住五道血痕来。

    看不出来,对方还是个武功高手。

    叶凡不由分说地挥出势大力沉的一拳,正中那年轻人的胸口,对方的下身却稳若磐石,受如此一击,脚步竟未丝毫移动。

    这是叶凡拥有元力一来,遇到的第一个真正的高手。

    对方冷笑一声:“身手这么烂,也敢英雄救美。”

    交手间,那辆面包车已经启动,犹如一头发疯的野牛一般朝着校外冲去。

    叶凡无心恋战,因为对方明显是在拖住自己,以便掩护同伙撤离。

    作为保镖,最重要的任务是保护雇主的人身安全。

    所以,他一个箭步冲上前,追了出去。

    可是身形刚一启动,那年轻人便刷地冲到面前,阻拦住了自己。

    叶凡张口就骂:“好狗不挡路。”

    “骂谁是狗呢。”

    “骂的就是你这种癞皮狗,主人我没有骨头,赶紧滚一边去。”

    “哼,想用激将法,没用的,有本事就打败我。”

    “狗咬主人,看我不好好修理你。”

    叶凡双臂蓄力,施展一套组合拳。

    拳头落在对方身上,犹如撞在了铜墙铁壁之上,无异于隔靴搔痒。

    倒是那年轻人再一探爪,将叶凡的胸口抓的血淋淋。

    这下彻底惹恼了叶凡。

    tm的,竟敢吃老子的豆腐!

    夹裹着腾腾怒气,叶凡的手掌搭在了对方的肩胛。

    如此一来,空门毕露,极容易被突袭成功,但是他绝不会给别人任何一个这样的机会。

    数道雪蓝闪电蜿蜒疾驰着从叶凡的掌间蔓延至那年轻人的身上。

    那闪电迅疾裂开,潮水般贯穿对方整个身躯。

    那年轻人浑身肌肉都在剧烈地收缩,他大吃一惊竭力挣扎却无法动弹,整个人被叶凡牢牢掌控住。

    伴随着又麻又痛的强烈电击感,他的身上开始冒烟,随后燃起了火焰。

    叶凡怂恿着:“你不是很牛逼的吗,来继续吃我的豆腐啊。”

    对方此刻无比骇然,废柴少年怎会突施闪电,这简直是太逆天了。

    心生悔恨不已,早知如此,刚才就不该手软,直接将其毙命。

    叶凡松开手,一脚将对方踹飞,随后飞快地朝着校门口的方向奔去。

    眼见那辆面包车越行越远,他突然止住脚步,取出力王弓,开启透视眼,取玻璃珠在手。

    自从上次借用圣女果做子弹后,叶凡特地买了一些玻璃珠装在口袋里。

    射击目标锁定那壮汉的后脑勺,他举起力王弓,摆出搭弓射箭的造型。

    距离那面包车约莫有五六百米之遥,凭借一把弹弓击中目标?换做别人连想都不敢想。

    因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但是由于叶凡两次被输入龙尊元力的缘故,实力大增,力王弓也随之增强,射程由最初的几十米惊变到数百米。

    加之有透视眼辅助,简直配合的天衣无缝。

    这样还射中不了目标的话,叶凡可以考虑去死了。

    “嘣嗖——”

    玻璃珠在空气中划过一道残影,一刹那便来到了面包车的后方。

    “咔嚓——”

    玻璃珠在击碎车玻璃的瞬间,精准地钻进了正驾车逃窜的壮汉的后脑勺。

    壮汉到死都没能搞清楚,自己是怎么莫名其妙挂掉的。

    只见他脑袋无力地搭在方向盘上,随后面包车重重地撞在校园门口边缘的墙壁上,停了下来。

    叶凡则悠哉悠哉地走动着:“改天让那老妖怪再给我注入点元力,到时候力王弓的射程就可以突破一千米了。”

    一千米之外,随便虐人,而对方却一头雾水不知道是谁打的他,如此场景,想想也是醉了。

    叶凡走到面包车边,打开车门,抱起昏睡中的林宝儿,返身朝车库走去。

    “君哥快看,这不是姓叶那小子跟林大校花吗?”

    路边,王兵指着叶凡说道。

    身旁的韩君则是一脸铁青:“哼,明知道我喜欢林宝儿,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她,摆明是不给我面子。”

    “君哥要不要叫人过去砍他。”

    “砍你几把啊,之前被打得还不够惨吗?”

    韩君跟叶凡交手数次,皆落得惨败的下场,到现在受伤的蛋蛋还没好呢。

    “那该怎么办?”

    “你帮我分析一下,姓叶的身手为什么这么强。”

    王兵望着叶凡腰间的力王弓,作出判断:“我觉得一定是那把破弹弓帮助了他。”

    “此话怎讲。”

    “君哥你好好回忆一下,当初在小树林,本来叶凡的身手很菜,但是自从他掏出那破弹弓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力大如牛,还会发射闪电。”

    “看来咱们得想办法将那把弹弓搞到手。”韩君觉得小弟不无道理,他也想用弹弓狠狠地射叶凡的小丁丁。

    “好的,君哥,我找个机会将弹弓偷来。”

    “你先去买一把弹弓,偷梁换柱,到时候即便咱们偷了叶凡的弹弓,他也一时发现不了。”

    王兵翘起了大拇指:“妙哉妙哉,君哥的点子实在是太棒了。”

    “少拍马屁了,现在就去行动。”

    “是。”

    叶凡途径刚才与神秘年轻人交手的地方时,发现对方已是杳无踪影。

    而旁边很多学生在议论着。

    “那个人好夸张,浑身着火,脱光衣服,光着屁股跑掉了。”

    “真的好丢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果奔。”

    叶凡遗憾让对方跑掉了,否则就有机会盘问出他们究竟是谁派来的。

    不过幸运的是,林宝儿被及时救了下来。

    可以确定的是,对方似乎暂时没有打算取林大校花的性命,否则刚才完全有机会将其杀害。

    将林宝儿搁置到副驾驶的位置后,叶凡上了法拉利跑车。

    车子启动起来的同时,林宝儿苏醒过来。

    回想到昏迷前的事情,她不禁银牙轻咬,粉拳紧攥,左右巡视着:“土包子,刚才那个混蛋呢,我要杀了他,竟然敢绑架本姑娘。”

    “已经被我解决了,他现在应该正跟阎王爷喝茶呢。”

    “你将他杀了?”

    “没错。”

    “真是可惜,本姑娘没能亲手报仇,我好想扁他一顿。”

    “你认识刚才绑架你的人吗?”

    林宝儿摇了摇头:“从来没有见过。”

    “你觉得这件事会是谁干的?”

    “我怎会知道,有可能是爹地的仇家,也有可能是姐姐公司的竞争对手。”

    叶凡表示赞同,林宝儿只不过是一个学生而已,性格虽有点刁蛮任性,但即便是惹恼别人,也不至于被绑架。

    更何况,种种迹象表明,此次绑架事件是精心策划的,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

    看来自己要加快增强功力的速度,敌手已经出现,叶凡不能坐以待毙,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做一名失败的菜鸟保镖。

    实在不行,选个风雨交加的日子,再被雷劈一次。

    跑车出了校园,以并不快的速度在公路上行驶着。

    那停靠在路边的黑色奔驰轿车中的西装男子见到法拉利中安然无恙的林宝儿,不由错愕不已。

    随后拿起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后,语气沉重地说道:“任务失败。”

    “滴唔——滴唔——”

    跑车后面突然由远及近传来一阵警笛声。

    随后,一辆警车追了上来,与法拉利并驾齐驱。

    驾车的女孩是青阳市警局的警花许烟雨,明眸善睐、琼鼻桃唇,肌肤晶莹剔透,白皙的如同瓷娃娃。

    拥有柳娇花媚之姿色,却冰雕一般难展笑颜。

    所以许烟雨的同事偷偷给她起了一个绰号——冷美人。

    一头棕色的性感卷发此刻盘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

    一袭黑色紧身皮衣,尽显魔鬼曲线。

    如果再配以一柄皮鞭的话,那更像是女警了。

    一些有特殊癖好喜欢玩某种虐待的男人,最喜欢许烟雨这种类型的美眉,冷美人手中的皮鞭一挥,落在身上,瞬间会带给他们**迭起的美妙感觉。

    副驾驶上还坐着一名二十出头的男警官,他是许烟雨的搭档黄阳。

    许烟雨摇下车窗,神情冷峻地娇喝着:“麻烦你将车停下来!”

    她前不久接到报警电话,说是藤兰大学里有人被杀害,刚跟警局的同事来到案发现场,就听目击者声称凶手刚刚驾着一辆红色法拉利离去,于是不由分说地驾车赶了过来。

    叶凡神色怡然地回道:“干嘛,美女,想约我共进晚餐吗,现在没时间,改日吧。”

    “请你立刻停车,我怀疑你跟一起谋杀案有关。”

    林宝儿瞪着乌黑明亮的大眼睛:“叶凡,你真的将绑架我的人给杀了?”

    “是啊。”

    “那要不你跟警察走吧,主动自首,也许能判个死缓。”

    “不会吧,算你狠,好歹咱们也同居过,危险关头,你怎能抛下亲夫不管呐。”

    “谁跟你同居了。”

    “住在我隔壁的难道是母猪?”

    “你欠扁。”林宝儿一阵粉拳袭来。

    许烟雨见状,火爆脾气立刻窜了上来,犯罪嫌疑人实在是太嚣张了,竟敢当着警察的面跟漂亮美眉打情骂俏,这也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吧。

    “再不停车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叶凡笑嘻嘻道:“偏不停,有本事你飞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