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45章 雪中送炭

    朱成景稳了稳心神,呵斥道:“你是谁,哪个让你进来的,赶紧给我出去。”

    叶凡冷笑一声:“猪都成精了,还猜不到是怎么一回事吗?”

    “你骂谁是猪呢。”

    “你不是叫猪成精吗?”

    “我叫朱成景!”

    “没错,就是猪成精啊。”

    “不管怎么样,我请你从这里离开。”

    麻痹的,马上就要将小雅给办了,谁知道突然冒出来一个毛头小子,真是大煞风景。

    叶凡指了指沙发衣着凌乱的小雅:“你想上她对不对。”

    “是有怎么样,跟你有关系吗?”

    “本来是跟我没有关系的,但是我不能容忍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你小子欠抽!”

    朱成景提起裤子,然后握拳朝叶凡打来。

    他心中大为光火,这少年刚才竟敢嘲笑自己的那里是牙签,真是睁眼说瞎话,明明比牙签大几毫米好不好。

    “今天不把你打成猪头,那就太浪费我的时间了。”

    话音乍落,叶凡一套组合拳下去,朱成景的脑袋比之前大了一倍。

    “我跟你拼了!”

    朱成景晃了晃脑袋,好不容易才清醒了一些,然后抄起桌上的一只空酒瓶,狠狠地抡了过来。

    瓶子直接砸在了叶凡的肩膀上,但对后者并未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叶凡继续狂扁猪头:“就你这小体格,我分分钟捅你菊花三千六百下。”

    不一会儿,朱成景的脸部肿的惨不忍睹,眼睛眯成一条缝,几乎撑不开,嘴唇像挂着两根厚厚的腊肠。

    他扔下酒瓶,双手抱头,做出求饶状:“大哥,别打了,我错了,要不这女的咱俩一起共享吧。”

    “我跟你共享你老母可以吗?”叶凡又是一顿暴打。

    对方也是被打的急眼了:“算你狠,有种报出名号。”

    “藤兰大学,叶凡。”

    “好,改天我一定会派人去拜访你的。”朱成景咬牙切齿地说道。

    “滚吧。”

    随着叶凡的连踹带骂,对方捂着脸离开了包厢。

    这笔账朱成景算是记住了,自己堂堂一个风光无限的大老板,竟然被一个学生给打了。

    更重要的是,到了腿边的小美人,就这样无法霸占了。

    姓叶的,你小子给我等着,老子一定会派人到藤兰大学找你算账!

    这时,解酒灵在小雅的体内起了作用,她缓缓睁开了秀眸。

    望见叶凡的刹那,她立刻尖叫了一声“鬼呀”,瞬间又抽了过去。

    “我长得像鬼吗,没道理呀。”叶凡走到沙发边的一块壁镜前,打量着镜中的自己,凌乱的头发,青涩的面孔,不禁一声叹息,“这么帅,让其他男人怎么活啊。”

    随后返身到沙发边,望着昏迷中的小雅,心中突然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按道理,按摩女郎身上应该透露出一股风尘女子气息才对,但是小雅的身上却丝毫找寻不到,反倒是有一种少见的清新。

    那可人的脸蛋未施粉黛,却如同一朵清雅的小花,别样的美丽。

    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在这种场合下再次相遇。

    虽说之前小雅偷了老爹的钱,但是叶凡却丝毫没责怪她,因为对方在他被雷电劈中后,又将钱还了回去,至少说明这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也许当初是一时念起做了傻事。

    叶凡俯下身帮助小雅整理着那凌乱的衣衫,不料对方在昏迷中突然伸出双臂抱住了他。

    口中呓语着:“爸爸,你坚持住,一定会好起来的。”

    叶凡似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甚至已经猜到了小雅的父亲一定是患了重病。

    小雅接来下的话验证了他的猜测:“爸爸,我会努力赚钱将你治好的。”

    叶凡闻言,心头不禁产生了些许愧疚,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追着对方要钱了,毕竟花钱治病要紧。

    想到龙尊曾经治好过江雪的脚伤,叶凡开口道:“老妖怪,给你个机会,有空让我再见识见识你的医术。”

    封妖古珠里沉寂无声。

    叶凡又呼叫了两遍,依然是无人回应。

    靠,该不会是在里面打灰机打得精尽人亡了吧。

    小雅被叶凡的言语声惊醒,见自己抱着对方,赶紧松开了手,身体蜷缩在沙发上,声音颤抖道:“你是人是鬼。”

    “废话,当然是人。”

    “你不是被雷劈死了吗?”

    “没办法,阎王爷不敢收我,又将我送了回来。”

    “刚才那个朱老板呢?”

    “被我打跑了。”

    “都怪你,你怎么可以让他走。”小雅顿时哭了起来。

    “咦,我说你挺不讲理啊,我帮你虎口脱险,你不但不感谢,反而怪罪起来了。”

    “当然了,他还没给我钱就走了,怎么可以这样。”

    “啥意思,你俩进行性——交易?”

    “无耻,你才跟他性——交易呢。”

    “哥是男的,对他没兴趣,要交易也是跟你。”

    “我才不要跟你呢,什么呀,我从来就没有做过那种事好不好。”

    小雅娇面发烫,狠狠地瞪了叶凡一眼。

    “确定?”叶凡表示怀疑,“当初你在我家,没跟我爹那个吗?”

    小雅又急又羞:“我做的是正常的按摩服务好不好,怎会做那种事情。”

    叶凡从对方的神色中能够判断出,她说的是实话。

    “好好好,别哭了,算我误解你了还不成。”

    “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小雅边哭边趴在了叶凡的肩膀上。

    不是好东西,你还敢趴过来,这不是没事找事嘛。

    叶凡边想边笑着说:“咱俩孤男寡女,素不相识,你靠的这么近不太好吧。”

    小雅的脑袋埋在叶凡的肩头,瓮声瓮气地说道:“借你的肩膀用一下怎么了,真是小气鬼。”

    “说说吧,为啥那个猪成精要给你钱。”

    “他让我过来陪酒,一杯酒五百块,我喝了十几杯呢,还没结账,人就被你打跑了。”

    “小姑娘年纪轻轻的,做什么不好,非要陪酒,你以为真的让你喝酒那么简单,刚才我再晚来一会儿,恐怕他就得逞了。”

    “难道我愿意吗,我也是迫不得已。”

    “遇到什么难处了?”尽管叶凡已经知道了答案,但依然想确认一下。

    “跟你说了你也帮不了。”

    “那可不一定。”

    “你先将酒钱给我。”

    小雅仰起脸,弯弯睫毛下的晶莹泪珠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叶凡表示不满:“喂,你这是耍无赖啊,我救了你,你还问我要钱。”

    “谁让你将那个姓朱的打跑的,反正他的账记在你头上。”

    “不告诉我缺钱的原因,就别想拿到钱。”

    “你真的很过分。”

    “咱俩彼此彼此呐。”

    “我父亲患了重病。”小雅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你之前偷钱也是这个原因吧。”

    “嗯。”

    叶凡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交到小雅的手中:“里面有二十多万,你尽管用,密码是六个六。”

    小雅无精打采,并未将他的话当真:“别开玩笑了。”

    她记得很清楚,叶凡的家境很贫寒,卡里怎会有如此巨款呢。

    “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可没逗你玩。”叶凡将手机中银行系统发来的存款信息翻出来给对方看。

    近期存入二十万与十万两笔账。

    小雅立刻心生疑窦:“你干啥坏事了,绑架勒索?”

    “受两位美女邀请入住别墅,有偿陪睡。”

    “才不信呢,世界上那么多型男帅哥,非要找你陪睡?”

    “我功夫好啊。”

    小雅面色桃红:“臭流氓。”

    叶凡邪邪一笑:“你是不是想歪了,我指的是拳脚功夫。”

    小雅刚才确实想歪了,想到了那方面的功夫,都怪这个混蛋,故意误导人胡思乱想。

    她连忙转移话题:“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没办法,你夺走了我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初吻。”

    “……”

    小雅突然夺过叶凡的手机,迅速地拨打着一个号码,随后房间里响起悦耳的铃声。

    “这是我的手机号,我叫卓小雅。”

    “叶凡。”

    “钱我会想办法还你的,再见。”

    不管怎么样,对于叶凡的雪中送炭,小雅的心中还是涌动着一阵暖流,毕竟对方跟自己才见过两面,并且什么都未要求,就送上了银行卡。

    这样的好人实在是不多见了,如今满大街都是朱成景那种货色。

    小雅走后,叶凡返回到临边包间,杨冬冬正揽着张娟亲嘴。

    张娟见到叶凡后,赶紧推开杨冬冬,脸色绯红:“凡哥在呢。”

    “没事,又不是外人。”

    杨冬冬边笑边询问着:“老大跑哪里去了?”

    “处理了几个垃圾。”

    “这种事情交给咱们酒店的清洁阿姨就可以了,何必老大你亲自动手。”杨冬冬没明白叶凡的意思。

    三个人在包厢里又待了大概半个钟头,叶凡返回学校,而杨冬冬跟张娟则没回去,直接在自家的酒店开了一间房。

    ……

    藤兰大学校外不远处的一条柏油路边,无声无息地停靠着一辆黑色奔驰轿车。

    司机是一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目光炯炯,精壮干练的样子。

    他拿起对讲机,下着命令:“林家小丫头就在这所学校,你俩的动作干净点,别浪费太多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