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39章 明天去陪酒

    朱巴杰忙不迭地回道:“剑哥是不是搞错了,他怎么可能是异能者,只不过是身手比别人强一点罢了。”

    “那tm叫强一点吗,老子现在除了裆部,浑身上下没一处不骨折的。”范剑躺在病床上,哼哼唧唧着,浑身上下打满了石膏,被白色医用纱布裹得严严实实,手机由小弟拿着放在脸旁。

    “不好意思啊,剑哥在哪家医院,放学后我去探望你。”

    “不用了,我需要十万块的医疗费,加上之前的报酬,你给我准备十五万打到卡里吧。”

    “剑哥,你不能这样讹小弟啊。”

    “我怎么讹你了?”

    “你事情没办成,还好意思向我伸手要钱,没道理啊。”

    “少跟我装糊涂,以对方的身手,你找谁去办他都搞不定,现如今我因为帮你做事而受了重伤,要十五万多吗?”

    范剑换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换作别人,我最起码要让他拿出三十万,而且还要找人狠狠教训他一顿。”

    朱巴杰不爽道:"剑哥,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对方阴阳怪气地说着:"朱公子,我的脾气你应该知道的,翻脸不认人,别怪我没有提前跟你打招呼。"

    朱巴杰的心立刻揪了起来,从潜意识里,他是不愿跟范剑结仇的,于是心头一松:"能不能少点啊,我现在资金严重紧张。"

    "不行,一个子儿也不能少,没钱的话,问你老爹要,谁不知道朱公子是出手豪绰的富二代。"

    "那好吧,过几天我就将钱给你打过去。"

    范剑在学校附近一带很有势力,朱巴杰深知自己得罪不起,更没资格跟对方叫板。

    惹恼了范剑,是没好果子吃的。

    “还有,那个异能小子让我转告你,打十万块到他的卡上,就这样,我挂了。”

    朱巴杰闻言,立刻郁闷到了极点,前前后后,自己一共损失了四十五万,白花花的银两说没就没了。

    这他妈都叫什么事啊!

    叶凡笑呵呵地打量着朱巴杰:“朱公子,十万块打算什么时候给?”

    对方哭丧着脸:“凡哥,我哪里有那么多钱啊。”

    “有钱雇凶找我麻烦,到我这里就哭穷是吧。”叶凡回头对田宇说道,“小宇,待会准备好一泡屎。”

    田宇立刻笑道:“是,大哥,我的屁股已经是饥渴难耐了。”

    “小宇,你现在长能耐了是吧,赶紧给我滚过来。”朱巴杰没想到昔日的小弟竟然跟自己的敌人厮混到一起,还认对方做了老大。

    田宇则毫不客气地顶撞着:“朱巴杰,忘了告诉你,我已经跟凡哥混了,不再是你的小弟,所以你没有权力再对我指手画脚。”

    朱巴杰手指气得哆嗦,指着田宇说道:“行,你牛逼,早晚我会收拾你的。”

    “啪——”叶凡一巴掌扇的朱巴杰在原地转了两圈,“我小弟是让你来威胁的吗?”

    “凡哥,他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不配做你的小弟。”

    “我的事情还用不到你来做决定,还有,听说你威胁小宇上交十万块?”

    “没影的事,小宇是你的小弟,我怎敢敲诈他。”为了避免再挨打,朱巴杰机智地撒了谎。

    “那就好,如果再胆敢欺负他,有你好看。”

    “好的,凡哥,小的记住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啊,就不打扰您老人家了。”

    “记住,十万块,两日内到账。”

    朱巴杰没走多远,就迫不及待地掏出了手机:“爸,有时间给我点钱。”

    “要多少?”

    “三十万。”

    “你以为你老爸是开银行的啊,这个月不是已经给你二十万的生活费了吗,这么快就花光了?”

    “钱都借给同学了。”

    “你人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朱巴杰滴汗:“老爸,不带这么损自己儿子的。”

    手机另一头则没好气地回道:“你还知道是我儿子啊,臭小子,我告诉你,你撅起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的是什么屎,所以在你老子我面前,不要撒谎。”

    朱巴杰万分着急:“不管怎么样,你赶紧给我打三十万进账。”

    “小杰,你现在还是个学生,花钱别太过于大手大脚,在外面玩收敛点,你办的会所会员卡比我的还多,老子赚的钱都被你这个败家子折腾完了。”

    “老爸,我这次真没在外面乱玩啊。”

    “好了,再给你打十万块,剩余的你自己想办法。”

    朱成景挂断电话,舒舒服服地趴在一张按摩床上,说道:“力气加大一下。”

    站在床边的年轻制服女郎,柔柔地点了点头,樱桃红唇发出一声“嗯。”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小雅。”

    “好名字,你是新来的吧。”

    “嗯。”

    “坐上床按吧。”

    “还是不要了吧。”小雅迟疑着,自从上次在那个废品收购站帮助叶老头按摩后,心里便留下阴影了。

    因为那个老家伙当时打算动手动脚的,被自己及时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虽然本姑娘是穿着制服做服务的,但绝对属于卖艺不卖身的那种,起歪念头的,那算是找错对象了。

    朱成景阴阳怪气地说道:“怎么,你怕我非礼你吗?”

    “没有,老板你多想了。”

    “那就坐上来嘛。”朱成景回头瞅了瞅小雅,身躯内立刻燃烧起炽热的小火苗。

    这小妞身段实在是太棒了,空姐服下的身姿是如此的突兀有致。

    嘿嘿,这漂亮小妞若是骑在身上,那可是爽歪歪了,朱成景咽了一下口水,说道:“给你五百块的消费,上来吧。”

    “那好吧。”小雅闻言,勉强答应了下来。

    因为她现在很缺钱,要不然的话,当初也不会违背良心,在叶凡家中偷走了钱。

    那件事情,让她始终惴惴不安,内心愧疚不已。

    因为叶老头的儿子叶凡为了追回钱,被突如其来的闪电活活劈死了。

    小雅刚坐上床,身下的人便禁不住地发出一道很享受的“哦”,听起来很是邪恶。

    “小雅姑娘,问你一个问题。”

    “老板请讲。”

    “为什么包子要比匹萨便宜?”

    “因为匹萨的原料要好,制作过程也更持久。”

    “这不是重点。”朱成景嘿嘿一笑,“同样是肉和面,包子为什么便宜?因为肉在里面,披萨为什么贵?因为露在外面……”

    “老板讲的很有哲理。”

    “所以呐,小雅姑娘,你身上的空姐服虽美,但是却遮挡住了自身的美丽,更是降低了自身的价值。”

    他在暗示小雅脱掉衣服。

    小雅终于明白为什么朱成景要提那个问题了,原来最终目的是想占自己便宜。

    她微微不悦道:“老板,我们这里是正规店面,不提供那种服务。”

    朱成景回过头,望见那张清美宜人的脸庞上红晕荡漾,夹含着愠怒之色,不由笑道:“别生气,我在跟你闹着玩呢。”

    从小雅的反应来看,这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女孩子,跟那些轻佻放浪的女子有着本质的区别,对于老板而言,更喜欢这种小妞,喜欢发掘她们,然后再将其改造成风情女郎。

    接下来,小雅没怎么再说话,而是专注地为对方做着服务,房间的气氛略显尴尬。

    沉默很久,朱成景问道:“小雅,你这么辛苦工作,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几千块吧。”

    “才这么少。”

    小雅面露无奈:“我们只不过是普通打工者,跟你们这些老板比不了。”

    “想不想快速赚钱,我可以帮你。”

    “怎么帮。”

    “明天下午我有一个应酬,你跟我一起去,代我陪酒。”

    “陪酒?”小雅赶紧摇了摇头,“这种事我从来没做过,不干。”

    “一杯酒五百。”朱成景相信如此诱惑的价格,很少会有女孩子拒绝。

    “不行,我不怎么会喝酒的。”

    听说小雅不胜酒力,朱成景更想让其做这项特殊的工作了,哼哼,到时候喝醉了不省人事,还不任由自己摆布。

    “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多喝的。”

    “多谢老板的美意,这份工作我不考虑了。”

    “别那么着急拒绝,回去好好考虑考虑。”朱成景下床后,从西装的铂金名片盒中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小雅,“考虑好了给我打电话。”

    随后,甩下伍佰元的小费,便离开了房间。

    晚上,小雅回到家后,见母亲正愁眉苦脸地坐着。

    自从父亲患了重病后,母亲杨琴憔悴的很快,面容枯槁,让人见了很是心疼。

    “小雅回来啦。”杨琴站起了身,“吃过饭没。”

    “嗯,妈妈,爸的身体怎么样了?”

    杨琴叹了一口气:“情况依然不容乐观,白天的时候,我跟你爸商量了,决定过几天停药,回家休养。”

    小雅一听,顿时急了:“不行,离开医院的话,爸爸一定不能挺过难关的。”

    “咱们的家庭你也知道的,负债累累,已经没有亲朋好友再愿意借钱给我们了,你爸的医疗费那么高昂,一天的药费就要上万元……”

    “妈,你不要再说了,钱的问题我会想办法,总之,我不同意出院。”

    “小雅,这一次你就听爸妈的话吧。”

    “妈,天无绝人之路,尽管现在咱们的处境很困难,但是我相信总有好起来的那天,只要爸爸还在,我就有赚钱的动力。”

    杨琴很是无奈:“孩子,真是委屈你了。”

    “妈,我去睡了,明天还要上班。”

    小雅进了卧室后,掏出手机和那张朱成景留下的名片,拨打起上面的号码。

    “朱董吗,我是……”

    “你是小雅对不对。”那头的男声哈哈笑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

    “小雅姑娘的声音那么好听,我当然记住了,陪酒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答应你。”小雅的那双清澈的明眸中,泛起了一层迷蒙的水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