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38章 好好修理

    那刀来势汹汹,叶凡却显得不急不慌,身形迅速地移动,眨眼之间,鬼魅一般来到了范剑身后。

    抬脚朝着对方的屁股就是一脚,瞬间将其踹翻在地。

    范剑再站起身,地上已经多了两颗沾血的碎牙。

    他极为愤慨地说道:“骗子,你不是说不还手的吗?”

    叶凡微微一笑:“我确实没有还手,刚才明明用的是脚。”

    “你分明是在耍我。”

    “不好意思啊,要不你再砍一回吧,这一次我保证不出脚了。”

    “骗人是小狗。”

    “好,绝不食言。”

    “老子砍死你,哎呀!”范剑刚扬起砍刀,一记直拳便重重地打在了他的面门上。

    漫天全是小星星,金光灿灿的,范剑晃了晃脑袋,眼前是叶凡那挂着笑容的脸庞,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妈的,说话不算数,真是无耻至极!”

    “我承诺过不出脚,但是并没有保证不出拳。”

    “你这是跟我玩字眼儿。”

    “要不再来一次?”叶凡信誓旦旦地保证着,“这一次我绝不还手,也不出脚,怎么样?”

    “不了。”范剑心中已是有了阴影,不再相信对方。

    “既然你不动手,那现在轮到我了。”话音落下,叶凡“哐哐”两拳,待他收回拳头后,范剑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熊猫眼,乌黑一片。

    “大哥,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我有欺负你吗,可是你带人来找我麻烦的。”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大哥你是高手啊,请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别啊,我被罚站在这里挺无聊的,不如你留下来陪我好好玩玩。”

    “大哥,我很忙啊,没时间陪你,要不我这让这些小弟留下来陪你。”

    “不行。”

    范剑已经没有了退路,想要从走廊离开,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化身鸟人,从教学楼跳下去。

    “范剑,你真是人如其名,真够犯贱的,实力不济还敢还跑过来装逼,这下牛逼变傻逼了吧。”

    “别逼我。”

    范剑突然闯进教室,迅速地跑到前排林宝儿的座位前,将手中的砍刀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他决定通过劫持人质的方法来威胁叶凡。

    同学们见状,不约而同地发出阵阵惊呼声。

    梁文老师一脸紧张,小心翼翼地劝道:“这位同学,别冲动啊,你要做一个怜香惜玉之人。”

    “你眼瞎啊,老子早就不是学生了。”

    “也是,看来我真是老糊涂了,学生怎么会带这么粗的狗链子呢。”

    范剑怒目一瞪:“老东西,你给我闭嘴,再唧唧歪歪,一刀将你的脑袋当成西瓜劈了。”

    “叶凡,快救我!”林宝儿吓得一时间花容失色,娇躯僵硬着丝毫不敢动弹。

    叶凡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目光在范剑脸上冷冷一扫:“放开她,我可以考虑不将你扔下楼。”

    “你小子怜香惜玉了?”范剑看到自己劫持的女生很是面熟,突然回忆起来,昨晚在金鸽商厦附近跟其见过一面,更重要的是,当时这小妞身边陪伴着的一个男生 ,正是叶凡。

    看来林宝儿是叶凡的女人,这下就好办多了。

    老天真是有眼啊,在自己陷入绝境之际,竟然将敌人的女人及时送了过来,有了这个筹码,相信谈判就会变得十分容易顺利。

    范剑的脸上露出得逞的笑意:“想让你的女人安然无恙的话,现在就给老子下跪,然后再拿出三十万。”

    同学们一听,更是对叶凡跟林宝儿之间是恋爱关系深信不疑。

    想起之前林宝儿在教室里曾经呕吐过,李诗蓝猛地站了出来,声音因为紧张变得颤抖:“这位大哥,快放下刀,不要做一尸两命的傻事。”

    一尸两命?啥意思?

    范剑一时没反应过来。

    梁老师则突然劝说着:“叶凡同学,你就委屈自己一回,跪下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目前情况紧急,如果在自己的课堂上发生命案,他这个老师恐怕也吃不了兜着走,接受校方处分是避免不了的。

    叶凡直接来了一句:“跪个屁,不用跪我也能救下她。”

    “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救。”范剑一声冷笑,同时眼睛死死地盯着叶凡,以防止对方突然偷袭。

    不过范剑坚信叶凡是不敢轻举妄动的,毕竟被劫持的美眉是后者的女人。

    叶凡默默地启动透视眼,出击路线已经精准定位好,他的目标是对方的持刀手腕。

    只有一次机会,所以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手中的那柄削铅笔用的小刀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出去,一下子将范剑的右手手腕刺穿。

    对方吃痛之下,手掌一松,砍刀掉落在地。

    范剑疼的冷汗津涔涔,望着贯穿手腕的小刀,眼神里尽是不可思议。

    叶凡的射术也太神奇了吧,打靶精准度十分罕见。

    当然也不排除一种情况,那就是蒙的。

    不管怎么说,范剑现在是真够倒霉的,先是被一脚踹翻在地,损失了两颗牙齿,后是挨了对方一拳,现在的情况更惨。

    林宝儿趁此机会,竭尽全力从对方的手中挣脱了出来,逃到了叶凡的身后。

    同学们都纷纷鼓起了掌,为叶凡的神勇表现不断叫好。

    范剑顿时有了一种从天堂坠入到地狱的感觉。

    叶凡到底是什么人,身手犀利的出乎人意料之外,完全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就全是精锐的特种兵,恐怕也不是其对手。

    范剑现在是彻底绝望了,再这样下去的话,估计自己得被对方活活整死。

    眼前还是保命要紧,尽管他很想报仇,但是现在不是合适的时机。

    他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比哭还难看,像死了爹似的:“叶少饶命啊,刚刚劫持美女只不过是在跟你闹着玩,这么漂亮的美女我想疼爱还来不及呢,又怎么想伤害她。”

    叶凡没有放过对方的打算,他冷眸寒光爆射:“我是一个十分守信用的人,说过要扔你下楼就必须做到,不然将来还怎么在学校混。”

    范剑赶紧求饶:“别啊,叶少,你好好在学校混就是了,谁敢不服,我范剑第一个打他。”

    “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会影响我这个好学生的形象的。”叶凡一巴掌拍在了对方的脑门上。

    “好的,我记住了。”范剑的脑门上很快呈现出一道鲜红的掌印,他心中愤愤然道,既然你反对打打杀杀,干嘛刚刚还打我啊。

    “说说看,是谁派你过来的?”

    “是……”范剑犹豫着。

    “磨磨唧唧的,赶紧的。”叶凡作势欲打。

    “是朱公子让我过来找你的。”范剑脱口而出,他之前明显高估了自己的意志力,在叶凡的拳脚面前,还是败下阵来,将朱巴杰给出卖了。

    “哦,果然是那个猪八戒,看来上次他吃的屎还不够多,没长记性。”叶凡对着范剑说道,“回头你转告八戒,再给我打十万块进账,要不然的话,有一大波粑粑等着他。”

    “好的,你的话我一定原封不动地带到。”范剑唯唯诺诺地说道,“叶少,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嗯,滚吧。”

    范剑心头一松,长舒了一口气:“多谢叶少,多谢叶少。”

    然后如蒙大赦似的,朝教室外走去。

    刚出了教室,走到走廊中,只听背后传来叶凡的声音:“我送你一程。”

    范剑立刻心生不妙,打算拔腿欲跑,但还是迟了一步,整个人一脚被踹飞了出去,从教学楼朝着地面做自由落体运动。

    “蓬——”

    教学楼下的瓷砖碎裂数片,范剑的身躯抽搐了几下,随后人变失去了意识,陷入到昏迷中去。

    “剑哥,剑哥!”

    几名小弟见出了大事,纷纷爬起身,朝教学楼下跑去。

    他们真不清楚范剑得罪的是哪个大神,下手可真够狠的,绝对是丝毫不手软。

    那学生日后肯定会成为一个厉害人物。

    ……

    中午时分,藤兰大学食堂。

    朱巴杰正跟几名小弟吃着饭,无意中一抬头,发现叶凡带着田宇跟杨冬冬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咋回事?剑哥事情没有办利索?

    一种不祥的预感从他的内心升腾而起。

    “猪八戒,中午好啊。”叶凡笑眯眯地说。

    “你还活着?”朱巴杰很是费解,以他对范剑的了解,只要其出马,对方不死也得重残。

    “我当然要活着,还等着收你的钱呢。”

    “啥意思,凡哥,我不是给过你二十万了吗?”

    “那个犯贱没通知你吗?”

    听到范剑的名字,朱巴杰可以确定剑哥已经跟叶凡交过手了,既然姓叶的小子安然无恙,那说明范剑肯定吃了亏。

    真没想到,叶凡还挺有能耐的,连大混混范剑都能轻而易举地摆平。

    朱巴杰心中惴惴不安,不清楚剑哥有没有将自己出卖。

    但从叶凡的语气不难判断,很显然,对方已经知道范剑是自己找来的。

    靠,混江湖是要讲义气的,亏你剑哥在道上混了那么久,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正在朱巴杰颇有怨言之际,他接到了范剑的电话。

    对方一上来就劈头盖脸地斥责着:“朱公子,你他娘给我坑惨了,你剑哥我再牛逼,也打不过异能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