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28章 爬着出去

    杨冬冬故意脚下一拌,韩君猝不及防,一头栽倒在地,来了一个狗啃屎。

    “靠,你tm眼瞎啊。”韩君想爬起来,却发现蛋蛋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痛,一做出站起来的姿势,就扯着蛋了。

    杨冬冬装作诚惶诚恐的模样:“不好意思啊,腿刚刚不小心抽筋了。”

    韩君好不容易爬起身,怒目相对:“我看你是欠抽吧。”

    “呦,这不是君哥吗。”田宇赶紧向前,从口袋里掏出高档香烟,朝韩君递了过去,并帮其点上火。

    今天真是天赐良机,自己刚认叶凡做老大,上天便给他一个表现忠诚的机会。

    如果能够成功阻止韩君找叶凡麻烦,那么自己那十万块的事情,大哥一定会帮解决的。

    就算是阻止不了,但依然能博得叶凡的好感。

    无论如何,田宇都要尽自己努力劝说韩君,哪怕有挨揍的可能。

    韩君上下打量着突如其来的红烧猪头,吐出一个烟圈,询问道:“你是谁?”

    “我是田宇啊,以前是朱巴杰的小弟,不知道君哥有没有印象。”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猪八戒的狗腿子。”韩君哈哈笑了起来,“你这是整容失败了?”

    “早晨走路一不小心撞树上去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韩君挠着头。

    “猪撞树上了。”王兵适时提醒着。

    “对,是猪撞树上了。”韩君望着田宇,脸上笑意更浓,“看来你就是那头猪。”

    田宇暗暗想着:哼,如果我是猪,我就将你家的所有女性都拱一遍。

    不过他还是克制内心的不满,赔笑着:“君哥,能不能别找我大哥麻烦。”

    “你大哥?”韩君一愣,“谁是你大哥?”

    这里并没有朱巴杰的踪影啊,难道说田宇认了新的老大?

    田宇指了指趴在课桌上深埋着脑袋的叶凡,说道:“他便是我大哥。”

    “你小子新认的老大?”

    “嗯。”

    韩君若有所思:“看来猪八戒被人打的事情是真的,你是不是因此寻找了新的靠山。”

    “差不多吧。”

    韩君突然敛去笑意,口吻阴冷:“我管他是不是你大哥,今天,我必须得找这小子麻烦。”

    田宇铁了心要抓住此次表现机会,他向前一步,挡住韩君的去路:“只要有我在,你就不能动他一根手指。”

    韩君恼了:“我说你小子胆子够肥啊,竟敢这么跟我说话,是不是觉得脸肿的还不够厉害,想让我帮帮你。”

    田宇算个什么东西,只不过是那个猪八戒的一个小跟班而已,今天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敢对自己如此不敬。

    田宇点头哈腰:"君哥,给小弟一个面子。"

    "你tm算老几啊,给你面子,今天你大哥是死定了。"

    说罢,韩君将口中的那根香烟骤然按在了田宇的脸颊上。

    “啊——”田宇的脸庞上顿时冒起了一道青烟。

    教室里的同学都吓得呆若木鸡,空气静的连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清。

    这个韩君下手也太狠了,竟然用烟头烫别人的脸。

    现在田宇的猪头脸看上去更是惨不忍睹。

    为了防止韩君继续烫自己,他赶紧捂着脸向后退了四五步。

    “哪个煞笔说我死定了?”叶凡缓缓抬起了头。

    “怎么跟我们大哥说话的。”韩君此次带来的几名小弟并不认识叶凡,他们急于在老大面前表现,于是几只拳头招呼过来。

    就在叶凡抬头的刹那,韩君霎时石化了。

    尼玛,怎么是他!

    真是冤家路窄呐!

    这张面孔韩君再熟悉不过,恐怕他这辈子都会记得,想到叶凡那残暴的身手,他不禁浑身冒起了鸡皮疙瘩,脊梁骨阵阵发凉。

    惨了,今天恐怕又要被对方蹂躏了。

    早知道将林宝儿搞怀孕了的人是叶凡,韩君死活都不会过来的,没有人愿意主动找抽。

    眼见小弟们一个个不识好歹,牛逼轰轰地冲向叶凡,他顿时急了。

    “你们几个兔崽子眼瞎啊,怎敢对叶少这般无礼!”韩君劈头盖脸地对着小弟们一阵拳打脚踢。

    那几个家伙顿时懵了,不是要找叶凡麻烦的吗,老大唱的这是哪一出?

    很快,小弟们便被打的鼻青脸肿,除了没有出手的王兵,没人幸免。

    一个小弟捂着脸,甚是委屈:“君哥,我们是要帮你打他啊。”

    韩君一巴掌扇过去,厉声呵斥:“煞笔,我有说过要打叶少吗,叶少是我的偶像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知道,知道。”小弟们眼又不瞎,再怎么傻也看出来自己的大哥十分畏惧叶凡。

    “那还不赶紧向叶少道歉。”韩君在对方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叶少,我错了。”

    “叶少,小的有眼无珠,希望你别跟瞎子一般见识。”

    ……

    叶凡望着韩君,眉宇含笑:“君哥,咱们好久不见呐。”

    “叶少,我叫韩君,叫我小弟就行。”不知道为什么,韩君现在很害怕叶凡的笑容,总赶紧对方一笑,就是准备要动手了。

    “小弟弟,你爹妈是企鹅吗,这个姿势走路。”叶凡指了指对方叉的比肩膀还要宽的双腿。

    “我最近动物世界看多了。”韩君心想,你这不是明知故问,要是你蛋蛋也疼的厉害,恐怕也得跟罗圈腿似的走路。

    “是吗,恰巧我也在看这个节目,最近的一期讲的是母河马跟公河马繁殖实录,你要不要看看,没准以后见到公河马就忍不住地撅屁股。”

    叶凡的调侃顿时引得哄堂大笑。

    李诗蓝紧绷着脸,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可还是笑的双肩抖动,给人一种花枝乱颤的感觉。

    韩君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叶凡脸色一冷:“跑我们班级来做什么?”

    韩君吓得浑身一哆嗦:“我……我想叶少了。”

    语气胆怯,像是一个娇羞的少女在向情郎表白。

    “少恶心我。”叶凡差点没吐出来。

    “韩君,你没忘记刚才的承诺吧。”这时,林宝儿走了过来,说道。

    韩君口舌打结:“我……我承诺什么了?”

    “你说今天不将叶凡揍出屎来,就爬着走路。”

    “我有说过吗?”韩君以为林宝儿将这事给忘了,没想到对方竟然专门跑过来提及,看来她是故意让自己难堪的。

    “有。”教室里传来异口同声的回应。

    叶凡站了起来,双拳握的喀嚓响:“看来上次你疼的不够厉害。”

    韩君见状,连忙求饶:“叶少,打我会脏了你的手,还是免了吧。”

    “不打你,我手痒痒。”叶凡指了指李诗蓝,“连我的美女同桌你都想泡,我看你真是欠扁。”

    “叶少,你真的是冤枉我了,我并没有泡她的意思,而是想将她介绍给你玩玩,没想到你们居然是同桌。”

    韩君觉得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惹恼叶凡,而是对其大献殷勤,对方高兴了,自己才能活着离开这间教室。

    “真的吗?”

    韩君用力地拍了拍胸膛:“我对叶少的真诚日月可鉴,绝不撒谎 。”

    “好,看在你态度较好的份上,今天就不打你了,但是作为一个男人,言出必行,现在给我爬着出去。”

    “叶少,给个面子吧,我可是从来没有爬过。”

    “不爬的话,那就给你机会,将我打出屎来。”

    韩君哪还敢找叶凡麻烦,对方的身手他早已见识过,就算是召集所有小弟前来,也未免是其对手。

    他连连摆手:“刚才是开玩笑的,我是绝对不会打你的。”

    “摆在你面前的有两个选择,要么爬着出去,要么打我一顿。”

    “叶少,有没有第三个选择。”

    “有,被我打一顿,再爬着出去。”

    韩君汗颜:“那我还是爬吧。”

    “等等。”

    “叶少是不是改变主意了?”韩君突然惊喜万分。

    “一天之内,给我凑两万块送过来。”

    “啊?叶少,我家很穷的……”

    话尚未说完,便被叶凡打断:“我觉得你上次开的那辆车不错。”

    “借的借的。”韩君忙不迭地撒起了谎,他觉得现在自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拿出两万块,否则轿车恐怕会被叶凡盯上,他满脸赔笑,“叶少,你放心,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将钱凑齐。”

    叶凡点了点头,指了指田宇:“你弄伤了我同学的脸,这些钱算作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有没有意见。”

    韩君摇了摇头:“没意见。”

    “那继续爬吧。”

    “你们跟着我一起。”韩君号令着小弟们。

    那几个小弟郁闷万分,明明人家叶少是让你跪,你却拉着我们一起垫背。

    可是韩君毕竟是自己的老大,他的话还是要听的,于是几个人一脸不情愿地跟着韩君跪了下去。

    田宇见状,心中惊诧不已,看样子叶凡之前跟韩君打过交道,而且将对方修理的不轻,否则韩君不可能见到他跟羊见到狼似的。

    看来这个叶凡真不简单,绝对善于玩扮猪吃老虎,田宇暗自庆幸,自己认他做大哥是极为明智的选择。

    就连韩君都怵怕此人,相信朱巴杰也奈何不了他。

    此外,见叶凡为了自己从韩君那里要了两万块作为赔偿,田宇心中感激不已,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王八蛋,大哥这么好的一个人,之前却主动去找他麻烦。

    韩君率领小弟们跪下后,扭头对叶凡说道:“叶少,我走了啊。”

    “走好,不送。”

    韩君的蛋蛋本来就受了伤,现在跪下来更是疼得厉害,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口中禁不住地发出一道吟声:“哎哟。”

    “你不要紧吧,要不要我帮你快一点离开教室。”

    “怎么帮?”

    “我的脚法想必你还没有忘记吧。”叶凡笑着活动了几下右腿。

    话音落下,教室里已经没了韩君的身影,之前爬的速度慢如乌龟,眨呀之间却突然变得跟兔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