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美女的神级保镖

步轻尘 作品

    第26章 准备报复

    “好,有时间我一定去。”叶凡记下卡丽熙的住址后,回应道。

    卡丽熙娇唇微启:“今晚有空吗?”

    “有,有,有。”无数个yd的呐喊声立刻在其他男生的心中响起。

    “不好意思,恐怕没时间。”叶凡断然拒绝。

    刚当上林宝儿的保镖,就要负责到底,晚上去了卡丽熙家,假如宝儿出了事情,那他则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众人闻言,气的当场要吐血,这小子未免也太装逼了,人家卡大校花平日里高傲的很,很少主动约异性,今天破天荒提出诱惑力十足的邀请,你居然毫不犹豫第拒绝了。

    你是不是男人啊,是男人就上啊!

    当然这些话大家都是在心里默想的,他们可不想说出来再被叶凡狂揍一顿。

    朱巴杰则恬不知耻地笑道:“嘿嘿,丽熙小姐,凡哥日理万机无暇约会,不过我倒是可以代劳,我的时间是非常非常充足的,随叫随到。”

    卡丽熙露出妩媚的笑容:“没关系,他没时间我可以等,对于你,我没兴趣哦。”

    随后,对叶凡说道:“帅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请记住我的名字哦,卡丽熙。”

    待卡丽熙跟她的那只小帅帅泰迪犬离去后不久,叶凡也走出卫生间,返回到教室,卫生间的味儿够重的,他可不愿一直待在那里。

    朱巴杰则对卡丽熙的话耿耿于怀,愤然骂道:“妈的,真是给脸不要脸,跟老子装什么清高,早晚有一天,我会将你弄上床。”

    如果不是因为卡丽熙的意外到来,他又怎会吃到狗粑粑,这笔帐他记下了。

    同时,朱巴杰对于叶凡依然是恨之入骨:“姓叶的,你将老子害成这样,这事绝对没完,那二十万,我会让你连本带利给我吐出来。”

    田宇则问道:“杰哥,接下来该怎么做?”

    “接下来我要打人。”朱巴杰举起右手劈头盖脸地扇向田宇,也顾不上对方脸上骚气冲天了。

    田宇一边躲闪一边赶紧说道:“杰哥,你是不是打错人了,我是你的小弟啊。”

    “打的就是你,不是因为你,我能这么惨吗?”朱巴杰连扇了十几巴掌,依然觉得不解气,继续左右开弓。

    很快,田宇的脸便肿成了红烧猪头。

    他心中将朱巴杰的祖宗十八代都狠狠蹂躏了一遍,奶奶的,老子也是有脾气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我,等我日后牛逼起来,一定将你踩在脚下,踩死你个王八蛋。

    朱巴杰终于打累了,停下手来,问着旁边的小弟:“有面巾纸吗?”

    “给,老大。”一名小弟将面巾纸递了过来。

    朱巴杰接过面巾纸擦了擦手,随后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剑哥,忙不。”

    一家酒店的豪华套房内,范剑正跟他的马子浴汗奋战。

    宽大的床上,一个光着身子的红发小妞正骑坐在范剑的身上,上下摇晃着,那扭动着的水蛇腰真是功夫了得。

    范剑的脖子上挂着一条比狗链子还粗的金链子,胸前雕龙画凤,一看就是道上的人。

    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范剑一只手拍着马子的挺翘屁股,另一只手则接过电话,说道:“忙,我正研究人体生理构造呢。”

    “好的,剑哥,那我迟点再给你打。”

    “快结束了,朱公子,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被人欺负了。”

    “朱公子,在藤兰大学还有人敢欺负你?”范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是不是哪个小子皮痒痒了。”

    “没错,所以我想请剑哥亲自出马,教训教训他。”

    “你在学校里也混的挺久的了,连一个学生都摆不平?”

    朱巴杰医生叹气:“剑哥有所不知,那小子身手很厉害,我和我的兄弟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擦,一个学生仔身手再好,能牛逼到哪里去,遇到你剑哥我,老子让他牛逼变煞笔。”

    “没错,他在剑哥面前就是个渣渣。”

    “少拍马屁,你想让我怎么做?”

    “教训他一顿,最后不弄死对方又能让他刻骨铭心一辈子的。”朱巴杰思忖片刻,继续道,“还有,要敲诈那小子三十万。”

    “三十万?”范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对方是富二代吗,能拿出来那么多钱?”

    “至少能拿出二十万,放心吧,剑哥。”朱巴杰心想,待会自己就要给叶凡转账二十万,对方肯定有那么多钱的。

    范剑嘿嘿一笑:“那钱到手后,咱俩怎么分,七三吗,我七你三?”

    朱巴杰默默地将对方诅咒了一遍,真是够贪婪的,你tm好意思要七吗,他毫不犹豫第说道:“六四分成,我六,你四。”

    “不行,我六你四。”

    “剑哥,你可是空手套白狼啊,白白拿到那么多钱,如果你不愿做的话,我就另寻他人了。”朱巴杰说完准备挂电话。

    “哎,别呀。”范剑一把推开身上的马子,坐起了身,嘿嘿笑道,“朱公子,我刚刚是在跟你开玩笑呢,六四就六四,你六,我四。”

    好几万块钱,不拿白不拿。

    “好,待会我将对方的个人信息发到你的手机上,剑哥,你放心,对方才不是什么有后台的富二代,看他那个样子,也就是个乡巴佬。”

    挂断电话,朱巴杰伸手一指田宇:“小宇,你tm给我害惨了。”

    田宇捂着肿着的脸,支支吾吾地说着:“杰哥,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事情会闹成这样。”

    朱巴杰则狰狞一笑:“小宇,老子的二十万就这样打水漂了,你是不是要意思一下。”

    田宇面露惊恐:“杰哥,你想怎么样?”

    “限你在三天之内,上缴十万块钱。”

    “杰哥,别开玩笑了。”

    “谁他娘给你开玩笑,老子有心思跟你闹着玩吗?”

    田宇急的要哭:“可是我哪有十万块啊,就算是一万块,也拿不出来。”

    “问你爸妈要。”

    “我爸妈都是普通打工族,一个月几千块的薪水而已,家庭温饱都成问题。”

    朱巴杰一瞪眼:“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三天之内交不出十万块的话,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田宇差点下跪了:“杰哥,你这是逼我去卖身啊,就算是卖身,这么短的时间内也凑不齐十万块啊。”

    “怎么弄钱我不管,老子只管收钱。”

    说罢,朱巴杰率领狗腿子们甩袖而去。

    “杰哥,杰哥……”

    田宇欲哭无泪,瘫坐在地上,恨恨骂道:“马勒戈壁的,不就是仗着老爸有几个臭钱吗,嚣张什么,那二十万不是你说要孝敬叶凡的吗,又不是我让你交的。”

    他左思右想,觉得这件事一定不能让家里知道,而且爸妈也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钱。

    现在唯一能够救自己的,只有叶凡了。

    因为叶凡身手厉害,打的朱巴杰哭爹喊娘,对方对他颇为忌惮。

    如果叶凡肯帮自己的话,那么也许十万块钱就不用交了。

    只是不知道对方愿不愿意帮助自己的。

    不管怎么样,还是尝试一下吧。

    主意拿定,田宇站起身,顾不上身上的臊臭之味,返回到教室,直奔叶凡而去。

    “凡哥。”田宇噗通跪倒在地。

    “你脑袋没事吧。”叶凡不清楚对方在发什么神经。

    “凡哥,我是真心真意要认你做大哥的。”

    林宝儿见状,则不禁嘟囔了一句:“黄鼠狼给你拜年,没安好心。”

    叶凡笑了起来:“你大哥不是猪八戒吗,不怕他削你?”

    “他都认你做大哥了,我怎么不可以。”

    这个时候,李诗蓝突然站了起来,娇美的容颜上布满了怒气:“叶同学,刚转学第一天,就欺负班级同学,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叶凡耸耸肩,双手一摊:“我可没让他下跪,田同学自己要跪,我有什么办法。”

    “一定是你刚才在外面威胁他了。”李诗蓝突然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田宇身上的臊味实在是太浓重了。

    教室里其他同学也纷纷掩鼻。

    叶凡淡淡一笑:“蓝蓝,你不去做私家侦探,实在是太屈才了。”

    田宇仰着头,认真地说道:“班长,请你不要冤枉我大哥好不好,凡哥心地善良胸怀慈悲,怎会威胁我呢,我是被他的人格魅力所深深折服,所以才要认他做大哥的。”

    “蓝蓝,你都看到了吧,是他自愿的。”

    李诗蓝劝说着:“田宇同学,如果叶同学威胁你的话,别害怕,告诉我,我可以汇报给江雪老师,给他处分。”

    田宇火了:“我说李大班长,你能不能不要破坏我人生中的大事啊,我田宇活了近二十年,今天终于找到心目中的英雄大哥,你却百般阻拦,你什么意思啊,对我有意见吗?”

    “好心当成驴肝肺,哼,既然你喜欢跪,那就一直跪着吧,我才懒得管呢。”李诗蓝觉得对方实在是不可理喻,愠怒着坐了下去。

    田宇决定向叶凡示好,这样对方才有可能帮助自己,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大哥,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你千万别告诉我刚才在卫生间里真的吃屎了。”

    “嘿嘿,大哥果然真机妙算,一眼就识破了我之前撒了谎。我当然没吃啦,我要说的秘密是,杰哥,哦不,那个朱巴杰,打算找人修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