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什么交代?”老爷子对向家让你纯属于生理性恶心,恶心了几十年都不会散开。 两家人仇怨已深,偏偏他萧家还没怎么做,向家那群瘪三却逮着他们使坏。一次、两次、三次,此次算计恨不得将萧家之置于死地。何等仇恨如此深刻,到头来说不得却是利益作祟。

    之前事罢后,老爷子冷着脸将向家的事丢开,彻底不想再有任何交集,自然不希望外孙女儿又去和向家人接触。

    “外公。”安朵抱着老爷子的胳膊不放,轻声道:“我只是去去就回,总之不会耽搁什么的,只是见一面而已。”她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非得要去见向沄,无关于炫耀打脸,也不是故意想看她如此落魄的模样,只是觉得大概得给自己这几年一个交代。

    她笑了笑,撒娇的看着老爷子。外公说对向家恶心至极,恨不得死之而后快。但却比向家那位歹毒的老头子光明磊落了不知多少,撇开涉事的几人,向锡和其余人从未打压半点,最多做到的只是冷眼旁观而已。

    “去什么去!”老爷子沉着脸,哼哼冷笑:“那家人纯属于脑袋有坑,阴险歹毒至极,去看什么?看了给自己气受?在家里待着不好?明天外公带你出门去钓鱼,听说鱼吃多了,以后生的宝宝聪明,外公亲手钓给你吃。”

    安朵哭笑不得:“外公。”说去看人怎么眨眼间就变成钓鱼了?

    正要再劝说,就见外婆冲她使了个眼色,然后握住老爷子的手,温和慈祥的就下了决定:“去了做个了结也好,早点回来就行。你不是说你想吃糖醋排骨吗,明天让厨房给你做。再说凭什么不能去看?你想想那丫头当初怎么对朵朵的,现在事了了,我们明明是受害者是赢家,凭什么看不得?”

    不是这个意思,老爷子皱眉有心想要解释两句,却见外孙女儿和老妻一脸坚决,翻了个白眼索性摆手:“行行行,去去去,不管你们了,明天我自己去钓鱼!”说完就杵着拐杖上楼。

    老太太笑得不行,站起身来道:“让阿虞陪你去外面转转、消食,你外公就是这样,老了老了小孩子脾气,没事。”

    安朵目送两位老人家一前一后上楼,冲旁边的封景虞笑了笑:“走吧,大影帝。听外婆的,去外面散散步?”

    向家涉及的事太严重,虽然以向老爷子以往的身份让他没进监狱只是被控制在了疗养院,但向家其余人却没了这个待遇。向建森、向沄早就在案件彻底清晰后被扔进了监狱服刑。

    二十几条人命怎么判处死刑都不为过,但安朵觉得让他们果断死了显然更痛快。反倒是让他们如此活着让这些高高在上了一辈子的人在这落入尘埃的境地中慢慢享受,才算是折磨。日后几十年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待到死亡,这才是最狠的报复。

    第二天上午安朵和封景虞穿着低调的乘车离开了萧家,因为两人本身就是公众人物,去那种地方被人看到了也不好,所以老爷子破例走了个后门,让她们从另外的门进去,而穿着蓝色监狱服的向沄隔着一面玻璃手上带着手铐和正走进来的她对视。

    一直压抑的情绪落在她已经可以看到凸起的腹部后瞳孔一缩,紧接着看到小心翼翼搀扶着安朵的封景虞,全都紧握,冷眼看着安朵坐在对面,不等她说话,就扬起了下巴,讥诮而咬牙切齿的低吼:“你来这里做什么?”声音带着压抑和崩溃,嘶声力竭而疯狂。

    脑中却是嗡然的响,安朵怀孕了?!她 你现在所看的《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 1882.第1882章 向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星光璀璨:重生第一影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