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3章

    当温软得唇碰到自己有些凉的唇之后,花似玉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一样,大眼睛瞪到了极致,近在咫尺的是他黑得发亮的眼瞳,自己再看着他,他也在看着自己,良久,一只大手终于覆在的眼睛上,她才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还闭上眼睛之后,其他的感官似乎便越发的敏感。

    温软的舌尖细致地描绘着她的唇形,然后挑开她的皓齿,诱惑她的舌尖一起舞动,和她概念中的的亲吻大相径庭,她以为……她以为两唇相贴便是亲吻,却不想原来亲吻也分好多种,若是以往,或者说换成别人和她这样相濡以沫她一定会觉得恶心的要死,然而现在,她不仅不觉得恶心,反而有一种沉溺的感觉。心跳越发的不受控制,花似玉觉得自己的呼吸也有点困难了,好像空中的氧气都被眼前这人抢去了一样,让她不受控制的眩晕。然后她一边真的晕过去了!

    “……”容盛看着软绵绵倒向自己的小姑娘,再一次生出叹息的冲动!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容盛将怀里的人抱了起来送到床上,细心的将她把被子盖好,确定她不会很快的醒过来,他才放心地走了出去。

    刚走到大厅,一群下属便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着那个女孩到底是谁?

    “……”容盛冷着目光将他们挨个都扫了一遍,这才清冷的开口,“我未婚妻!你们大嫂!”

    “哇!是真的呀!”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容盛,眼睛瞪得像铜铃,嘴巴张大的几乎能塞下鸭蛋,“你什么时候找的未婚妻?你才回去多长的时间竟然就有未婚妻了?”

    “就是呀,帝国的女人是不是都太多了,老大,什么时候你做个媒人,帮咱们也找个媳妇吧!”

    “是呢是呢!这个提议很不错,再不娶媳妇我就老了!”

    “啊呸!你现在已经很老了!有人能看上你才怪!”

    “老大,大嫂叫什么名字呀!会在这里长住吗?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一群大男人问个不停,容盛突然便有些后悔告诉他们了,实在没想到一群大男人竟然也这么八卦!

    “这下艾琳可能真的要死心了!不是女朋友是未婚妻呀!艾琳根本就没有胜算吗!”有人躲在角落里小声的嘀咕着,看着自己当老大,虽然有些不耐烦的模样,眼中的笑容却不减,这个模样,明明就是很喜欢的模样吗?

    “其实艾琳也确实不适合老大,两个人得遭遇那么相似,本来就很晦暗了,找自己的另一半竟然还是晦暗的,这样以后哪里还能幸福?还不一起在晦暗中越沉越深!”

    “对,所以,你不要试图勾引我了,这就是我拒绝你的原因!”

    “卧槽,谁勾引你了,外面那么多小黑妹妹,我勾引你一个大粗腿的男人,你有毛病吧!”

    “卧槽!你竟然说卧槽,你还敢说你没想勾引我!”

    “……你们说说,他是不是疯了?”

    “确实有点疯呀!”

    “也不全是呀,你整天对他勾肩搭背很容易让人误会呀!”

    “……”

    眼看着楼越来越歪,不想应付的容盛正好趁机逃跑,快速的离开大厅,他觉着真的需要给这群老男人安排一场相亲大会了,或者给他们放个假,让他们自己去找媳妇儿去,然而后面这一点他又有点不放心,毕竟这些人当年做惯了烧杀掳掠的事情,虽然经过三年多的修身养性,然而,谁知道他们的灵魂被净化了多少了。到时候,看上自己中意的女人,也不管对方愿意不愿意直接抢了就来,那希望之城别说发展了,可能直接成了联合国的第一个想要清除的目标。所以,他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

    走出前厅,容盛并没有回到自己的院子,而是在后院晃晃悠悠,想要好好理一理自己的思绪,关于花似玉,他到底是什么态度,除了负责人之外,是否还有一点其他的,如果他真的如她所愿和她在一起了,他们是不是就能够一起走一辈子,这些问题,他想要好好的想清楚。想了许久,没想出所以然来,容盛不由得摇头,想这些还有什么用,人家已经被他睡了吻了,虽然睡了不是他自愿,可是刚刚的吻,那个丫头却没有一点逼迫他,虽然,是她先提出的,可是,终究是他看不得她眼中的失望而低头。这样的他,还如何能独善其身?

    这样想着,心情却不觉着有什么负担,似乎,哪怕和那个丫头在一起,他的潜意识里好像也不觉着排斥。虽然,他依旧没有想通自己对那个丫头有没有一丁点的喜欢。

    起身,已经决定不再想的容盛绝对回屋,只是,刚转过身,便看见自己的面前多了一个人,容盛一愣,他竟然没有发觉有人靠近?

    “容盛!”艾琳看着容盛,一张脸严肃认真。

    “嗯?”容盛皱了皱眉,显然对对方对自己的直呼其名有点讶异,这边的人倒是很少会喊他的名字,便是那个大胡子大叔都喊他老大,更别说别人了。然而,即便如此,对于艾琳叫自己的名字,容盛也并没有生气,只是疑惑不解罢了。

    “那个女孩真的是你未婚妻?”对于这个说话,艾琳是不信的,显然,和容盛相处多年,不是一点也不了解他的,他这才回华夏帝国多长的时间,两趟也不超过两个月,按着他清冷的个性,要是这么快就有了未婚妻那才叫怪事儿呢!所以,他刚刚肯定是和兄弟们说笑的是不是?这个女孩就像皇甫苒一样,是他的外甥女,或者妹妹?对,肯定就是这样的!这样想着,艾琳似乎又找回了一点信心,心情也不再如之前那般的压抑了。然而,容盛却让她失望了。面对她的问题,容盛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是了,她是我的未婚妻!”容盛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既然已经在所有的兄弟面前认了,他容盛就不会反悔。

    “不可能!”听了容盛的话,艾琳有些激动的反驳,“你根本没有时间,怎么可能就突然多了一个未婚妻!”

    “……”容盛根本不知道艾琳为什么会反应这么激动,然而他迷惑却让艾琳更加的生气。

    这算什么?他从始至终都根本不知她对他的心意,所以,现在才会露出这么迷茫的神情,她的表现还不够明显吗?她从来不会对别人笑,却从来不曾对他恶言恶语过一次,明明不需要她做的事情,然而为了他,她都抢着去做,可是,现在这算什么?他根本就不知道她为他做的,哪怕只是一些小事儿,可是,这也是她对他的心意不是吗?

    “虽然有点仓促,然而,她却确实是我的未婚妻!”容盛看着艾琳,很是认真的说道。说完,容盛就要转身离去。

    “那我呢!”艾琳上前两步,追着容盛的背影失控的大叫,“你有未婚妻了,那我怎么办?让一直喜欢你的我怎么办?”

    “……”这下,容盛是彻底的愣住了,皱了皱眉,容盛望天,难道今年我命犯桃花?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人来跟我表白?容盛知道自己有点装逼了,然而,在实在无奈的情况下,他也只能装装逼。回头,依然还是那个容盛,清冷高贵的模样,看着艾琳,认真的开口:“艾琳,我并不知道……”

    “我知道你不知道!”艾琳痛苦的打断他的话,“否则你也不会这么伤害我!”

    “……”容盛无言,他觉着自己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然而,为了不激化矛盾,他这句话终究还是识相的没有说出来。

    “我喜欢你,比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更喜欢你,我也更懂你不是吗?”艾琳上前两步,一脸深情的说道。

    “艾琳,抱歉,我对你从来没有特别的感情!”容盛说道,“如果有,不会等到现在,你在我的眼中,是我的兄弟,姐妹!却不会是情人!”似乎终于明白大厅里那两个争论的话题,他只听到了后半段,并未在意前半段,现在,听得艾琳一说,他方才明白,是了,两个人都沉浸在晦暗之中,是想要一起在晦暗中沉沦吗?不,他并不想继续在那样的世界中存活。

    “只是因为我的出生吗?”艾琳问,觉着自己心残破的厉害,她可以接受他不属于自己,却不能接受他属于别人。“只是因为她比我干净手上不曾染过鲜血吗?”

    容盛愣了一下,很想告诉她不是,然而,还没等他开口,痛苦的艾琳便又开了口,有点嘶声裂肺的感觉。

    “你想要往光明爬,想要抓住一双干净二手,可是你与没有想过,那双干净手的主人,在得知我们如此不干净之后还会不会依然愿意向我们伸出双手?”艾琳激动的大叫,只想着让他赶紧放弃那个人,却不想这样是不是会伤害她口中自己喜欢的人。

    “……这就是我的事情了,不劳你费心了!”容盛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去。

    艾琳跌坐在地上,坚强如铁的女人却忍不住痛哭流涕,心中很痛,也很后悔,显然,在话一出口的时候,她便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然而,看着那个人那么干脆的丢下自己,哪怕很后悔,艾琳也不曾道歉,既然要痛苦,那大家就一起痛苦吧!呵呵呵呵……她不相信,那个看起来还是个孩子的人在得知他的曾经之后还会愿意留在他的身边。是了,只要没人霸占他身边的位置,哪怕她不能站在他的身旁,哪怕她只是远远地看着,她也乐意。哈哈哈……坐在地上,艾琳又哭又笑,就是她自己,也不知自己此刻到底该喜该悲。

    而容盛,疾步的向自己的院子走去,不知道多少年不曾去想过的那些晦暗经历再一次宛如洪水猛兽一般的冲进他的脑海之中,刺激他脑仁生疼。

    啪!一声响,是他的步伐太急,开门的时候有点没控制住,幸而,躺在床上的人昏睡彻底,并没有因为这一声响而被惊醒。

    看着那个人单纯无害的睡颜,被晦暗记忆给笼罩的容盛,终于渐渐的挣脱过去的束缚,原本有些空洞的双眸也渐渐的恢复清明,用力,平复了心中的躁动,容盛抬脚,几近无声的走了进来,拿了个凳子,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眼前的睡颜,容盛第一次察觉到自己的心思,唔,就在他那么急切的跑进来的时候,那么急切的想要得到她的答案,如果,如果他不如她想象的那般美好,她还会不会愿意呆在他的身边?当他意识到自己想要这么问的时候,他便知道,原来,自己想要她呆在自己身边啊!

    容盛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对于花似玉这朵超乎自己控制的桃花,虽然并不是他掌控着开头,一切都是这个丫头在主导,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被逼无奈,然而,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他虽然被动,却也期待,期待她给他不一样的惊喜。可是……就像艾琳说的,如果……如果她知道他曾经的那些晦暗的事情,她还会像现在这般,死活硬赖着自己么?想到这里,容盛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安溪,当她在得知他的过去之后,眼中所展现出来的恐惧,视线落在依旧昏睡的人身上,不知为何,对于安溪的不能接受,他虽然有些遗憾却并不觉着难过什么的,然而花似玉,他却似乎有点想象不到,如果她不能接受,自己应该要用什么的心情来面对?逼迫她接受自己因为是她先招惹他的,还是,故作大方的放她离开?他想象不出来,心情却有点不受控制的烦躁。

    容盛不知道自己坐了多长的时间,明明刚刚还日头正盛,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外面竟然已经一片漆黑,这才警觉已经天黑了。

    瞧了一眼床上的人,依旧香甜的睡着,可见,这几日的疲倦皆因为这一吻而全部被调了上来,如今,终是可以好好的休息。

    容盛起身走了出去,却在门口看见一个托盘,上面放满了被盖好的碗和盘子,嘴角勾了勾,这群混账东西,饭菜送过来了不知道敲门提醒一下么?竟然就这样放在门口了!这都冷了给谁吃来着?

    终究,容盛也没吃,本来想去书房睡,然而,想到这丫头说过的话,如果他走了她晚上在起床,不出什么意外那自然最好,可是出意外了他该向谁哭去?最终,只在对面的长椅上躺了下来,以前的苦吃的不少,别说有长椅躺了,死人堆上都躺过,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

    第二天一早,容盛早早的便醒了,然而,床上那人依旧昏睡,这就让容盛担心了,这是什么情况?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刚要去寻找医生的容盛,却将床上的人翻了一个身继续睡的香甜,容盛方才放下心来,进了洗浴室收拾好自己,便出了门,这人午饭只吃了一点,晚饭也没吃,早饭可不能再不吃了,出了自己的院子,去给交代一下负责食堂的兄弟,刚要回头,却被容一他们叫住,得知那个头目的被抓住了,容盛只得和他们一同出了大宅。

    而花似玉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过来,如果不是肚子饿的咕咕叫,她可能还得接着睡,然而,当她想起自己是怎么睡着了的之后,一张脸顿时便红了,啊啊啊……太丢人了!她竟然在接吻的时候晕过去了,这要是被别人知道她还有脸见人么?啊啊啊……

    当然,这些,都是花似玉的内心反应,包括尖叫,包括暴躁的嘶吼。而面上,花似玉很淡定,只因为,屋里多出一个女人,一个对自己有着很深的敌意的女人。

    “你离开她吧!”借着送饭之名,艾琳方才得了一个进来的机会,只是等了许久,方才把这人等醒,已经等的没有半点耐性的艾琳在她看向自己的时候很是直截了当的说道。这一次,她没有用第三方语言,而是直接用的汉语。因为这是容盛的语言,所以,哪怕非常的拗口难学,她还是费尽心机的去学了。她一点也不知道容盛为何会看上这个女人,根本还没发育的模样,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这样就和孩子一样的女人能有什么魅力?

    “你也喜欢他!”花似玉看着艾琳,也不在乎她是不是多么没有礼貌了,毕竟,都要抢男人的两个女人,如果还能相亲相爱那才叫有鬼。她直接,自己也不浪费时间。“可是你喜欢他也得看她自己的决定不是吗?最最主要的,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你要是喜欢他,那就想法把他勾上你的床,直接情敌是最次的做法!”花似玉假装自己是大师的说道。

    “你竟然让我勾他上床!”艾琳瞪着她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因为我知道他不会轻易的被你勾去啊!”花似玉说道,她睡他一睡费了多少工夫?而她还那么聪明,若是别人,能这么轻易得手才怪,“我并非让他去勾引他,而是告诉你,不要把我当成你失败的借口!他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就算不是我,也肯定会有别的人出现!他的爱情,最最主要的难道不是他爱谁吗?”花似玉忍着地说道。

    “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艾琳的脸色有些难看,她自认为自己的汉语学的不错,然而,被这个小丫头绕来绕去还是轻易的被绕晕了。不想和她浪费时间,艾琳直接了当的说道:“你根本配不上他!”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需要什么样的女人?”花似玉在床上坐了起来,常常的头发有些凌乱的散落在胸前,有些宽大的睡衣因为睡觉不老实,直接从圆领的变成了单肩的,大眼迷蒙,竟然也是说不出的性感。

    艾琳的呼吸一窒,被她这不经意间露出的风情击中,然而,还是不愿意那么干脆的认输。看着她冷然的开口,“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是活在温室里的玫瑰花,从来不需要经历风雨,可你知道他吗?你知道他经过过什么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又凭什么说爱他?”

   &nb 你现在所看的《钻石闪婚之总裁溺宠小娇妻》 064 两只螃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钻石闪婚之总裁溺宠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