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定制:盛宠小萌妻

榴莲妹妹 作品

    “天啊,这几天可算是累死我了,总算是回到家了,还是家里好啊。”慕家老宅之中,慕欣染很是疲累的靠在沙发上抱怨着,身旁坐着依旧一副端庄的何丽穗,虽然脸庞上也有些疲累,可奈何身旁有人她实在无法不注重自己的形象。

    两人跟随着学校的社团出去玩儿了好几天才回来,倘若不是接到消息说表哥慕少泽会跟顾筱筱结婚,她们还打算多玩儿几天呢。

    慕欣染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侧头看着玩儿的慕陵南,这是慕家的二少爷,这次两人出去玩儿的时候正好碰见了他,就是从他的嘴里听说慕少泽跟顾筱筱即将结婚,三人这才急急忙忙的赶回来。

    笑呵呵的看着慕陵南道:“二叔,你这是在做什么啊?从下飞机开始就一个劲儿的在玩儿,是什么有趣的游戏吗?”

    慕陵南,慕老爷子的二儿子,慕厉霆的亲二哥。出了名的好色又好赌,凭借着慕家二公子的名声不知道糟蹋了多少人了。

    慕陵南闻言头也不抬的回答道:“不是游戏,你二叔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你跟何小姐赶紧回房间休息去吧,等一会儿去医院看老爷子。”

    慕欣染听见慕陵南的提醒后这才反应了过来,急急的从沙发上起身道:“对哦,老爷子还在医院的呢,走走走,丽穗我们赶紧休息一下去医院看望老爷子。”

    虽然慕欣染从下就任性不听话,学习成绩也不好,但是慕老爷子从小对她的疼爱却是真真的,她可以对慕家任何人都不孝敬,但是对于慕老爷子慕欣染还是有着属于她自己的孝敬的。

    何丽穗总算是听见慕欣染要回房间的话语了,大方得体的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好。”

    慕陵南见两人上楼去休息了,这才缓缓的抬起脑袋看着何丽穗的背影,眉头紧蹙着眸中全都是疑惑的神色。

    他在外面这么多年的时间,所经历过的事情也不在少数了,可是为何他总是对何丽穗有一种看不透的情绪呢?虽然何丽穗在每一件事情上都做得很好,谦谦有礼,大方得体,可就是这个样子他就感觉越是有问题。

    慕欣染的房间之中,何丽穗体贴的看着慕欣染道:“欣染,在飞机上我休息了一会儿的,你赶紧休息吧,你总是喜欢打开被子,我在这里守着你,免得你感冒了。”

    对于何丽穗的体贴和照顾,慕欣染已经习惯了,一边自顾自的躺在床上,一边高兴的开口道:“丽穗,这下你总算是可以放心了吧,根本就不需要我们对付顾筱筱了,她马上就要跟少泽结婚了,小叔总算是你的了。”

    何丽穗闻言很是害羞的看了一眼慕欣染,脸颊上瞬间就渲染上了红晕道:“欣染,这样的话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算了,你可不要在别人面前说,那样会让厉霆讨厌我的。”

    她还没有任何的办法能够让慕厉霆眼中立刻有她的地位,经过了上一次的事情之后,她就很明白自己绝对不能够急功近切,不然一切都会完蛋的。

    要是按照慕欣染那白痴的办法去做,后果自然就会不堪设想了,付出了这么多的心血她才不要毁于一旦呢。

    慕欣染看着害羞的何丽穗轻笑着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好了,我会想尽所有的办法让你跟小叔在一起的。”

    何丽穗感激的看着慕欣染道:“真是谢谢你了,不过倘若真的不行,他心中要真的不能够有我,那还是算了吧,毕竟强扭的瓜也不会甜的。”

    慕欣染听见这话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坚定的看着何丽穗道:“不,我一定要你成为我的小舅妈,你对我这么好,要是我连这一点都帮不了你,我今后还怎么面对你啊,你放心吧,只要我多给你和小叔制造机会,凭借你的模样和性情,小叔一定会喜欢你的。”

    何丽穗黑色的眸中划过一丝精光,随后担忧的看着慕欣染道:“可是他心中还是只有顾筱筱,也许我跟他是有缘无分吧。”

    悲伤的情绪一下子就被何丽穗给突发了出来,看得慕欣染心中疼痛不已。前几天在外面玩儿她也就没有去跟慕欣染再提及她也慕厉霆的事情了,可现在回来了,她的计划也必须要继续开始了,这自然是离不开慕欣染的帮忙的。

    慕欣染急急的看着何丽穗道:“傻瓜,别说这些傻话了,我一定会用尽全力帮助你的,顾筱筱如今要跟少泽结婚了,就算是小叔心中放不下她,可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啊,只要你用真心对待小叔,我相信他是会明白你的心的。”

    何丽穗很是无奈的在暗中翻了一个白眼儿,慕欣染可真不是一般的白痴,看来有些事情要是要靠自己才行,想要让慕欣染帮自己太多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何丽穗悠悠的看着慕欣染点了点头道:“恩,我明白了,你赶紧的休息吧,一会儿我们叫上你二叔去医院看老爷子。”

    她要是知道慕老爷子会进医院,当天不管慕欣染这白痴怎么对她软磨硬泡,她也都是不会跟她一起出去玩儿的。

    要是她当初抓住了照顾慕老爷子在医院的一切事情,那么如今她必定是会离慕厉霆又进一步的,可惜就这样白白的错过了机会。

    想到这里何丽穗心中就很是怨恨,都怪慕欣染非要跟着学校的社团出去玩儿,不然她怎么可能会在原地踏步呢?

    奈何心中所有的情绪都只能够是掩藏在心里,她没办法对慕欣染那白痴发泄出来,谁让她对自己还有用呢。

    慕欣染听见何丽穗的话语后,感觉疲累又一次的袭击了自己,快速的朝着她点了点头,无声的躺在了床上休息。

    何丽穗见慕欣染已经开始休息了,她也静静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说是照顾慕欣染休息,其实她是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好好的想一想接下来她应该怎样对慕厉霆出手。

    双眸微微的眯着,眸中的狠色十分的明显,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全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哼,顾筱筱算你识趣,你要是再敢纠缠慕厉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不过即便你是嫁给了慕少泽,我也会让你尝试一下我曾经所受到的所有痛苦,你想要就这样清清白白的嫁给慕少泽,永远都不可能,我不会就这样放手的,永远不会。

    只要何丽穗想到她清白的身子被那个绑匪给糟蹋了,并且还是因为顾筱筱的原因,她心中的仇恨就没有办法控制住。

    每当深夜的时候何丽穗总是会做梦,每一次的梦都是在那间破屋之中,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呼救,可最终还是被那绑匪糟蹋,醒来后恐惧和慌乱紧紧的包围着她,心中的仇恨就越发的浓郁。

    凭什么顾筱筱就能够得到慕厉霆的庇护,而自己就要承受这样的后果呢?要不是慕厉霆因为顾筱筱对那些绑匪做出了过激的事情,她也不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顾筱筱。

    顾筱筱,你等着吧,等你跟慕少泽结婚之后,我必定也会让你尝试一下这生不如死的滋味,到时候我看还有谁会来在意你。

    何丽穗明白,就算是自己现在就想顾筱筱死,也绝对不能够在这个时候对她动手,一旦她出手了,那她跟慕少泽的婚事必定是会推迟的,甚至是取消,到时候以慕厉霆对顾筱筱的疼爱,必定是会更加的疼惜她。

    何丽穗在此深谋远虑着,可是她永远都没有想到,慕少泽跟顾筱筱的婚事早就已经是取消了,当慕项清正式宣布取消婚约的时候,他们三人正好是在飞机上,自然是不知道这个消息的。

    真不知道何丽穗一会儿去到医院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将会是怎样的表情,看着此刻她那深仇的模样,还真是让人有些颤抖。

    其实一个女人并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为爱疯狂的女人,这种女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甚至是为了自己爱,可以牺牲掉身边所有的人。

    然而最让人担忧的就是慕欣染,那白痴的大小姐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被人给利用了,如今都还心甘情愿的帮着何丽穗,真不知道应该说她太过于天真白痴了呢,还是应该说何丽穗的手段太过于高明了。

    何丽穗仇恨的目光轻轻的移动到了熟睡之中的慕欣染身上,嘴角诡异的勾勒着一抹笑容,双眸微微的一眯。

    慕欣染啊慕欣染,看来是时候让你出手帮我去试探一下慕厉霆内心之中最为真实的想法了。

    顾筱筱跟慕少泽的事情已经是确定了下来,她就必须要在慕厉霆内心空虚的时候陪伴在他的身边,只有这样他才会记住自己的好,可要让她自降身份的去陪着慕厉霆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只要是让慕欣染那没脑子的人出手才对了。

    想到晚上能够按照自己的计划陪伴在慕厉霆的身边,何丽穗心中总算是开心了一点,甚至此刻想着晚上能够跟慕厉霆在一起,她都是兴奋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