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定制:盛宠小萌妻

榴莲妹妹 作品

    知道何丽穗真的很爱慕厉霆,经过今天的事情,慕欣染更希望何丽穗能成为自己的小舅妈,“何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

    像是看到了一丝希望,何丽穗眼前一亮,“真的吗,欣染,你真的会帮我吗?”

    慕欣染坚定点头,“反正我也不喜欢顾筱筱,我当然站在你这边。”

    有了她的帮忙,何丽穗的胜算就更大了些,“欣染,谢谢你!”

    “何姐姐,怎么这么说啊,今天要不是你,我可就惨了。”

    何丽穗为自己的决定暗自庆幸,慕厉霆,我这辈子要定你了。

    车上,顾筱筱沉默不语,周围一片寂静,慕厉霆专心开着车,顾筱筱时不时便瞧慕厉霆一眼,随即又转移视线,反反复复。

    “看就正大光明,偷偷摸摸干嘛?”慕厉霆说道。

    顾筱筱被说得脸青一阵红一阵,开始狡辩:“谁说我在看你了。”

    犀利的眼神看向双颊通红的顾筱筱,慕厉霆淡淡道:“自欺欺人!”

    还在为今天事情生气的顾筱筱,这时更是来了脾气,“停车,我要下车!”

    没将顾筱筱说的话放在心上,继续开着车,不在意说了一句,“别闹了!”

    他这毫不放在心上的态度更激起了顾筱筱的怒火,在车上乱动,口中嚷嚷着,“我没闹,我要下车,我要下车!”

    ‘嚓’突然来了个急刹车,顾筱筱一不留神便撞在了车台上,捂着发疼的额头,顾筱筱胸中怒火更盛,直接开车,往不知名的方向走去,脚步越来越快。

    慕厉霆见状,解下安全带下了车,冷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愤怒,冲着顾筱筱的背影大喊,“站住!”

    听到他的喊声,顾筱筱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慕厉霆,他们之间的距离什么时候这么远了,为什么这个时候了,他没有过来拉住自己,而是站在原地?

    鼻尖一酸,顾筱筱往后退了一步,回过身继续向前跑去。

    “走了,就别再回来!”然而,这一句,她却像是没听见一般,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shit,慕厉霆低骂一声,迈开步伐,向顾筱筱追去。

    顾筱筱跑到暗处,默默蹲下,独自哭泣,“慕厉霆,你这个黑心老妖,都不管我……”

    想起今天的一切,她就觉得好委屈,虽然何丽穗什么也没做,但慕厉霆却抱了她,那个画面,是顾筱筱不想回忆的一幕。

    “谁给你的胆子?”慕厉霆不知何时已站在了她面前,居高临下。

    顾筱筱站起来,把头瞥向一边,“我的事,不用你管。”

    说完,她就要走,谁料慕厉霆拉住她,“胡闹!”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她沿路走回。

    顾筱筱在后面使劲扯,想要挣脱出他的魔爪,但她越是挣扎,慕厉霆手握着的力量就越大,“慕厉霆,你放开!”

    把她的话全当耳边风,无论顾筱筱怎么挣扎,慕厉霆就是不放手,一时心急,顾筱筱俯身,竟当场咬了慕厉霆一口。

    他们从来没有这样吵过,不只是慕厉霆愣住了,就连顾筱筱都怔在原地,看着他手上那道清晰的红色牙印,顾筱筱很是心疼,“我,我不是故意的……”

    以为慕厉霆一定会大发雷霆,顾筱筱的眼泪唰唰地往下掉,手温柔摸着刚刚自己咬的地方,泪水一滴一滴落在他手上,“对不起,对不起!”

    此时的顾筱筱,让人无法不去想保护她,慕厉霆靠近她,按住她的手,轻轻一扯,将她拥入怀中,轻声安抚,“乖,别哭!”

    听见他的低声安慰,顾筱筱更忍不住眼泪,越发放肆,慕厉霆的衣服瞬间湿了一片,“你肯定很痛,很痛!”

    “你咬的轻,不疼。”

    明明手上的红印那么深,他却还这么说,顾筱筱把头埋进他的胸膛,一切的委屈都已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心疼。

    不知过了多久,顾筱筱这才离开了慕厉霆的怀抱,看着他的手,满是愧疚,“小叔,对不起。”

    慕厉霆摇摇头:“不要跟我说对不起!”

    顾筱筱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看着那道红印。

    “回家吧!”

    “嗯。”

    两人一前一后向车的方向走去,突然,顾筱筱叫了一声,慕厉霆连忙回头,“怎么?”

    顾筱筱摸着自己的脚,“脚崴了!”

    “笨蛋。”

    嘴上斥责着,但行动上却是在她面前蹲下,暖心指数十足,“上来!”

    这么大人了,还被人背,会不会太好笑了,顾筱筱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可以走!”

    慕厉霆的浓密眉毛叛逆扬起,表示不悦,“我让你上来!”

    好吧,知道慕厉霆的脾气,顾筱筱只好照做,乖乖爬上了他的后背,不得不承认,他的背很温暖,很结实,让人很有安全感,靠在他背上,顾筱筱很安心。

    “下次别再这样!”慕厉霆道,他不希望顾筱筱再做出类似今天这样的事情,因为他会着急。

    顾筱筱轻声回应,“嗯。”

    “你知道,我最讨厌,”

    “不听话的人!”顾筱筱接了下一句。

    慕厉霆满意点头,“知道就好!”

    她当然知道了,这么多年,对他若没一点了解,那还得了。

    走了许久,感受到来自顾筱筱均匀的呼吸声,慕厉霆确定她已经睡着了,这个丫头,竟然在自己背上睡得这么舒服,真不忍心唤醒她。

    顾筱筱只觉得这条路,好漫长,好漫长,感觉慕厉霆一直都没停下脚步。

    筱筱,如果可以,我宁愿一辈子都这样背着你,一直走下去,直到我们都老去。

    慕厉霆从来没对顾筱筱说过任何情话,但他的心里,却只有顾筱筱一个,只要她想要的,他一定无条件做到,他在等她长大。

    顾筱筱好像在做梦,“真好玩!”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梦,让她笑得如此开心,慕厉霆不知道,她的梦里,是小时候他第一次带她到游乐园玩耍的场景,那一次,她笑得很甜很甜……

    当顾筱筱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房间的床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又是怎么到房间里的,想想应该是慕厉霆。

    洗漱穿戴好,顾筱筱便下了楼,与以往同样的场景,慕厉霆正在吃早餐,“早安!”走到餐桌坐下,跟慕厉霆道了声早。

    慕厉霆只淡淡回应了一声,又继续看自己的报纸,之后便是一阵长长的沉默,吃完早餐之后,慕厉霆才开口道,“我去公司了,你上课别迟到!”

    “知道了!”

    得到顾筱筱的回应,慕厉霆才放心离开,怎么感觉他走路的姿势有点怪,出于疑惑,顾筱筱询问秋姨,“秋姨,你有没有发现,今天小叔走路怪怪的。”

    秋姨理所应当回答,“正常啊!”

    怎么会是正常,顾筱筱追问,“什么意思啊?”

    秋姨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小姐,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昨天少爷是一路背着你回来的。”

    “什么,他一路背着我回来?”不可思议的神情在顾筱筱脸上出现,昨天那鬼地方,离家可是有好几公里啊,“他不是有开车吗?”

    秋姨叹了口气,“昨晚我也是这么问少爷的,少爷说,你睡得熟,怕惊醒你,所以就一路走回来了!”

    怪不得,怪不得她昨晚感觉一直在走,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没想到事实竟是如此,顾筱筱不知该如何做,“小叔他对我真好。”

    秋姨点头附和,“自从少爷把小姐领回来之后,就一直对小姐很好啊。”

    是啊,这么多年了,幸亏有他,顾筱筱是满心的感动。

    办公室,慕厉霆正在处理文件,助手进来禀告追踪状态,“少爷,那两名绑匪,我们已经调查到他们住所,少爷想如何处置?”

    找到了?

    慕厉霆眸子一冷,“挑断他们手筋!”慕厉霆做事,雷厉风行,残忍无情,对待恶人,更是如此,伤害到他身边的人,一律如此。

    “是!”

    森哥和他的小弟尚且不知自身处境,还在商量,拿到的钱该怎么分摊,浑然不觉自己已入困境。

    几名黑衣人把他们团团包围,就连在道上混的森哥都有点毛骨悚然,“你们想干嘛?”

    “奉慕少命令,惩治你们!”

    一听是慕厉霆派来的人,两人更加害怕,深陷泥潭,也迸发出无穷力量,一度逃开黑衣人的视线,但慕厉霆身边的人岂是弱者,只用了一点时间,就追上了他们。

    那名小弟凭借自己钻缝能力,逃过一劫,但森哥可就不同了,他体格健壮,行动上自然没那么快,黑衣人围绕着他,他怕了,“你们,你们别乱来,我也是受人之托!”

    但他们又怎么可能听信森哥的话,直接一顿狂揍,按照慕厉霆所言,挑断他右手手筋,只听得一阵惨叫,森哥倒在了地上。

    黑衣人散开离去,留下森哥一个人在地上摸着自己的右手,不停打滚,锥心之痛,刻骨铭心。

    另一边的医院里,慕欣染一直在照顾受伤了的何丽穗,她的后背还是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