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夫人,您这边请。”

    嬷嬷还未出门就听到了声音,微微皱眉,抬头,竟是二房夫人韩氏。

    要说这个韩氏,也算是个成功女人了,虽然嫁给二老爷身份比不得过相爷,可是在家说话那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哪里像张氏这般?除了娘家身份,那是没有一样比得过夏荷那个姨娘的。

    丈夫不疼,女儿也一一出嫁,原以为能够仰仗的仰仗不了,可以仰仗的她偏偏不要,如今靠着苏纤柔,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了。

    韩氏生得小鼻子小眼睛,倒也算好看,虽说年纪已经三十六七,可是保养得当,倒也有些富态。

    “原来是嬷嬷呀!嫂子可在?”一脸笑容,倒也算会说话,知道问候她这个下人一声,免得留了不好的印象。

    “二夫人!”嬷嬷面色平静,微微行礼,“夫人在的,不过听说那边老夫人要过来,您……”

    “我也没什么事,就是听凤儿说这两天大嫂总是咳嗽,所以过来瞧瞧,你自个去忙吧!”

    “可是……”张氏的娘要过来,毕竟是张家的老夫人,遇上二房算个什么事?

    “我进去瞧瞧就好,再说也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看老夫人了。”

    说着,也不管嬷嬷什么脸色,自己走了进去。

    “大嫂,你身子骨还好吧!”

    这几天对苏云卿的传言那是满天飞,她就不信张氏不知道,如今这副模样,怕多半也是装出来的,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就算没有心疼,那愤怒总该有吧?

    “我这一大早就觉得全身不舒服,还以为怎么回事呢!原来是你来了呀!来人,上茶,好好伺候着二夫人。”

    总会是妯娌,也不能做得太过分,再说张氏一直看不上韩式的出身,说两句也就当没事了,茶水点心一样不少的上,免得她到处说自己小气丢人。

    “我这不是听说大嫂你不舒服就急忙着过来了吗?”

    韩氏假装听不懂张氏的话,一脸的笑容。

    嬷嬷无奈,退下上茶。

    张氏身份是高,可是奈何绝后,生不出儿子,可是韩氏不同呀!在家里说话管用,儿子女儿丈夫,都听她的。

    如今的她不过就是缺一个身份罢了!丈夫没有本事她就想破脑袋往上挤,为的就是给自己的孩子争一个未来,虽说方法可耻了一些,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都是为了孩子好不是?

    相比张氏,有身份有地位却没有嫡子,三个女儿一个仰仗不上,这以后死了怕是边上一个人都没有,有什么意思?

    女人这辈子呀!什么都是虚的,重要的是得到男人的喜欢,在家里说法有数,这才是最重要的,否则自己从前身份多么贵重,到了婆家,还不是样样看男人脸色行事?

    好巧不巧,这才刚出门准备送茶,张家老夫人就过来了,急急忙忙让人去通报,又让厨房准备一些吃食和上好的茶点。

    看到自己的母亲和看到韩氏大不相同,张氏满脸的欣喜,将老夫人迎了进去,两母子寒暄,眼里压根没有韩氏,韩氏也只能叹气,今儿是来错日子了,原本是来瞧瞧张氏过得有多惨的,谁知人家脸上半点愤怒都没有,还有时间请亲娘喝茶,一脸高兴的样子,跟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脸上挂着不高兴,说了两句客气话依旧没人理后,默默退下了,屋里就留下张氏母女二人。

    “想必苏翔要将苏睁过继给我的事情,母亲已经知道了。”

    张氏面上挂着冷笑,最近事情一件又一件的出来,没有哪件对她的有利的,她又怎么开心得起来,方才做的那些,不过就是故意气走韩氏罢了!

    “我今儿来,不是为了那事,而是为了苏云卿,我最近都不敢轻易出门,就怕人向我打听她的事情,你说原本嫁到靖王府也算是好事,咱们张家凭着这事脸上也有点光,可是最近这几天天天传她已经不洁,我出门都怕听到这事,实在丢人啊!”

    “若是只是问问也就算了,我解释解释,说这事分明就是胡说八道纯属有心之人瞎编乱造就是了,偏偏无论我怎么解释人家都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我实在没法了,只能过来瞧瞧。”

    张老夫人本来就是个爱面子的,如今出门处处有人指指点点,她心中自然不舒服。

    “我如今啊!算是彻底不敢出门了,就怕说错哪句话,让张苏两家面上无光。”

    “这个祸害!”

    本来就是在为这事发脾气的张氏听到自己母亲这般说,自然是整个人又升起了一腔愤怒,睁大眼睛,忍不住咒骂一声。

    看自己女儿这个态度,张老夫人也算是确认了,自己女儿正在为这事恼着。

    “说句不该说的话,云卿也是我的外孙女,我自然也是一心为她的,可是这事我就怕她做错了,到时候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又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让母亲为难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啊!咱们是亲母女,我自然也是处处想着为你好不是?”

    “都是这个祸害让母亲不高兴了。”

    张氏原以为这事不过就是连累苏家其他女儿,谁知道连自己的母亲都收到了连累,心中更是愤怒,恨不得立马把苏云卿叫过来问个清清楚楚。

    “我这不是怕你为这事难受吗?今儿过来看看你,劝解着你。”张老夫人面色温和,语气温柔的说着,“今儿最主要的是,我带了一样东西,虽说可能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是图个心安也好啊!”

    “什么东西?”听着自己母亲的话,张氏内心一热,果然还是自己母亲最心疼自己啊!

    听张氏问了,老夫人从自己衣袖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递到张氏面前,“这个是我高价从一个异国商人那买来的,说是能够让守宫砂再现。”

    “还有这东西?”张氏睁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

    “不瞒你说,我开始也有些不敢相信,所以买回来以后就找个人试了一下,还真出现了,你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