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您想,按照一般小姐家的脾气,到那种地方应该会担惊受怕,会被欺负,会嚷嚷着自己的身份吧?可是她没有,瞧瞧她,回来时一身男装,心不甘情不愿,那样子压根就是不想回来过小姐生活。”

    “对呀!张氏让他去,可是没有要求她不许说自己的身份啊!她为什么不说?”夏荷神色不定,越想越觉得可疑。

    “看来还真不是我多想,而是苏云卿真的变了,娘,她出嫁这段时间,我们千万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要惹出什么差错来才好,反正她即将嫁人了,和我们又没有什么大仇,想必也不会对我们怎么样。”

    她如今的身份水涨船高,虽说和苏樱有差别,可是从另一方面看来,她身份可不比苏樱低多少,若是得罪了她,她到时候反过来对付,那还真不知道如何接招。

    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去招惹她为好。

    “我知道了,我看过继这事还得提前一些才行,你只是庶子,若是人家要对付你,你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直头疼自己儿子的身份,如今不得不把自己的儿子过继给张氏那个贱人,让她唤那人一声母亲,虽说痛心,可是不得已啊!

    “人家要对付你,哪里管你是嫡子还是庶子?”苏睁叹了口气,为了做这个嫡子,他已经想破了脑袋奋斗了十多年,只是张氏不下来,母亲上不去,只有过继这一条路了,偏偏,张氏和夏荷从头开始就是仇人,怎么可能轻易接受他?

    “那可怎么办?要不,我去和你爹说说?”

    夏荷看着自己儿子,心一急,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了。

    当初以为能够回来就是好事,如今回来才知道这其中处处暗藏杀机和无奈,实在让人寝食难安。

    “不行,若是告诉父亲,你让他怎么想?”

    “是,为娘糊涂了,不然就去告诉老爷子……”

    “也不行,祖父现在一心袒护苏云卿,不管是因为什么,他的心始终不在我这边,你若是找他说这事,他会觉得咱们不知好歹。”

    “那怎么办?”

    “您就不要插手了,我自有分寸。”

    …………

    暄王府

    在凌风华接下那份礼物以后他是彻底看清楚了,有些失望,可却没有多大的意外。

    整个天越城,能够接下这个麻烦的只有他,只有靖王府才能有资格和他抢苏云卿……

    “孟飞,东吴进贡的日子,是不是每年都是这个时候?”

    孟飞一听凌宴城在和他说话,立即从房梁上跳了下来,随后回答,“是的。”

    “那天接见的人很多,必定很热闹吧?”

    “已经开始在准备了。”

    “这次是谁过来?”

    “三皇子,八皇子还有九公主。”

    凌宴城嘴角上扬,手指轻扣着桌面,随后又问,“安置苏云的人找到了吗?”

    “找到了,就怕她……”

    “由不得她。”

    为了给苏云卿腾位置,他是想尽了办法,这次,他必须要赶在凌风华面前把苏云卿接进门……

    靖王府

    今日,靖王妃终于从娘家赶回来,听说自己的儿子突然要成亲,定亲是老太妃亲自去的,不免有些失落,在风华心里,她始终不够亲近,就连定亲这种大事也都无所谓她在不在,实在让她心里不爽了一路。

    然,回到府里时,却只能笑脸相迎……

    老太妃将一张画像递到靖王妃手中,“你怎么看?”

    “倒是有些出乎预料。”传闻中的苏云卿可没有画像那般漂亮,所以她听到凌风华要娶她时,不免觉得有些不妥,毕竟苏云卿实在配不上他儿子。

    “确实如此,同苏家几个小姐比起来,苏云卿尤为出彩,虽说都很漂亮,可是其他几个实在不安分。”

    当日一进门她就看出来了,那穿衣打扮,什么目的一目了然。

    “苏翔是个宠妾灭妻的,张氏又是个冷情的,这事他们家老太爷怕是想护他都有心无力,苏云卿在苏家,肯定是受冷待的。”

    “岂止是冷待,简直就是苛待,那日交换私礼的礼品都没有准备。”老太妃喜欢苏云卿,看到她那个样子不免有些心疼。

    被自己的父母所忽略,那种感觉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当年她若不是嫁进宫,怕是处境也和苏云卿差不多。

    “此事,还要看看风华的意思,您也知道,那孩子他素来寡淡,对谁都不上心……”

    “我看风华对苏云卿也不讨厌,他自己说愿意娶苏云卿,只要苏云卿肯死心塌地随他过日子,护她几分,我还是愿意的。”

    “如此,我替风华谢谢母妃了。”

    说到这事,护苏云卿本来就是她这个做母亲的事情,如今老太妃却偏偏说出这种话,那自己的儿子成亲,莫非还和自己没有关系了不成?

    这种不受重视的感觉,实在让她不高兴。

    “对了,当日暄王送了什么礼品给风华,你可问了?”这事老太妃一直惦记着。

    “方才我去问了,说是两块上好的玉佩。”

    “如此就好,看来苏云是得宠了,十三王爷这是爱屋及乌。”

    老太妃叹了一口气,一直觉得那日的事情奇怪,如今看到送的东西不奇怪,也就放心了。

    “说来也是,只是想到苏云,我便担心云卿是不是随了她了,想到之前她同二皇子之间有了那纸婚书我就怕她始终放不下,若是如此,她嫁到咱们靖王府,岂不是委屈了风华?”

    “哎,现在说这些做什么,以后好不就好了,你这个做母亲的担待些,苏云卿好不好你以后就知道了,千万不要这么早下结论。”

    自己的儿媳妇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自然知道,对苏云卿早有偏见,而苏云卿那孩子脾气又有些不好,若是到时候二人只见不合闹出什么幺蛾子,她还真担心那孩子心一狠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这做娘的,就是害怕自己的儿子受委屈,苏云卿真是个好的,我也不会鸡蛋里挑骨头,毕竟当初可是他们苏家对不住咱们靖王府的。”

    “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我看云卿不像是那样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