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你将我医好了,就不怕我对你做什么?”突然,凌风华好奇的问。

    苏云卿一愣,白了他一眼,“你不会自己解决?”

    “怎么解决。”

    “用他们~”说着,晃了晃自己的手,五指姑娘,男人的第一次不是给了自己老婆,而是给了一个叫五指姑娘的,凌风华又不是笨蛋,不可能不知道。

    “身为一个女人,你怎么会明白这些?”瞧瞧,还是懂的嘛!

    “我是个医者,对人身体结构了如指掌,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也不是什么坏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总比兽.性大发对良家妇女来得好吧?”

    细细听着苏云卿的话,觉得她不知羞耻的同时却也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有道理。

    宛若青.楼那种地方,虽说他讨厌,可是我不能不说,的确有他自己的用处。

    “有些道理。”

    “那是!瞧瞧我这神医屈身嫁给你真是委屈了,你以后可要善待我,有什么好吃的一点要告诉我,若是有一天我发现你独占美食,那你肯定不是残了,而是废了。”

    “就为了点吃的?”凌风华一脸淡漠,显然没有被苏云卿夸张的表情吓到。

    “在吃货的世界里,吃的永远是最重要的。”

    “那如果我把你关起来,每天给你送好吃的,你是该谢谢我还是该讨厌我。”

    “古有刘彻金屋藏娇,今有世子美食屋里藏美人?”

    听出了苏云卿略带嘲讽语气,凌风华皱眉,随后陷入沉默,二人都不再说话。

    …………

    苏家

    婚期已经定下,苏谦为了让苏云卿之后少出丑,硬是花了大价钱请了从宫里出来的嬷嬷教她规矩,这消息一传出,整个苏家人都不淡定了。

    当初长小姐就算是嫁到暄王府太爷也只是请了一个普通的教习嬷嬷,大小姐是直接嫁过去就不用说了,规矩都会过去了以后慢慢学的,怎么都是嫁进宫,除了张氏忙里忙外的为她打点以外老太爷什么时候花过半分心思?

    如今倒好,三小姐要嫁人,张氏不理不睬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花,老太爷却是尽心尽力,连请的嬷嬷都是宫里出来的人,由此可见,老太爷对苏云卿到底是有多偏爱。

    “你是说,祖父花了大价钱给苏云卿请了教习嬷嬷?”

    苏睁皱眉,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夏荷问。

    一直以来老太爷对他们这些孙子孙女态度都较为冷淡,这次回来他还以为喜欢自己勤快努力些,就凭自己是个男子,老太爷也会对他稍加看重。

    如今倒好,他是朝九晚五不分天晴下雨的都去请安,苏云卿回来以后天天睡大觉,连手帕都懒得绣一块祖父却对她处处偏爱,到底是为什么,实在让他看不懂。

    “有什么不对吗?苏云卿毕竟是嫁到靖王府又不是普通人家,张氏又不待见苏云卿,老太爷操心也是正常。”

    夏荷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或许只是老太爷他可怜苏云卿罢了。

    在苏家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如今终于嫁了,为了让她对苏家人不要抱有埋怨之心,将来能够多多帮衬着,现在对她好一些也是应该的。

    “怎么,你觉得不正常吗?”

    夏荷看着自己儿子的脸色越来越沉重,微微皱眉轻问。

    “从前倒是不觉得,只是现在突然一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了,娘……依你以前对苏云卿的了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苏睁这么一问,夏荷突然觉得有些紧张了。

    “我以前是清楚,可是我现在越来越不清楚了。”

    “你想,自从这次咱们回来以后,苏云卿是不是变了一个模样?”

    苏睁将自己认识的苏云卿和现在的结合起来放在一起,怎么都觉得是两个人。

    从前一直没花什么时间去注意她,可是现在总感觉她时时刻刻危及着他们,所以不得不正视这个妹妹了。

    “听你这么说……”夏荷皱眉,将所有的事情都想了一遍,的确觉得这中间有问题。

    “容貌变了不说,的确可以认得出来是她,只是她做的那些事情实在是太不像她了,您想,如果张氏突然把你扔到梨花村那种地方和花农住个十天半个月,你适应吗?”

    一个大小姐,虽然没有苏樱和苏纤柔那般舒坦,可是小姐该有的待遇她却还是有的,锦衣华服不说,但是相比平民家孩子来说也不知道好了多少倍,突然被送到那种地步,她不声不响的就去了,还真就适应了那种生活迟迟不回来,这其中就不奇怪吗?

    面上不争不抢,可是莫名其妙的就嫁进了靖王府,就连暄王也都亲自过来送了礼物,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苏云卿一定不是当初那个懦弱胆小不值得人多关注一眼的笨蛋了。

    “的确,一个过惯了锦衣玉食生活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适应平民的生活,而且当时老太爷还说若不是他亲自过去,苏云卿还不愿意回来。”

    谁会放着大小姐的日子不过跑去当野丫头?还是苏云卿太有心机,这一切都是她装。

    装了十多年,终于得到了老太爷的可怜吗?

    “你还记得苏樱出嫁之前吗?就是苏云卿被退婚以后,按照她之前那懦弱的性子怕是早就偷偷自尽了,哪怕厚着脸皮活下来也决定没脸出来见人,可是你瞧瞧后来的苏云卿,当着祖父和我爹的面打了苏樱和苏纤柔一顿,当天祖父就在她房里待了好久,所有人都以为祖父是把她臭骂一顿,然而并没有,听当时伺候苏云卿的嬷嬷说,祖父是笑着走出来了……”

    “你的意思是这背后就是老太爷授意的?”

    夏荷想想都觉得可怕,如果这背后都是老太爷在指点苏云卿,那岂不是说明在他心里,苏云卿比苏睁这个孙子还要重要不成?

    原本就是庶出,若是还不被老太爷看重,那他们娘俩以后的日子可要怎么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