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靖王府

    夜晚,远处的墙上出现一个黑影,四周的暗卫早已发现却依旧站立原地不动,只等那黑影靠近。

    靖王府的暗卫在天越城那是数一数二,追影看着那模模糊糊的影子有些觉得头疼,如今真是不一样了,就连一个手脚如此笨拙的人都敢靠近他们靖王府了,到底是太大胆还是不怕死?

    从墙壁上跳下,稳稳的落在地面上,苏云卿偷偷摸摸看了一眼四周,忍不住夸赞自己,真是手脚麻利了!瞧瞧凌风华那一天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还以为他们家固若金汤呢!如今看来,压根就是哄骗小孩子的,如今她想来还不是照样进来了?哼!

    正当苏云卿得意忘形一路忍不住夸赞自己身手敏捷时,对面一屋顶的暗卫却是忍不住挠头,下面那人到底是要做什么?

    看那身手,也不适合行刺啊!要不……再观察观察?

    “影统领,你看下面那个,不会是小偷吧……”

    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偷东西偷到靖王府来了。

    “如果是小偷,那应该找库房才对,在这晃悠有什么意思?”

    “靠近世子房间了。”

    “拦下来。”

    追影的话还未完全脱出口,只见一抹绿影飞身而下,长剑一出,必定见血。

    苏云卿微微感觉到一个杀气,微微皱眉,侧目,只见一人从天而降,长剑对准她刺了过来。

    一个侧身,竟躲了过去,这举动实在让其他暗卫惊讶。

    从她方才翻墙的模样来看,她是不会武功的,虽说手脚敏捷了一些,可是若是一个会武动之人,进来必然会用轻功,又怎么选择翻墙这么老土的方式?

    然而这一招竟生生躲过了追星的剑,实在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苏云卿是军医,腿脚功夫自然也学了一些,反应灵敏,躲过追星这招也实在是运气好。

    见这鬼鬼祟祟的身影竟然轻松躲过自己的剑,身为靖王府侍卫的追星怎么甘心?举起手中的剑狠狠的刺了过去,苏云卿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唤了一声,“误会!”

    听着声音觉得有些熟悉,追影皱眉,随后一惊举起手中的剑扔了出去,阻止了追星,飞身而下,借着月光看着眼前这张白皙的小脸,“苏三小姐……”

    “嘿嘿……”苏云卿看到追影,仿佛看到救命稻草,干笑了两声这才意识到,根本就不是自己身手敏捷,而是人家看自己太弱,都不好意思出手,实在是……丢人啊!

    “你怎么来了?”

    “我……夜晚夜不能寐,想你们世子了,呵呵……”

    想个大头鬼,白天才见过啊!

    “世子已经睡下了。”追影对于她的解释觉得有些无奈,半夜三更翻墙而入,只是因为,想世子了?

    “让她进来。”屋里传来男子低沉的声音,苏云卿浑身一惊,随后屁颠屁颠的走进房间。

    “呵呵,世子,这么早就睡下了呀!”

    说着,体贴温柔的从床头拿过一件白袍,轻轻披在了凌风华身上,遮住那若隐若现的胸肌。

    对于苏云卿一系列的体贴温柔凌风华并不领情,伸手揉了揉眉头,问:“来做什么?”

    刚从梦中醒来,声音低哑,磁性,性感,透着一股诱.惑。

    这声音,这面孔,这身材,能看不能吃,如此一想苏云卿只觉得自己真亏大发了。

    擦了擦自己嘴边的口水,笑嘻嘻的跑到凌风华对面坐下,一脸讨好道:“世子送了我一份大礼,我回的私礼实在见不得人,按照礼尚往的规矩,我这不是来还礼了吗?”

    “你的未婚夫睡了本世子的未婚妻,按照礼尚往来的规矩,我是不是也应该睡了你?”

    嘴角上扬,带着一丝邪魅,原本披在肩上的衣裳顺势而下,整块胸肌露了出来,苏云卿膛目结舌,他.妈的,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此言差矣,我与那人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世子亦是,如今你我竟然是未婚夫妻,那便应该守规矩,再说了,世子你因为深中剧毒,那方面,怕是没有这么方便吧!”

    说着,忍不住往凌风华身体的某处看了一眼,虽说不知道这毒是谁下的,可是也真是够狠的,若不是这小子命大,怕是真的就废了。

    “所以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

    凌风华坐下,面色恢复正常,一脸寡淡的看着苏云卿。

    “呵呵,不过就是来借个人罢了!”

    “不借!”

    不问她用来做什么,也不问她为何是三更半夜回来,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直接拒绝。

    “我绝对不会用来惹麻烦,你就放心吧!”苏云卿一脸的哀求,看着凌风华的目光中星星点点,一副可怜模样,然而凌风华却一脸淡漠,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神情。

    “你就不想顺便看看的我的能力?”

    看人家压根不理自己,苏云卿便换一副神情,正儿八经道。

    “对于你的能力,我从不怀疑。”

    “这么肯定?”

    “能勾引暄王痴心不改,一针扎废尚书大人二舅子的人,其能力无法怀疑。”

    “你就不要调侃人家了啦!”苏云卿一脸笑嘻嘻,讨巧卖乖道。

    “不要得寸进尺。”

    “我若是能够治好你呢?”

    “这是我接下你这个大麻烦唯一的要求,治好我本来就是你应该做的。”

    “如果我现在就让你看到效果呢?”

    因为中毒,凌风华的身体本来就时好时不好,完全不举不可能,可是也没有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这便是靖王唯一的烦恼。

    身体成了这个模样,那么生育必定也就成了一个麻烦,若是真的能够治好,接下苏云卿这个大麻烦也算是值了。

    “世子就不想试试?”苏云卿嘴角上扬,看着凌风华问。

    “何处?”凌风华对于这个话题似乎也来了兴趣。

    “脱衣。”

    苏云卿话一出,凌风华便二话不说,伸手褪去衣衫,整个上半身便完全裸露在苏云卿眼前。

    忍不住吐了吐口水,真是美色啊!特别是在晚上这月光朦朦胧胧的时刻显得格外诱人。

    好想……扑上去咬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