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苏翔那青白交错变换不定的脸,张氏不由得一阵痛快,只是痛快以后不免就是一阵可悲,她张氏多么可悲,张家一门忠烈,可是自从嫁到苏家开始她就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如今做了这等事情,她不后悔,也没有机会后悔。

    早就想和苏翔撕破脸皮,只是奈何一直顾及两个女儿,如今大女儿已经出嫁,做了二皇子妃,她是没什么顾虑了,可是纤柔,纤柔依旧待字闺中,原想为她再忍些时日,只是即便她如此委屈求全,苏翔依旧要找她麻烦,让她如何再忍。

    想想自己,一辈子就生了三个女儿无一个儿子,根本就没有任何盼头,只等几个姑娘出嫁以后能够给她长长脸,谁知道一向疼爱的大女儿自从嫁出去那天就没有再回来看过她一眼,即便是做了皇子妃,也从来没有让自己跟着贴光。

    年纪已经大了,不可能再生育了,丈夫靠不住,女儿不管她,她还有什么好忍的。

    若不是为了自己的女儿,她还真就想就这么弄倒苏家,让别人看看苏家这肮脏的真实面孔,最后来个和离她也算是解脱了,奈何自己还有女儿,还有一个纤柔,她舍不得,那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啊!

    在张氏觉得自己是人忍辱负重活得多么不容易之时,苏翔开口说话了,没有想象中的退让,服软,更多的是刺她心窝子的话。

    “张氏我告诉你,我宠妾灭妻的确不对,也实在见不得人,只是你自己想想你做的那些龌龊事,别人不知道,我可是一清二楚,咱们都是一个墨堂子的人,谁也不白。”

    “我做的事情,最多也就是让人指点几下,时间长了,靠着苏家的关系,人们迟早会忘了这事,可是你做的那些事情呢?每一样拿出来都够你浸十次猪笼了。”

    看苏翔不仅没有任何害怕的模样,反而盛气凌人的看着她,张氏内心莫名不安,“你什么意思。”

    随后又不以为然,以为苏翔不过就是虚张声势,立马又冷笑一声,面露嘲讽,“怎么?苏左相还准备倒打一耙不成?”

    “张氏,你这辈子做的腌酸事太多了你自己可能都忘记了,但是别的不说,就你对苏云卿做的那些怕是到如今都没有忘记吧!她为何会变成今天这个模样,你实在功不可没啊!”

    听着苏翔的话,张氏只觉得自己眼前发黑,脑袋嗡嗡直响。

    看着张氏忽然发白的双脸,惊讶得凸出来的眼珠子,苏翔一阵得意,面上却充满嘲讽,“咱们都不是什么善良人,有些事情你不说我不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你又何必旧事重提自找不痛快?有些事情没有必要拿出来捅破,我不好你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今日这事你既然要闹到宫里去我一点也不反对,既然要去我就陪着你去,就怕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这样一个女人,不知道还怎么想呢!张家这一门忠烈的名头被你毁了也就算了,就怕连你那年迈的母亲也得跟着你睡大街吧?”

    “再说,你可要好好想想,如今的苏云卿还是从前那任你搓扁捏圆一声不吭的人吗?她可是高高在上的靖王世子妃,若是知道她小时候被你做了这么多龌龊事,还指不定怎么回头收拾你呢!”

    看着张氏那气得说不出话的模样,苏翔格外得意,就如今她这点小伎俩,竟然还敢威胁他,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哦,对了,你可千万别说你还有个做二皇子妃的女儿,就苏樱那个笨蛋,嫁过去以后一点地位没有,争宠是争不过那些个青楼女子了,如今的她自身难保,哪里还有心思管你这个无能的母亲?”

    一句话,让原本绝望的张氏犹如掉进冰窟,整个人忍不住发抖,苏翔啊苏翔,嫁给你十多年,竟是不知道你是这么个无耻之徒,那樱儿不止是我的女儿也是你的女儿啊!你怎么可以说得如此云淡风轻?

    难道真的就除了夏荷那个贱人生的孩子,其他的你都不认了不成?

    “你这畜生。”张氏手指苏翔,半天才骂出这么一句,谁知刚出声下巴就被紧紧扣住,“我告诉你,你最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否则依照苏云卿今天的地位,查出点以前你做的事情,莫说是你,就算苏樱也难逃其咎。”

    苏翔可没有半丝怜香惜玉,更是没有半点顾及他这个老婆,手上的力道一点没有放松,掐得张氏面色发青,呼吸困难。

    “你有本事你就掐死我。”张氏也是豁出去了,反正活着也已经没有什么盼头,这畜生今日若是掐死自己,他也无法向皇上解释,向苏家解释。

    “掐死你?我可没有时间给你守孝,我的儿子,还等着过继给你做嫡子呢!”

    说来说去,他想法设法把夏荷母子过继过来,除了让他们长长见识,多认些人以外,最主要的是苏睁的身份,他不能让他心爱之人生的儿子永远都是一个庶子。

    “夫人,让睁儿过继到你的名下你日后我好有个依仗不是?你生不出儿子为父就给你找个儿子,以后可千万别说为父对你不好了。”

    张氏知道苏翔无耻,可也想不到他竟然无耻到了这种地步,看着他这副嘴脸她都忍不住觉得恶心。

    “让他做嫡子?除非我死了。”语毕,一口吐沫飞到苏翔脸上。

    苏翔更是气愤,手上的力道更是重了一些,恶狠狠道,“你最好挑个日子应了这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我有千千万万种办法悄无声息的死,不信你可以试试。”

    “做梦!”

    然,不管他怎么威胁张氏就是不愿意接受这个儿子,她和夏荷斗了半辈子,即便是死了也不会让他们成了这事,她若是死了,莫说老爷子不同意让夏荷扶正,就算扶正,那也是三年以后了,她熬也要熬死他们。

    “给我等着。”

    苏翔亦是个心狠的,擦掉脸上的吐沫,松开张氏,大步离开。

    留下张氏一个人瘫坐在地,苏翔真的知道这一切了吗?那么这些年他瞒着,仅仅只是为了给苏睁一个嫡出的身份?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让苏翔为所欲为,否则她该怎么办,纤柔该怎么办。

    嫁给苏翔十几年,多的不说,就他的虚伪,她清楚明白得很,她一定要想知道办法,改变如今的局面。

    测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