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呢?”苏云卿还未反应过来,抬头看着凌风华,只见他一脸疑问。

    “额……”礼物?这东西她也没有准备啊!什么时候天越成亲要男女互送礼物了?有这规矩她?她怎么没听说过?

    “礼物!”淡淡的提醒了一句,苏云卿却是真的愣住了,这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伸手要礼物,凌风华何时这般厚脸皮了?

    脑袋里虽说有无数埋怨,可也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啊!毕竟人家不矜持的问了,你也不能接了礼物不掏腰包不是?

    苏云卿伸手在自己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最终看着自己的手腕,一根红绳子,是在梨花村时一个老尼姑送的,说是能带来好运,一番好话最终说服苏云卿戴上,只是问要银子时,苏云卿跑了。

    一根红绳子还想收她二两银子,她可不上当。

    然,现在全身上下适合送的也就这东西了,男女可戴,老少皆宜,只是,实在寒酸了一些。

    苏云卿脸不红心不跳的解下来,随后从自己的流苏上拿下一颗细小的珍珠串上,预备递给凌风华。

    然,凌风华却像个大老爷们一般伸手,示意苏云卿给他戴上。

    见这情形,张氏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实在太过丢人。

    苏翔亦是转身蒙住自己的脸,这苏云卿,没有礼物找个借口让丫鬟去库房随意取一样都好啊!偏偏送人家靖王世子这么个东西,真是丢死人了。

    “好看。”凌风华看着系在自己手上的红绳子,脸色淡漠的说了这么一句。

    “云卿这孩子从小就野,真是失礼了。”张氏一脸尴尬的看着老太妃道。

    “哪里哪里,这丫头很好,我很喜欢。”

    老太妃一脸的高兴,看着凌风华手上的红绳子,只觉得不伦不这类,滑稽得很。

    这孩子从小锦衣华服,搭配从来都是精挑细选才会往身上穿,如今系上这么个红绳子,怕是他自己都觉得别扭吧!

    剩下的几个姑娘嘴抿成一条直线,这苏云卿也真是好笑,丢人丢到定亲这天来了。

    凌宴城看着凌风华的手腕勾了勾嘴角。

    苏云卿继续埋着头,今儿埋头不说话肯定是对的,害羞,这是害羞。

    “既然是云卿送的,你就戴着吧!我看这红绳子喜庆,珍珠也是从人家姑娘流苏上取下来的,戴着,你们夫妻日后必定恩爱两不疑。”

    老太妃一脸的笑容,看着心情不错。

    “嗯。”凌风华淡淡的答了一句,随后拉了拉衣袖,盖住那红绳子。

    “云卿这丫头今日紧张,这是失礼了。”苏谦看老太妃和凌风华脸上都没有因为这红绳子而轻看苏云卿的意思,心里自然也高兴。

    “哪里,以后就是亲家了,何必说这些客气话。”

    “是……”

    一家人寒暄着,说笑,没有暄王什么事,他也就回去了,凌风华随着去送,未再回来。

    …………

    下定的日子意外不断,惊喜连连却又心惊肉跳。

    二房什么计谋想法都没有了,一回去就躺下睡了一整天。

    张氏却没有任何影响,依旧该做什么做什么,却迎来苏翔一阵劈头盖脸的谩骂。

    “定亲交换私礼她不懂你也不知道吗?为何不事先给她准备好,红绳子,那是男人戴的吗?那是尊为世子的人该戴的吗?”越说越生气,他就没有见过这么做娘的,真是丢死人了。

    对于苏翔的谩骂,张氏却是一脸的平静,什么也不想说。

    看这情形,苏翔更气,“对方可是靖王府,你不知道靖王府什么身份啊?送这等东西是想结亲还是结怨啊?我看你不拖死苏家你不罢休是吧?”

    这话一出,张氏突然抬头看着苏翔,“既然处处不顺眼,那你索性休了我好了。”

    语出,苏翔整个人气得眼睛睁大,手握紧又放松,“张氏,你做错了事情不知道认错就算了,竟然还用这事威胁我,你以为我不敢吗?”

    “你不敢,不是还有我吗?咱们这就去找国公,实在不行就进宫求皇上,看在我张家祖先为国尽心尽力不惜牺牲自己性命的份上,我想皇上也会同意和离,届时你再娶那个自己逞心如意的贤良娇妻教导你的三女儿岂不更好?”

    “张氏……”苏翔整个人气得眼珠子都凸出来了,恨不得一巴掌扇死张氏。

    看他如此,张氏更是停不下来了,“哼,我怎么忘了呢?那逞心如意的不就住在府里了吗?你想尽办法把人家接回来却不给人家一个正室的名分,怕是不好吧?如今我主动退位,她让做了这夫人,庶子变嫡子,你们一家其乐融融,我也得了个自由,何乐而不为?”

    随后,又冷笑一声,“只是如此,苏大人你的好日子不会太长久就是了。”

    他们成亲这些年虽说不是很恩爱,可是面上一直都还过得去,今日张氏突然一反常态要同他撕破脸皮,倒是让苏翔十分突然,更多的是气愤,“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以为我真的是笨蛋吗?为何我嫁进府多年未曾生下男子,夏荷不过一年就生下苏睁,你以为这些我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吗?难道真就是我命苦每怀一个男孩都小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请来保持的大夫说怎么回事?”

    张氏越说越觉得心累,这些年藏在心里的事情一朝突然被逼说出来,更是让她忍不住一吐为快。

    “张氏,我看你是疯了。”苏翔面上闪过一丝慌张,随后指着张氏道。

    “我疯了?哈哈哈……难道真的要我去皇宫大殿文武百官面前说说身为一国左相的苏大人是个什么货色吗?道道这些年你做过的那些下作肮脏的事情吗?怕到时候,不止是你,你那个宝贝儿子也会遭人唾弃,那个贱人也会被浸猪笼吧?就连苏家,也无法在天越立足了吧?”

    “宠妾灭妻,多么重的罪名,苏翔,你给我好好想清楚,莫说我是张家之后,就算我只是一个平民女子,我既然定了苏夫人这名头,撕破脸皮,我不好过,你也休想好过。”

    今日张氏可算是气到头了,死死盯着苏翔,他硬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