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午时,靖王府的人这才抬着东西进门,看着这一挑挑一担担的聘礼,倒真是让苏家所有人都意外了,谁也想不到,靖王府对这桩婚事竟这般在意,没有丝毫马虎的意思。

    二房看着这成双成对的礼物,有些不是滋味,凭什么苏云卿一个被退亲的女人能够拥有这般待遇,而她的女儿长得如花似玉却无人问津,果真是气死个人。

    “哎呦,苏国公,几年未见,身体可还硬朗?”

    “呵呵,这就是苏夫人吧!当年你嫁进苏家时,我可是亲自看着你出门的。”

    谁也不曾想到,靖王府不止在礼物上上心,就连老太妃都亲自过来了,一个个惊讶之余立即上面问好。

    “臣身体骨还行,您如何了?”

    苏谦同老太妃就像朋友一般聊了起来,随后一同进门,倒没张氏什么事情了,至于二房的人,除了见礼,那是一句话都插不上。

    毕竟身份尊贵,说错一句话可会是得罪人的。

    客套,寒暄,一系列见礼后就是一群几个姑娘站在身前,不止苏家,还有张氏的娘家人也都过来了。

    老太妃面对这群姑娘脸上笑容依旧,没有表现出对谁超常的喜欢,就连礼物也都是一个模样,没有谁的特别贵重,倒是让人什么也看不出来。

    一群姑娘行礼以后,张氏看了一眼苏云卿,“云卿,还不赶紧来见过老太妃。”

    此话一出,老太妃感兴趣了,四处看了一眼,没有发现哪个不漂亮的姑娘啊!一个个水灵得很,特别是那个穿蓝衣服的,格外让人惊艳。

    如此一想,只见那个穿蓝色衣服的姑娘走上前,半蹲,有模有样行了一个全礼,“云卿见过老太妃。”

    老太妃怎么也想不到,她一进门就注意到的姑娘竟然就是苏云卿,不由得一喜,上前将其扶起来,“都是一家人,何必多礼?”

    传闻苏云卿长相一般,品味一般,而且是个脾气不好的粗俗姑娘,怎么如今一看,机灵得很?

    看到老太妃脸上的惊艳,二房夫人又有些不舒服了,今日厚着脸皮过来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老太妃能够喜欢吗?如今看这模样,风头又都被苏云卿抢走了。

    今日是她的大喜日子,还以为为了一雪前耻她会穿上一些奢华贵重的衣裳,所以十天前她就给苏凤准备了一套相对来说贵重的衣裳首饰,想着如此既不会让人说抢了苏云卿的风头,也不给苏家丢人。

    谁知道这苏云卿不知道发什么疯,今日换了如此素净的衣裳,一件蓝色长裙,同色腰带,同色流苏,宝石耳环,就算不丢人,可也不算贵重啊!

    就因为她这身装束,原本奢华尊贵的衣裳瞬间就变得俗气了,苏凤心有不甘却不能如何。

    老太妃看着苏云卿这张精致的小脸,月牙弯弯的眼睛,笑起来清新雅致,到让她莫名的觉得有些温暖。

    看着这姑娘,老太妃有一瞬间都觉得这是苏家在作假,然而这念头不过稍瞬即逝,毕竟弄出一个假的苏云卿,对他们苏家也没有什么好处。

    只是这姑娘实在太让人震惊了,她怎么可能会是苏云卿呢?苏云卿不应该是这个模样的。

    想归想,老太妃的手却没有停下来,拉着苏云卿在自己身旁坐下,随后道,“风华的母亲在赶回来的路上出了些问题,他父亲接到信以后亦是过去了,所以今儿个就我自己过来了,亲家不要多想才是。”

    老太妃能够过来已经让所有人惊讶,竟然还能解释深怕苏家觉得靖王府怠慢了,这份心更是让人觉得意外,毕竟今日靖王府实在太给苏家面子了。

    “太妃可不能这么说,您能来云卿就已经很高兴了,哪里还能奢求其他?应该是云卿问候靖王王妃身体安康才是。”

    笑容温婉,落落大方,聪明懂事,这些完全和苏云卿挂不上勾的词语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她身上,就连苏家人都有些不敢相信,怎么苏云卿完全变了个模样了?

    苏纤柔不解,抬头看着张氏,这人若不是自己的母亲,她都觉得她这是故意让自己过来衬托苏云卿的了。

    这一系列,从行礼到言谈举止,哪样不是大家闺秀才做得出来的?从前的苏云卿连说句话都吞吞吐吐半天说不清楚,如今却落落大方什么都说得顺顺溜溜,难不成这些东西都是她一夜之间学会的不成?

    苏云卿,你个心机婊!竟然骗了自己这么多年。

    “老太爷,暄王和靖王世子来了。”

    一句话,让所有人皆是一惊,一个老太妃亲自过来已经让他们足够惊讶的了,如今怎么连世子和暄王也来了?

    所有人目光全部看向苏云卿,只见她微微低头,两只手指在衣裙上绕着,一副羞涩的模样,毕竟未婚夫来了嘛!自然应该害羞害羞的。

    然而,老太妃除了听到暄王来了有些震惊以外,其他都正常。

    “这,赶紧出去行礼吧!”

    老太妃不用行礼,可是他们这群人需要啊!一个名声狼藉的女儿定亲,原本就没脸请什么人,偏偏如今暄王这种人物都来了,他们苏家还真是吓得够呛。

    一家人浩浩荡荡的往前院走去,皆是小心翼翼,深怕出半分差池。

    夏荷为妾,苏睁是庶出,听到有贵客以后便从后门出去了,唯独二房的人还留在客厅,心中窃喜。

    暄王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在暄王府时没有机会多看几眼,今日若是能注意一下苏凤,那日后二房的好日子岂不是指日可待了?

    如此一想,二房夫人不由得捏了苏凤一眼,提醒她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抓紧机会表现。

    一个俊美绝艳,却高高在上犹如繁星触不可及。

    一个温文儒雅,拒人千里却宛若柔和月光。

    不同气质却相同尊贵的两个人间绝色同时出现,一时吸气声响起,面色绯红,小鹿乱撞。

    哪个少女不怀春,如今看到自己每天做梦都想拥有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眼前,心跳,激动,难以自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