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起身,被按在镜子旁就一顿折腾,苏云卿实在忍受不了了才叫停。

    “先沐浴,至于衣服首饰什么都就不用瞎折腾了,那件蓝色的不错,至于头发,简单大方能见人就好,头饰,与衣服颜色相差不大就行,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瞧你们急得。”

    靖王府又不是什么俗气的人家,凌风华是个呆子,可是他们家老太妃可不是,年轻时候倾国倾城独霸六宫,如今人老了善良和睦不说,威严还是在的,若是见自己孙媳妇穿得花花绿绿,指不定多瞧不起呢!

    “小姐,这会不会太简单了?”

    伺候的丫鬟也不是没有伺候过小姐梳妆,之前大小姐出嫁时那是穿金戴银什么好东西都戴上了,怎么到了三小姐这就跟个爹不疼娘不爱没钱买首饰的丫头一样,若是丢了苏家的人,夫人怪罪下来,受罪的岂不还是她们?

    “简单?这已经不简单了,再说了,今日不过就是定亲,见上一面,若是太隆重那才叫人笑话。”说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跳到水里去了,溅得旁边丫鬟们一身的水。

    苏云卿定亲,张氏这个做娘的怎么不高兴也得出面,沐浴更衣,梳妆打扮,除了脸上没有一点笑容以外,她该做的也算都做了。

    嬷嬷小心翼翼搀扶着她出门,看了一眼,半响才道,“夫人,今儿是三小姐定亲的日子,也算是一大喜事……”

    言外之意就是,再不高兴你也得笑一笑不是?莫让别惹觉得你这做娘的不高兴了?

    “衣服都送过去了吗?”然,张氏却像是什么都不在乎一般,完全忽略嬷嬷的话,依旧一脸严肃的问。

    “早就送过去了,也吩咐丫鬟们小心注意着,莫出了差错。”

    嬷嬷看张氏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深怕她生气,也就不再提了。

    “三小姐嫁出去以后,您也就没有其他可操心的了。”

    这么一个大麻烦走了,的确可以放心了。

    “哼,苏云卿从小就和我不亲,我不希望她嫁出去以后能够记得我这做娘的好,只要她到时候不要反过来对付我就成。”

    嬷嬷听这话,不由得有些堵得慌,这天底下哪有做娘的这么对待自己姑娘的?定亲这天脸上没有一点笑容,就算不是为了姑娘,也该为了苏家不是?

    “夫人这是什么话,三小姐就算再怎么不懂事,我不可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啊!你可是她娘啊!”

    “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日后有老太爷顶着,靖王府护着,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

    “靖王府是规矩人家,不会让她乱来的。”

    “苏家就不是规矩人家不成?如此家教她都能学成这样,更何况地位更加尊贵的人家?世子妃,从今儿起,我这个为娘的见了她,还得行礼了。”

    “瞧您这话说得,她是世子妃,大小姐还是二皇子妃呢!”

    嬷嬷跟在她身边多年,自然知道她喜欢听什么,果真就这么一句话,张氏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算了不说她了,说起她我就头疼。”

    无奈揉揉太阳穴,张氏预备继续走。

    一个丫鬟快速从前院跑进来,先是行礼,随后小声道,“夫人,二房那边的人来了,还有夏姨娘也带着大少爷过来了。”

    原本嫡出小姐定亲,二房过来认认人热闹一下也没有什么,可是偏偏张氏觉得二房不安好心,打了其他坏心思,自然也就不高兴了。

    “这些个不要脸的,苏云卿定亲,带着这些个花花绿绿出来也不嫌丢人。”

    平时本来就见不得这些人,今日还见,张氏心里莫名觉得烦躁。

    今日来定亲的可是靖王府的老太

    妃,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上桌的。

    这些个莺莺燕燕的什么心思她又不是不知道,不过就是希望老太妃看中哪个可心的来个双喜临门罢了,真是不要脸。

    明知道苏云卿什么德行还做这种安排,难道还嫌不够丢人?

    人家靖王府是什么人家,苏家比起来本来就在身份上输了一大半了,还让这些见不得人的小蹄子出来,知道的说是凑热闹,不知道的还以为出来卖呢!

    “要不,和老太爷说一声?”

    “说什么?说苏云卿定亲,二房那些人想趁机把女儿送出去吗?”

    “这……”自然不行,都是老太爷的孙女,张氏这么一说,显得她小气。

    而且这种话若是传出去,二房那边倒打一耙的话,别人会如何看待张氏?

    嬷嬷这么一想,还真觉得张氏考虑周到。

    “那您说如何是好?”二房虽说身份不高,可是那二房丫头生得可是水灵得很,小动作又快,嘴巴又甜,到时候若是真的……

    “皇上赐婚,这亲事是跑不了了,以后如何,还得看苏云卿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继续往前走,“和我一起去看看二小姐。”

    “是。”

    张氏最为疼爱苏樱,可偏偏苏樱做了这种事情嫁了过去,最近她是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其他家夫人叽叽咕咕说着她的笑话,回来想想,苏樱嫁过去以后可从来没有回来和她说过一句暖心话,反倒是苏纤柔,天天请安陪她聊天,倒是听话得很。

    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人还没有出嫁,张氏想想也觉得有些心疼。

    就连苏云卿这种名声狼藉的都找到婆家了,凭什么她的纤柔依旧待字闺中?二房那家人都能像疯狗一样到处打听铺路,她为什么就不能多为自己的孩子想想。

    …………

    竹园

    伺候苏云卿梳妆打扮的丫头听着苏云卿一番吩咐折腾着,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深怕一会难看被夫人责罚,可是又不能不听苏云卿的话,心惊胆战的装扮着。

    谁知,装扮完了以后,看着镜子里的人儿,眉目如画,五官精致,三千墨发高高盘起,束着蓝色流苏,一颗宝石镶在额间,显得贵气逼人却又不失少女该有的俏皮,瞬间惊艳了。

    如今的三小姐,容貌秀丽,怕是在天越城都难得找到一人。

    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为了让自己嫁到靖王府能吃好喝好,苏云卿可没少下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