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这婚事推脱不了,为了以后日子能过得好一点,少受凌风华一些欺负,苏云卿脸皮能厚如城墙。

    然,凌风华似乎并不想这么容易就认命,所以继续刁难。

    “我与你相反。”

    “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医好我的身体?”

    “呵呵,又没有外人,世子你何必呢!”她可没有忘记那次见面时故意拍了某人下.体之时他涨起来的小帐篷。

    谁知苏云卿刚说完话,凌风华便伸手放在了桌子上,表情依旧淡漠。

    苏云卿皱眉,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换上不解,随后弱弱的伸手,轻轻搭在他的脉搏之上,“你中毒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身为靖王世子的他竟然会中毒,而且看这样子,有不少日子了。

    “嗯。”回答得干脆,似乎在说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一般。

    “放心了,我会尽力医好你的。”

    “就是说没有十成的把握。”

    “你真聪明。”

    “十三王爷肯定也是喜欢你这没大没小,牙尖嘴利是非不分的样子吧?”

    “我以后一定改。”

    “我也不讨厌。”

    “那我以后就只在你面前表现。”

    “也不是很喜欢。”

    “您放心,我胆能屈能伸,一定不会惹世子您生气。”

    瞧瞧,人想过几天好日子多么不容易。

    看着苏云卿那牙尖嘴利信誓旦旦的样子,凌风华收回手,默默的问了一句,“今天见了暄王了?”

    “是。”

    “什么感觉?”

    “饭菜一般,姑父家很大。”

    短短一句话,竟就这么撇清了自己和凌宴城的关系,苏云卿自己都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喝彩?

    “十三爷还很年轻,应该不会喜欢这个称呼。”

    “您说得是。”

    “以后出门少说些火上浇油的话,少做些火烧屁股的事。”

    “您今天没有过去,是害怕火上浇油吗?”

    “我去做什么?”

    “英雄救美啊!”

    “什么时候有的这种想法。”

    “一直这么想的。”

    “你想多了。”

    “瞧你这话说得,我可没有想多,我方才这不是正想着你就来了吗?”

    为了讨好凌风华,苏云卿是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说了,想想自己之前多么无知的讽刺人家不举也就算了还拿针扎人家苏云卿就忍不住感叹一声,真是年少轻狂不懂事啊!

    “我只想问一句,你不后悔吗?”

    二人原本就没有什么感情,从前似乎还有一些过节,然而加上今日不过见过三面的人即将成亲,这于凌风华,于苏云卿,都有些突然。

    虽说皇帝的圣旨已下,但是凌风华就是想问一句,她是否会后悔。

    “世子。”

    “嗯?”

    “我今天突然发现,你很可爱。”

    苏云卿笑嘻嘻,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凌风华却是一脸的淡漠,依旧无任何表情,于前两次见过的他皆有着极大的差别。

    “暄王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何以见得?”

    “他能给你很多男人不能给你的东西,宠爱,地位,身份,财富,这些东西都是女人梦寐以求的,你应该知道,若是你选择他,他自会有办法让你名正言顺的嫁过去。”

    他说的句句属实,暄王的确能够做到。

    然,苏云卿却只是微微一笑,抬起头看着凌风华,“大半夜专程跑过来和我说这些,真是难为你了。但是我还是想谢谢你,谢谢你明明可以甩掉我这个大麻烦却依旧愿意给我一个选择。”

    的确,她对靖王府来说的确就是一个不小的麻烦,一个不小的笑话。

    暄王不是轻易放弃之人,等皇帝察觉暄王对她感情以后,为了得到他想要得到的东西,那么必定会对靖王府下手,靖王府要面临的麻烦,一定不轻松。

    然,即便如此,凌风华还是过来问她一句是否后悔,实在让苏云卿感动。

    “其实,我也知道他能给我很多别人给不了的东西,可是他也给不了一些别人能给的东西。”

    “什么?”

    “自由!宠爱,他给我才有,地位,他给我才有,富贵,他舍我才有,你不觉得我的一切都在他的手中吗?等到某一天,他不想给我了,我还有什么?或许连现在有的一切都会消失。”

    依附一个人而活,处处小心,讨他开心,这种日子,苏云卿只要想到都觉得害怕。

    “他还能给你一份无忧。”

    “是啊!衣食无忧,然而我自信,这些我能给自己。”

    苏云卿起身,走到窗户边,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

    “天大地大,我渴望的并不在天越城。”

    能够护她一世的人只有她自己,对此她深信不疑。

    “你果真不喜欢富贵权势?”

    他不相信,这个世界还有女人不喜欢这些东西。

    “喜欢啊!怎么不喜欢,有钱能使鬼推磨,权势能让人折腰,可是相比这些,我更爱我自己。”

    有了这些东西,迟早会丢了自己。

    靠着男人争权争钱,这样的日子何其可悲?宠你爱你你是天,淡漠之时你能得到的不过就是一份衣食无忧,这已经是足够好的了,若是他不记那份情,你衣食无忧都没有,这很残酷,却也是现实。

    这个世界,男人可随心,女人却要认命,她是女人,但她不愿认命。

    “这就是你反抗的理由?”

    “我何时反抗过?我不是一直都在按照皇家的圣旨行事吗?”

    “我要听真话。”

    “总而言之,就是我很自私,我不愿意看到自己一心一意对待的男人不断宠爱着别的女人,以己度人,世子你愿意吗?”

    “我不明白。”

    “你是不明白,我是不想明白。”

    看着苏云卿一副和自己说话很费力的样子,凌风华皱眉,随手抬起一杯茶,“看来你是下定决心要嫁进靖王府了。”

    “你放心,我会打扮得漂漂亮亮,不丢你人的。”

    “这么看着,倒也不难看。”

    “以后会越来越好看,让世子天天心情愉悦的。”

    “已经惹下天大的麻烦,就不要再招蜂引蝶了。”

    “我再怎么麻烦,也无法向世子看齐啊!”

    那张让人分不清男女的脸,多看两眼都觉得是犯罪,苏云卿不由得在心里yy了一把,随后默念,罪过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