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失望就有多懊悔,如果当初他没有同温家预备定下这亲事,风华也不会变成这个模样,如果这辈子活着都没有给风华定下亲事,娶上最合适的媳妇,他死也不会闭上眼睛。

    只是,如今都过了几年了,风华依旧没有丝毫改变,还是那么淡漠,还是对所有的事情漠不关心。

    忽然间,身为靖王的他没有了当初的潇洒,忽然间,他不想死了,他害怕死了,因为死了,就没有人再为风华着想。

    年轻时因为活在沙场,如今老了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夜半病发时,是真的害怕就这么撒手人寰。

    当初风华被人下药,身体虽说没有外界说的那么严重,可是毕竟还是受损了,看着云卿丫头这般特别,他总觉得,这个姑娘能够陪伴风华,只是现在看来,也就这样吧!

    瞧瞧如今这局面,十三爷看上了苏云卿,偏偏皇帝因为想看两家笑话让二人成亲,如果让他发现十三爷喜欢苏云卿,那么会不会利用这点从十三爷手中拿到他想要的东西?

    越想越头疼,靖王无奈的揉揉太阳穴,亦是起身离去。

    …………

    暄王府

    凌宴城只出现过一面,离开以后就没有再回来,看着四周没有他的身影,苏云不由得升出一股无名的失落感。

    还以为十三爷答应让她邀请家人就是认定了她的身份,如今看他那淡漠的模样,怕还是没有改变吧!

    “大嫂,你们多吃些,这是十三爷从外地请来的厨子,味道和天越城的不太一样,稀罕得很……”

    话中满是温和之外,透着一股骄傲。

    哪怕之前像是守寡一般,可是现在凌宴城回来了,只要他回来,那么她的身份就得到了认可,多年的等待,是值得的。

    “瞧瞧你,暄王带来的东西在你看来有什么是不好的?”

    二房夫人是个嘴快的,看苏云卿句句都在说大房,二房心里有些不好受,知道自己身份不高,如今的苏云看不上自己,可是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压下心中的不悦,打趣道。

    苏云如今心情好,听人家这么打趣她和凌宴城,自然也是高兴了,立即拿出手绢擦了擦自己的嘴角,“二嫂真是会打趣人。”

    “呦,还害羞了?”

    二房处处讨好苏云,为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如今看她还做羞涩模样,心中不屑,这么大年纪了还如此娇柔做作,真是让人觉得恶心。

    “你们就知道打趣我……”苏云脸红成了一片。

    “姑姑,我娘可没有打趣你,你同姑父多年不见,感情必定是极好的,如今瞧瞧这些菜,每一样都是精心布置,姑父真是有些了。”

    不过就是请了厨子罢了,这些菜都是厨子布置的,和暄王有什么关系。

    “是啊!难得王爷有心了。”

    张氏看了一眼桌上的菜,不免觉得有些好笑,若是真的有心,能人都见不上一面?

    一群人面上笑着却各有心思,唯独苏云卿一句话都不插,看着桌上的饭菜,每样都是从前她去西厢楼最喜欢吃的,今日看到却别有心思。

    没有那时的欣喜,再也没有那胃口。

    起身,离开!

    其余人都是用过饭菜后陪苏云聊了会话才有离开的意思。

    …………

    苏家

    回来以后又是各自过着自己的生活,各不招惹。

    夜晚,独自躺在椅子上,随意翻了几本医术看了几眼以后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脸上传来一股温热,有些不舒服伸手挠了挠,没一会又觉得不舒服,一个伸手啪的一声打在了某人脸上,觉得不对劲,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一个张放大的俊脸出现在自己眼前,以为做梦,不由得眨了眨眼睛,“靖王世子……”

    只见他转身,高大的背影出现在窗台前,负手而立,迎着月光,全身染上一层柔光,表情不明,透着一丝令人心颤的美。

    眼前之人,如梦似幻,绝美如仙,美得迷人心魄,动人心弦。

    苏云卿揉了揉眼睛,只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有些不确定的伸手点了点他的背,“嗨……”

    在苏云卿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凌风华的目光便从她的脸上离开,看着她如今越发精致的小脸,不由得升起一丝心悸,柔和的看着院外,只觉得后背一阵痒痒。

    转身,再次安静的看着苏云卿,那寡淡的表情,那淡漠的眼神更加让苏云卿确认,这人不是来做采花贼的。

    “半夜路过,口渴了?”

    这人不会是在天上飞来飞去口渴了落下来讨杯水喝吧?

    “不渴!”回答得干脆利落。

    “那坐坐?”

    “嗯。”

    凌风华坐下,苏云卿就觉得有些奇怪,似乎这次的凌风华,从以前认识的不一样啊!

    整个人寡淡淡漠,冷了许多。

    苏云卿憋憋嘴,随后托着下巴问:“美女好看吗?”

    “在哪?”

    “你未婚妻我啊!”

    “哦。”

    那反应,明明很气人,苏云卿却忍不住把头埋起来咯咯直笑,笑得花枝乱颤。

    “你知道我的身体情况的……不怕?”

    他的身体情况,苏云卿知道,也忘不了上次他因为生气过度把她压身下的事情,然而对于他,苏云卿却没有半丝害怕。

    再说了,长得这么美的男人,若是武功不好在外面随意乱跑,他就不怕被人看上吗?

    强.奸,被奸,哪怕更可怕?

    想想都让苏云卿觉得有些后背发凉。

    “你既然这么怕死,为何还要拒绝暄王?”

    语气淡淡的,听起来不像是关心的话。

    “我是怕死,可是我更怕他啊!再说,也没人规定遇到危机时只能认命不是,最起码应该像我一样挣扎一下吧?”

    “你挣扎,麻烦的是我。”

    “同患难,有缘人啊!”

    “孽缘吗?”

    “谁说的,明明是喜结良缘。”

    “我不是自愿的。”

    听着凌风华的话,苏云卿不由得肩膀颤抖了一下,憋着笑,“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的。”

    “嫁到靖王府,你很高兴?”

    “嫁您老我特别高兴。”

    高兴……呵呵,等离开那天我先扎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