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苏云卿的话,凌宴城半天回神,最后不过一句:“云卿……”后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语气里的无奈,却也丝毫没有办法。

    “王爷,我知道这是我的幸运,可是我也相信自己不会一辈子都这么好命,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都能够遇到愿意护着自己的人,我更加相信靠人不如靠己,遇到致命危险之时父母都能将我抛弃一旁,更何况是别人?我不过就是一个自私又胆小想法设法寻找安全感的小女子罢了!你又何必不放手。”

    对于苏云卿的执着,凌宴城不是不明白,那种没有一刻觉得自己是安全的心情他非常理解,对于苏云卿的每一句话他都认同,可是让他放心,他觉得太难。

    轻叹一口气,莫非真的是自己太心急了吗?一回来就想要见到她,然后表明自己的心迹,却没有想到会被拒绝。

    也对,自己何时被拒绝过?

    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时她从不骄傲,知道自己身份时她依旧傲娇,苏云卿就是苏云卿,永远都这么特别。

    瞧瞧她就算穿了一身女装,走在大气磅礴的暄王府,举止没有当初这般豪放,可是心境却是从未改变过。

    “你又何必这般倔强呢!”

    “我就是这么倔强。”

    苏云卿将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拿了下来,这一次,他没有再坚持了,而是站在原地,楞楞的看着她。

    “云卿……”

    “凌宴城,谢谢你,但是我不接受。”

    一句凌宴城,一句不接受,让他觉得心里酸胀又无可奈何,一天之内听这个小女人说了好几次不愿意,他是真的有些无力感了。

    或许真的是他太心急了,或许是他太强求了。

    看着苏云卿转身离开,最后又回头,微微一笑,“十三公子,下次再见的时候,我希望你还能给我一份维护,而我也还你一片自在。”

    “贪心的丫头……”

    苏云卿听了呵呵一笑道:“谁说感情一定要爱情才能行,没准做朋友,友情更能长长久久也说不一定呢?何必如此执着。”

    “你给的台阶,本王可不稀罕。”

    “不稀罕拉倒,我还不愿意哄你呢!”

    说着,一蹦一跳的离开了,留下凌宴城一人站在凉亭之上,看着越走越远的人,脸上的笑容亦是一点一点的消失,他对她的感情比他自己想象中的要深,而她的拒绝也比他想象中的决绝,然而,他并不失望。

    二人都生活在天越城,他相信下次再见之时,她必然不会再将他推至千里之外了。

    …………

    靖王府

    “你的世子妃去暄王府做客了,你可知道?”靖王手拿黑字在棋盘的某一个位置上放下,若有所思道。

    “嗯。”凌风华看着棋盘,淡淡答了一声。

    靖王抬眸,有些不可思议,这家伙难道也会在意了?在乎那丫头的行踪了?

    “什么时候知道的?”

    “刚知道,听你说的。”

    听了这么一句干巴巴的话,靖王脸上的笑脸瞬间就没了,“对此你怎么看?”

    “没看。”凌风华一脸淡漠的神色,没有半丝关心的模样。

    靖王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讪讪道,“自己的媳妇被人盯了却一点行动都没有,真是没出息。”

    然而,他自己在那抱怨,看着凌风华的脸,想看看他的表情,半天才传来一句,“该你了。”

    “哎……”如此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和凌风华说话,就没在一个频道上过。

    “那孩子虽说有些麻烦,可是脑子不错啊!”

    “嗯。”

    “做我靖王府的媳妇,怎么可以只会养草绣花这么简单?温柔贤淑可压不了那群虎视眈眈的人,丫头有魄力,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狠劲。”

    对于靖王的话凌风华点头表示赞同,的确有一股狠劲,想到人家一针扎在莫尚书二舅子身上以后便终生不举,这岂止是一股狠劲?

    想到这不由自主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某个部位,忍不住凉了一下,想想都忍不住颤抖,错觉都出来了。

    “这孩子,怎么就生在了苏家?若是生在我靖王府,那……”

    “生在我靖王府也轮不到你教育,我母妃可不答应,所以你注定不会有这样的女儿。”

    听了凌风华的话,靖王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就不会说句我爱听的?”

    “你输了。”

    靖王:“……”

    低头看着这乱七八糟的棋盘,从心底里生起一股燥气,“在这纸上谈兵有什么用,摆得再漂亮,布得再精妙也不如在战场上金戈铁马,尘土血色一刻钟。”

    对于靖王府口中的战场,凌风华明白,他的英姿他也见识过,那种热血沸腾,他亦是感受过,只是那是很久以前了,感觉已经淡了,淡得快忘了。

    “哎,可惜我老了,有生之年,再没机会了。”

    “人都有这么一天。”

    “呵,你这是安慰我吗?”

    “以后少动弹吧!”

    “你这是对我不满?”

    “等过些日子,局势没有这般严谨了就送她离开吧!那丫头也不喜欢这种日子。”

    都是可怜人,何必为难人家?

    虽说那丫头麻烦了一些,可是身上却透着与众不同的味道,自己不可以选择逃离天越,然而她还有机会。

    “你若是真的喜欢那丫头,能抢回来也不是未尝不可,只怕你没有那个心罢了!十三爷虽说势力滔天,可是我靖王府也不差啊!”

    “还是,你根本就不想娶苏云卿。”

    对于凌风华的心思,靖王是真的不明白。

    “娶谁都是一样的。”凌风华起身,语气淡薄。

    靖王叹气,说来说去,终归只是因为他而已。

    自从当年被下药以后,凌风华并没有表现出多难过,一如既往的淡漠。

    可是就是因为这份淡漠才让人更加痛心。

    他越来越老了,或许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陪在风华身边,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努力撑着,想要多活一天,多陪他一天,多照顾他一天,他想,或许给他娶一个妻子,终有一天能够在他脸上看到一丝温暖,那么他真的是死也瞑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