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怀里的温热,凌宴城有些发愣,心跳抑制不住加快起来。

    然,趁着他发愣的功夫,苏云卿用力推开,转身就走,根本停不下来了。

    “苏云卿!”

    背后传来男人的呼喊,苏云卿后背一凉,却是忍不住加快脚步,整个人却感觉快要窒息了一般,心里默念着,他不是在叫我,不是在叫我。

    看着那越走越快,即将要跑起来的女人,凌宴城有些生气却又有些哭笑不得,都这个时候了,还想和他玩这种落荒而逃的游戏,难道她忘了,这是暄王府,是自己的地盘不成?

    嘴巴紧抿,呆呆的看着她,看她还能走多远。

    看着越跑越远,即将看不到人影之时,凌宴城却是长手一挥,整个人忽然落在苏云卿的身前,苏云卿一个冲击,再次进了他的怀里。

    陌生的怀抱,夹杂着淡淡的茉莉花香,宽厚,充实,再也无力逃脱。

    闻着女子独有的发香,看着她精致美丽的小脸就这么埋在自己怀中,感受着这一刻的充盈,心跳越来越快,似乎这一刻,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一般。

    这姿势,凌宴城心怦怦直跳,苏云卿却是忍不住咒骂一声,娘的!来到这鬼地方以后三天两头被别人熊抱,胸前的包子撞成了飞机场就算了,她现在觉得鼻子好疼,流鼻血了……

    半天不见苏云卿有任何反应,凌宴城皱眉,随后才意识到自己胸前多了一块血迹,苏云卿更是双手血迹斑斑,双眼泪眼朦胧,整个人可怜兮兮,像是随时会哭出声一般。

    “你……你别哭啊!”凌宴城瞬间有些手足无措,看着苏云卿半天只能说这么一句话。

    “我……我好疼,我要找个地方哭会,你给我让个道吧!”苏云卿捂着鼻子,双眼红红,一手推开凌宴城预备要走,奈何力气太小,眼前男人一动不动,稳如磐石,压根推不动。

    “十三爷,臣女可是玩针的,你若是再这么不客气,那我也不客气了,依你的势力,你可以去打听打听万天的下场。”

    此话一说,凌宴城更是觉得好笑了,那万天最后落得一个终生不举的下场他不是不知道,如今这丫头竟然敢用这个威胁他,令他有些哭笑不得了。

    “不让。”半天,就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如果不想一辈子做太监就让开,毕竟相识一场,莫要以后见面了难做人。”

    苏云卿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抵着他的胸膛,二人姿势暧昧,从远处看来,根本就是抱在一起,男的霸道相拥,女的欲拒还迎。

    那黄暴力的话语让凌宴城觉得有些无奈,最终只能道出二字,“云卿……”

    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如此温柔。

    听那语调,那语气,还有称呼,苏云卿只觉得背后一凉,心中一紧,手快针出,直直的向凌宴城扎去。

    香软玉在怀,奈何被刺中的地方却是别样疼痛,怀中的小女人依旧挣扎着,凌宴城紧紧抱住,嘴里却只能抱怨道:“你还真敢扎啊!”

    一个王爷,一辈子做太监,想想都觉得心酸。

    若是不是这个人站在自己眼前,如果不是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他脸上的每一个细毛孔,苏云卿都有些怀疑这人是假扮的,毕竟没有哪个王爷会放着宽大宏伟的府邸不住跑到酒楼做掌柜。

    呵呵,奇葩男人……

    “十三掌柜,你这么着急拦下我是不是因为生病了?哪里不舒服咱们改天再看好不好,因为我现在也很不舒服。”

    如今知道他的身份,也明白没什么好装的了,之前隐瞒的那些就跟小丑自导自演似的还以为别人不知道,其实人家早就一清二楚了。

    赵江是她治好的,梁静是她治好的,他都知道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为的就是看她笑话?

    “是啊!我是病了,而且这病就只有你一个人能治。”

    “是吗?”语气听着就让人不舒服。

    “是,还有,我不叫十三掌柜,我姓凌,名宴城。”

    “全国人民都知道,还有,有些话还是不说出来为好。”她不屑于知道。

    “就算我不说,你也知道我要说什么。”凌宴城声音有些低沉,看着苏云卿的双眼亦是充满真诚,“我是先帝的第十三个儿子,当年因为先帝老年得子对我较为宠爱,预备将皇位留给我,奈何年迈身体已经撑不住迫不得已将皇位给了如今的皇帝,也就是我二哥……”

    对于这些苏云卿的确不清楚,身为王爷年纪却和其他皇子差不多,苏云卿还以为他不过就是年轻有为被封王的皇子,谁知道……他竟然是凌玄等人的皇叔了。

    苏云卿楞楞的看着他,听着他的话,亦是能够感觉得到这其中隐隐约约的意思。

    一个皇帝,年迈却依旧苦苦撑着,就只是为了多护着眼前之人几年,身在皇家,实属难得啊!

    皇家之人争宠一向是不将兄弟死活放在眼中,更何况先皇如此宠爱他?当初他必定是所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能过活下来,实属不容易啊!

    然而,这些和她有什么关系?苏云卿放下捂在鼻子上的手,整张脸都被鲜血红,看着都觉得触目惊心。

    不过,就这身份,如今的确能够让皇家忌惮,所有皇子争宠的同时还得注意一下这个十三爷。

    “十三爷,你能够告诉我这些我真的非常震惊,太震惊了,震惊得让我的小心脏承受不了,你让一让,让我去洗个脸平静平静。”

    然,凌宴城对她的话充耳不闻,继续道,“云卿,你果真不知道我为何要和你说这些吗?”

    苏云卿眉头打成了一个结,抬头看着他,是啊!她不懂,不明白,也不想明白,这情情爱爱这种事情本来就麻烦,可是若是身为一个现代人连他这酥死人的眼神都看不懂,那这现代人岂不是白当了?

    对于凌宴城从天而降的喜欢没有让她感觉到一丝惊喜,反而更多的是心烦,天底下这么多投怀送抱的姑娘他不选,怎么偏偏就盯紧自己了呢?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