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苏云的逐一介绍,最后到了苏云卿。

    苏云微微一愣,只见一身蓝色长衫眉目如画的苏云卿,倒是不知道,几年不见,越发长得标志了。

    “这是我大哥的三女儿,名唤云卿。”介绍名字以后,又想到前些日子对苏云卿的传闻,立即补了一句,“就是未来的靖王世子妃。”

    原本以为能添光的一句话被苏云这么一说,暄王的脸上立即沉了下来,眼中闪过一丝不悦,随后立即恢复常色,温文尔雅,道了一句,“原来这就是苏三小姐。”

    “臣女见过暄王。”依葫芦画瓢,苏云卿有模有样的学起了张氏,预备行礼。

    刚蹲下就被一双大手拖了起来,“不必多礼,本王可没有这么可怕。”高冷的暄王瞬间染上了笑容,温和有礼,如沐春风。

    苏云卿有些不耐烦,预备抬头瞧瞧这人,一瞬间愣住了,气好吗?”

    几乎是请求的语气,身为暄王的凌宴城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和别人说话,还是一个女人。

    那感觉,淡淡的,涩涩的又酸酸的,说不清楚,只有自己体会了才明白。

    有些害怕,害怕失望,又有些期待,期待惊喜。

    那复杂的滋味,酸酸甜甜的感觉,缠缠绕绕,让人觉得心里慌乱无力,果真只是对情之一字,从未理解,也不明白,不知从何说起。

    这种情不由己的感觉,他第一次明白,不想接触却突然降临,没有一丝防备,老天就把这个女人放到了他的身边,偏偏这个女人还让他如此看不穿。

    这个女人比她小了一些,却让他甘愿陪着她闹,如此的措手不及,等到发现之时,为时晚矣。

    感觉到这人九转千回的情绪,感觉到略微酸楚的味道,苏云卿不明所以,微微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前,俨然已经不是之前那白衣飘飘温文尔雅的十三掌柜,不由得微微一笑,“几日不见,十三掌柜倒是送了我一份大大的惊喜。”

    “你又何尝不是?”

    冷笑一声,原以为知道她的身份之后,对她的感觉或许也会随之改变,谁知……竟犹如之前一般,甚至还要强烈。

    听着她那无所谓的口气,或许从一开始,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苏云卿都从未放在心上过。

    民间有一句话,叫剃头担子一头热,或许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苏云卿终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原先他对这一次的见面充满着期待,忐忑,他以为她或许会高兴,会难过,会生气,然而……苏云卿的表现都太过平静了,平静得让他难过。

    有些话真的要现在说吗?可是说了以后二人还能像从前那般相处自在吗?那些话说出来,他也知道没有再收回的余地,然而他已经动了情,让他就此放弃也不可能。

    可苏云卿对他没有那点意思,他明白。

    他有时又会想,会不会是苏云卿也像他一样,不说出来,只是怕丢了那点自尊?

    他犹豫了,如果苏云卿是喜欢他的,那该有多好,如果苏云卿也像自己一样,那么一切问题,就不再是问题。

    看着暄王那不对劲的神色,苏云卿只觉得自己越快离开越好,再看他磨磨叽叽下去,还不知道能出什么问题。

    “呵呵……十三爷有事下次再说,我有点急事先走了。”

    苏云卿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准备开溜,谁知道还没走几步就被暄王一手搂住动也动不了。

    “你……你要干嘛?”苏云卿一愣,心中无比忐忑,这十三掌柜是疯了不成?

    “你知道,我不是什么十三掌柜,我是……”

    “你是什么都好了,放开我好不好?咱们这样会让人误会的。”

    整个人挣扎不了,就这么被死死的禁锢着,苏云卿最怕的莫过于此。

    “十三掌柜,咱们交情不深,还是不要如此才好。”苏云卿心中有些慌了,她虽说有些本事,可是这十三掌柜也不是吃素的,而且男人女人力气悬殊,他手轻轻一夹她整个人就能腾空而起压根任他为所欲为嘛?

    “先调皮本公子的是你,先抱本公子的是你,你现在说我们交情不深?”

    十三掌柜这话让苏云卿只觉得脑袋一轰,当时自己身穿男装,她甚至以为直到自己离开梨花村十三掌柜都不会知道她是男的,谁知道……冤家路窄,这地都能遇上。

    “十三掌柜,那些事情是我当时年少不懂事逾越了,你如今怎么责怪都行,千万不要让我负责啊!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

    双手做推的动作,保持着此刻最为安全的最大距离,摇着头,一脸的委屈,心里默念着:叔叔,我们不约,不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