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母亲有心了,如此关心真是让我不由得感动得想掉眼泪,就因为母亲的关爱,我突然觉得全身都舒服了,咱们现在就走。”

    说着,起身往外面走去,一脸的笑容,幸福得像花儿一样。

    吴嬷嬷一愣,都说三小姐模样变了,她原以为变来变去也就那样而已,还能成一朵花不成?可是现在看来,这岂止是一朵花,还是一朵漂亮的花。

    方才那笑容,看得人都忍不住眼花。

    “嬷嬷,三小姐都走了。”

    丫鬟小声提醒着,就怕得罪嬷嬷。

    吴嬷嬷一愣,回神,转身看着桌上那碗药,这三小姐好得真是时候,还以为夫人这是关心她,这哪里是关心?这分明就是想要她的命啊!

    这三小姐也是可怜,这么些年,处处讨好夫人,乖巧听话却依旧得不到夫人的喜欢,如今不过就是一碗汤药便让她高兴得病都好了,实在让人看了心酸。

    “哦,既然三小姐都好了,那药就倒了吧!记得处理干净,不要让药味熏了主子们。”

    说着便往外走,小丫鬟听嬷嬷的话,赶紧将桌上的药倒了。

    …………

    一家人两辆马车停在了暄王府外面,几个小辈一辆,车一停,苏纤柔立马就跳了下来,根本不想和这二人有什么瓜葛。

    苏凤是二房的女儿,她一向就看不上,苏云卿和她素来不和,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所以这一路上,苏云卿闭目养神,她时不时看着外面,只有苏凤坐在位置上发呆。

    进门后,不止苏家,许多高门贵妇们都过来了,一看到自家人苏云便带着一群人跑过来迎接,几人行了礼以后一路说着客套话。

    “王妃今儿真美。”

    二房夫人嘴甜,一见到人深怕别人发现不了自己,立马抢先夸了句。

    苏云精神不错,一听这话便面露羞涩,“二嫂打趣我了。”

    “她可没有打趣你,瞧瞧你今日的神色,的确是比上次好了许多。”

    话里的意思就是王爷回府了,你就不是守活寡的寡妇了,神色自然会比以前好上很多。

    苏云人本来就貌美,二十多岁早已成亲的人却保持着十几岁姑娘才有的羞怯,再看看她粉色的面容,真是不差今儿到访的几个小姐。

    丢下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到处乱跑消失几年,暄王是怎么做到的?

    听着张氏的话,苏云倒是没有往深处想,如今她的确是神清气爽,整个人精神好了许多。

    想想王爷这次回来硬是要把她的娘家人接过来赴宴她心里就高兴,既然让娘家人进府,那是不是说明已经承认了她的身份,让她做名副其实的暄王妃了?

    一想到这事,昨儿晚上她的笑了半宿又哭了半宿,活脱脱把自己折腾成了神经病,今儿一早打扮以后硬是发现自己没有一丝疲倦,精神头反倒是好了。

    看苏云这模样,张氏忍不住觉得这女人这几年是等丈夫等傻了吧!人家嘴里的嘲讽都没听出来,净全部当成好话了。

    “对了,王爷呢?”

    进门这么许久都没有见到主人,自然应当问一声。

    “王爷刚回来,有许多事情要忙,一会就出来。”

    一听到有人询问暄王,苏云心情大好,立即回话。

    也对,暄王府已经好多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她嫁过来以后整个王府就她一个主人,其他人对她大多恭恭敬敬,哪里会问她?

    如今有人问她暄王在哪,她总觉得自己终于成了名副其实的暄王妃了,这种奇妙的感觉,她实在享受其中。

    看着掩饰不住一脸兴奋的苏云,苏云卿便忍不住摇头,仿佛看到一颗大好的白菜正在不知死活的往海里跳一般。

    爱情本来就是一场男女之间无聊的游戏,谁先爱了谁倒霉,像苏云这样不知死活的,她仿佛已经看到了结局。

    哪怕在现代,男女忠贞的爱情都难以寻觅,更何况是妻妾成群依旧合法的古代?深情对待一个人,根本就是一个在自我折磨的过程,别人看你像傻子而你却依旧心甘情愿沉迷其中,犹如此刻的苏云。

    以她如花的容貌,明明可以嫁一个对她不错的如意郎君,生一个可爱的孩子巩固地位,可是偏偏她却对这暄王一往情深难以自拔,一句非嫁不可导致了她的今天。

    多年苦等无怨无悔,如今男人回来了不见人影却依旧如此兴奋,实在令人不解。

    果真应了那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然而,在苏云卿眼里,这就是一颗漂亮的大白菜让猪给拱了。

    而这猪呢?明显就是拱完了发现也就这样而已,然后拍拍屁股走了。

    如此一想,忍不住感叹凌家祖宗十八代,都是渣男啊!

    爱情这东西是什么,苏云卿不明白,也不想再明白,男人嘛!晚上需要时拿来用用,白天没事拉出来溜溜,他把你当宠物,你把他当玩物,他玩烦了,你看腻了,各自一拍两散,谁也不欠谁,多好。

    “奴婢见过暄王……”

    不远处传来见礼声,苏云卿微微一愣,随后看向一旁的女人们,无一不在整理衣裳装束。

    退后就是一群跪下行礼之人,总之罗里吧嗦没完没了,心里膈应,行动上却跟上了。

    看着乖乖跪下的人影,暄王总觉得有些不习惯,扫了一眼以后面色温和的点头,“都起来吧!”

    “谢暄王……”

    所有人起身,均是低头不敢多看一眼,只有苏云,温和的走到暄王身边,“人都已经到齐了,您看是入座还是……”

    “许久不归,看着都觉得眼生了呢!”谁知道暄王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苏云一愣,随后微微一笑,“王爷说得是,时间变化得快,您不认识也正常,我给您介绍就是了。”

    说着走到一群人面前,却也觉得奇怪,前些天不是刚去过苏家吗?虽说走得急,可是该见的都见过了呀!

    心里想归想,可是还是规规矩矩的一一介绍:“这是我大嫂……”

    “苏夫人好。”一句苏夫人,格外生疏。

    “这是二房夫人。”

    “见过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