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苏府

    在苏云卿预备睡下之时,张氏过来了,看着她竟没有一句废话的意思,直接了当道:“明日便是暄王妃的生辰,会在暄王府宴请娘家人,原本我已经以备婚为由替你婉拒了,可是那边却要求你一定要去。”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衣裳和首饰,已经搭配好了,别的一样不许往身上戴,免得丢人。”

    说得倒是一点都不委婉,苏云卿也没什么感觉,只是想到自己和姑姑苏云实在没什么交集,与暄王更是不曾见过,那还有什么非去不可的理由?

    从张氏脸上便可看得出来,她心里并不希望自己去暄王府,跑过来也是无奈之举,上次苏云回来也没有见到自己,这次为什么非要她去?

    面对苏云卿的发呆张氏并未多看一眼,说完话后面无表情的离开了,实在干脆利落。

    早晨,苏府里所有的主子都起来准备完毕,毕竟暄王府设宴招待娘家,谁也不敢怠慢。

    张氏早已一身华服准备完毕,带着苏纤柔久久的备着,就等着时辰一到出发了。

    二房动作更快,天还没亮就开始准备,衣裳首饰十天前早已备好,天蒙蒙亮的时候他们已经过来,预备一同过去。

    相比手脚麻利的众人,苏云卿显得磨磨叽叽,半天还没出门,可把人气死了。

    “时辰不早了,云卿怎么还没出来。”

    二房夫人本来就嫉妒大方这边,如今好不容易能够带自己的女儿出去露露脸,自然心急。

    “我已经派人去催了。”

    身为母亲的张氏也没想过要替苏云卿说一句话,就这么干巴巴的回一句,把自己的关系撇清了。

    “也真是的,久久不见人,一会莫要再出什么幺蛾子,否则就真的得罪人了。”

    暄王府是什么地方,虽说苏家是娘家,可是那也不是能够轻易得罪的啊!再说暄王妃又不得宠,暄王那人他们也不熟悉,不知道其秉性如何,若是个性格暴躁的,说她们苏家没有将其放在眼里,届时莫说暄王妃,皇上求情都没用,谁让皇上还得给这个暄王三分颜面呢?

    “人呢?”

    看嬷嬷急冲冲的跑回来,张氏脸上却没有任何关心的神情,问一句也不过就是堵住二房那张噼里啪啦不停的嘴而已。

    “回夫人,原本已经准备好了的,谁知道临走时三小姐又拉肚子了。”

    嬷嬷急成一片,又深怕交不了差,只能急冲冲的回来禀报先。

    要说这三小姐真是个没福气的,上次暄王妃回府的时候被支开了,这次宴请娘家又老是拉肚子,别到时候出了洋相才好,这立马就和靖王府定亲了,若是这关头出了什么事情,届时像上次一样被退亲,那才真丢人了。

    “哼,暄王府已经下了死命令,莫说拉肚子,就算是死了也得抬着过去。”

    张氏心中厌恶,控制不住自己高贵的形象说出这等狠话来。

    二房一听,知道张氏并没有因为苏云卿的婚事对她高看一点,反而更加嫌弃了。

    呵呵一笑,拿出手绢擦了擦嘴角,阴阳怪气道:“可不是?要说这大嫂对云卿也算是尽心了,是她自己不争气,你可不要气坏了身子。”

    对她来说,和张氏唯一的平衡点就是张氏生了苏云卿这么一个废物,而她就生了一个女儿,生得亭亭玉立,知书达理,只要嫁得好,日后的身份自然会水涨船高。

    可是张氏呢?从小就生在高门大户,皇家对她张家都还有几分照拂,但是那又如何?一辈子生了苏云卿这么一个废物,足够成为一生的黑点了。

    “给她送点药过去煎了喝下。”

    张氏心高气傲,不屑和二房罗里吧嗦,吩咐嬷嬷一声,自个起身出了客厅,留下二房母女独坐却没有丝毫尴尬的样子。

    看着这大气宽敞的客厅,苏凤抿嘴,为何自己就不能住在里面?

    大家都是同一个祖先,同一个祖父,就是不同爹娘而已,可是这衣食住行却是天差地远,实在不公平。

    看到自己女儿眼中有着不甘,二房夫人立即捏了她一把,“莫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日后只要你眼光好,多好的府邸都能住。”

    想想也都是自己的夫君没出息才会让她和女儿过这样的生活,明明都是一家人却偏要搬出去住,大房做了相爷,可是二房却只能依附苏家祖上的荣耀而活,实在丢人。

    看着张氏就这么进去了,吴嬷嬷却憋嘴,别人不知道她可清楚得很,当初老爷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姑娘,生得貌美如花,只是身子不太好,夫人便派她送药过去,没想到喝下以后精神都好了不少,整个人容光散发,府里人都夸夫人心地善良,宽容大气。

    奈何只有她明白,那药本是剧毒,喝下去以后精神倒好,能吃能睡,只是持续服用却会掏空身子,最后一日不如一日,人瘦骨如柴,最后心力衰竭而死,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今夫人竟将这东西用在三小姐身上,是不是太过狠毒了一些?只求别喝出什么差错才是。

    都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只是在吴嬷嬷看来,张氏的心就是为大小姐和二小姐长,至于三小姐和其他人,那就是碍眼的东西,全部消失她也不会有半丝心急。

    …………

    竹园

    苏云卿看着碗里黑乎乎的东西,闻着它散发出的阵阵味道,不由得嘴角上扬扯出一抹冷笑,真是难为自己这个好母亲了,若不是时间来不及,她即将和靖王府定亲,还真想和她再交两把手,死一次给她瞧瞧,也好让她心里痛快痛快。

    暄王府她是不想去,也不想看到那传言小时候长得比较像她的姑姑,只是如今看这形式,莫说拉肚子,就算是躺下快死了她这群有爱的家人也会抬着她过去,真是难得,难得……

    “哎……”轻叹一口气,凡事都得靠自己,这辈子她还真就不能想找个男的英雄救美,不说别人,有个现成的未婚夫,奈何只求他别在自己落难时踩上两脚便好,至于其他,想都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