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她性格不好,脾气也差,成亲以后若是每天惹你生气,不合你意,那岂不是……”

    老太妃出身名门,就凌风华这么个孙子每天都呆在身边,自然希望他能够娶个称心如意的妻子。

    可是据她所知,那苏云卿可不是个会惹人怜惜的。

    “逞心如意的妻子应该长什么样?”

    听他这么一问,老太妃皱眉,随后回答,“温柔贤淑,善良体贴,礼仪周全。”

    莫说他们靖王府,就算是普通的世家,娶妻也都照着这个标准。

    然而想想,苏云卿和这几样可都不沾边。

    经太妃这么一说,凌风华仔细一想,倒也是,这几样似乎苏云卿都没有。

    “没有也好。”

    听凌风华这么说,老太妃的心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这孙子莫不是因为前几年那事,对女人的要求也变了?审美观特别起来了?

    “你真的愿意吗?”最终老太妃老了一眼旁边的嬷嬷又问。

    “嗯,日子定了吗?”

    “定是定了,只是过几天便是十三王妃的生辰,所以又往后推了几天,希望不惹出什么差错。”

    倒也不是怕撞日子,只不过就是想多给风华一些时间,让他想清楚罢了。

    “到时候我陪着你一起吧!”苏云卿这般差劲都招惹到了十三爷,若是真的拥有世家女子该拥有的品质,那岂不是招惹更多?

    他可不会觉得这次十三爷回来之前偶然,这其中必定有他的意思。

    至于是不是因为苏云卿他还不知道,只是为了避免一些麻烦,他还是想亲自过去确认一下。

    毕竟苏云卿那个小妖精太过奸诈了,过去认认脸也好,莫到时候她来个桃代李僵上了花轿入错洞房就糟糕了。

    “还是祖母自己去吧!”

    定亲这种事情哪有自己去的?靖王妃不在,最合适过去的就是她,到时候给足了苏家面子,他们靖王府也不显得太过主动。

    毕竟这桩婚事让所有人都看着笑话,她也实在不想让自己的孙子去受这个伤害。

    “还是我跟你去吧!”

    凌风华知道自己祖母的想法,只是为了避免再生事端,他已经决定了。

    看自己的孙子这般执着,太妃也知道已经改变不了,叹了一口气点头,转身离开。

    凌风华这孩子从小就冷情,对任何人都是那个模样,她早已习惯,却也心疼。

    “嬷嬷,你说这次风华答应娶妻,是不是因为……”

    “太妃你别想太多了,世子年纪不小,也到了娶妻的年纪,定然不会是为了谁的。”

    凌风华本就是个性子冷淡的人,虽说当初和那女人有过一段,也说过会娶那个女子为妻,可是这几天已经没有听她提起过那个人了,再说,那人伤他伤得这般重,没有除掉她已经是个意外,又怎么可能是因为她?

    “感情的事,谁说得清楚。”

    嬷嬷没有经历过感情,太妃觉得她想得不够全面,只是细细一想,风华的确很久没有说过有关于她的话了,只是为何会答应娶苏云卿,她还真不知道。

    “都怪那个女人。”

    一想到这事太妃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当初若不是那个女人,风华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世子既然不让再追究,那太妃还是不要总是提的好,否则王爷听了也会不高兴。”

    “倒也是!”

    轻叹一口气,她也是心疼孙子不是?

    她这么宝贝的孙子被人害成这样,她如何甘心,奈何风华不让她再管这事,她也就只能当没发生了。

    …………

    “主子,苏云卿回苏家了。”

    孟飞悄悄抬头看了十三爷一眼,随后又道,“而且,和凌风华定了亲事,提亲的日子就在王妃的生辰之后。”

    王爷对于苏云卿的在意他能够深切的感觉到,听到二人定亲时,他眼中的愤怒是他从未见过了,如今突然回到暄王府,必定不是因为要回来给王妃过生辰这般简单。

    这一次,主子要来真的了,做着这辈子最为荒唐的事情。

    “凌风华这是要快刀斩乱麻吗?”十三爷眼睛微眯,目光漫过冷色。

    孟飞低头不语,这事也是在不能怪靖王世子,人家娶妻日子定在哪天那是两家的事情,主子这根本就是迁怒于他,主子对于苏云卿的在意,实在超过正常范围了。

    再说,这事完全就看苏云卿,若是她真的对靖王府没有一点动心,又或者真的对主子有一丝感情,又怎么会答应和靖王府的这门婚事?

    再说二人相处的那段时间中,苏云卿就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主子,连一个真实身份和名字都不问,也从来没有告知过别人她的身份,由此看来,她对主子,不过就是一时觉得好玩而已,调戏多一些而已,谁知最终,主子却认真了。

    主子是真的没有觉察,还是故意无视?

    “苏云的生辰,她的娘家人会过来吧?”

    苏云,而不是王妃,这么一个称呼,已经决定了二人以后的关系。

    苏云终究只是苏云,不及苏云卿。

    当初苏家给苏云卿娶这么一个名字,不过就是因为她眉目有几分像苏云,希望亦能像她一般温柔大方,美丽动人。

    谁知长大了以后,眉目依旧有几分相似,只是性格却天差地远。

    “会是会,只是不知道苏云卿会不会故意推脱。”

    “推脱?在外面,她是云公子,我是十三掌柜,她无拘无束,我也没有权利拘束于她,而如今我回了天越,做了暄王,她做了苏三小姐,又有什么权利推脱?”

    暄王手中的权利举国皆知,苏云卿若是敢推脱,他有的是办法让她乖乖过来。

    “属下明白了!”生活在这天越城,最先要遵守的就是这套规矩,世家小姐永远摆脱不了皇家的安排,身为凌家人,唯一的好处,不就是这点吗?

    然,凌家人……凌风华也绝对不是吃素的,这是一场硬仗,主子是真的已经决定开始了吗?

    十三爷勾唇,他明白,放过苏云卿,他定然会后悔一辈子,管她什么辈分,管她什么疯狂,没有苏云卿,这些又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