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苏云紧张得牙齿直打颤,拉着丫鬟的手忍不住用力掐,丫鬟被掐的眼泪汪汪却不敢出声,谁让今天是十三王妃的好日子呢?谁惹谁倒霉。

    “你说这次王爷回来还会离开吗?”

    苦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回来了却不愿意回府居住,就算陪她回门也只是进门以后就出来,从来没有多看一眼,如今好不容易正儿八经的回府了,苏云又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肯定不会的,这次王爷一定是想起娘娘的好了。”

    一个女人能够在最美年华里等待着一个男人,无怨无悔,已经足够有心了,王爷定然能够看到的王妃的真心,这次回来,只希望夫妻二人相敬如宾,恩爱非常,也免得他们这些做奴才的跟着主子难过。

    “王妃,王爷进门了。”

    一个丫鬟跌跌撞撞的冲进门,跪下喘着粗气道。

    苏云也不计较她的失礼,扶着丫鬟的手立即往外跑,谁知道因为跑得太急,整个人摔在了门槛上。

    丫鬟立即弯腰准备扶起来,一席长袍却出现在二人眼前,微微抬头,只见那俊美无双的脸带着蔑视,冷笑一声,无情的跨进门槛,终究是连句问候都没有。

    ……

    没有见到暄王,没有机会露脸,反而在暄王府处处收到限制,听说暄王回来了,她跟在苏云身后一天一夜也没有见到暄王的身影,苏纤柔终于忍不住,要回府了。

    谁知道一回府得到的消息就是苏云卿回来了,并且还和靖王府定了亲,整个人震怒之下,急冲冲跑到竹园,果真见到苏云卿坐在贵妃塌上,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拿着葡萄,舒心惬意得很。

    再想到自己这几天在暄王府里面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每天都要伺候那个不受宠的女人最终莫说贵公子,连个男人的影子都没见着,实在不平衡。

    看着不远处那对着自己怒目而视的女子,苏云卿不由得皱眉,自己何时又惹了这苏二小姐了。

    瞧瞧那一张原本如花似玉的脸如今因为生气都堆在一起生了褶皱她都觉得自己罪无可恕,奈何二人关系本就如此,她爱气就让她气着呗!

    苏纤柔盯着苏云卿那张比自己更加秀丽的脸,只觉得猫见了老鼠一般想要将她撕碎。

    苏云卿却没有半丝惊慌,她就喜欢看着苏纤柔恨死她却又干不掉她的样子,实在有意思,毕竟整个苏家,能够将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的也就只有苏纤柔了。

    这对于她,是不是也算是一种真诚?真诚的不掩盖自己的情绪,倒让人生出几分感动了。

    光她自己在那干瞪眼,苏云卿该吃吃该喝喝的样子实在让苏纤柔气不打一处来,最终实在忍不住,手指苏云卿,“你这个贱人,在外面闯了这么多祸,丢了母亲的脸,竟然还敢回来?”

    “你这是恭贺我回家了吗?对了,听说你去了暄王府,好吃好玩的都体验够了吧?”

    苏云卿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更是刺激苏纤柔了。

    “你还好意思说?原本应该是你过去受这份罪的,如今事完了,你却跟个没事人一样回来,要脸吗?”

    就苏云卿这样的人都定两次亲了,凭什么她就要一直守在苏家?难道一辈子进不了宫,她就一辈子不嫁人不成?

    “你这是夸我吗?”苏云卿一脸兴奋,放下茶杯手指自己高兴的问。

    “是,我在夸你做了世子妃呢!”苏纤柔满脸的鄙视,声音更是透着嘲讽。

    “是啊!这突然定亲,我还不习惯呢!”

    说着,还不忘低头两只手挽着自己留在面前的头发打着圈圈,装作一副少女娇羞的模样,可没把旁边的丫鬟吓晕在地。

    就苏三小姐那平日比男子还要豪爽的个性还会害羞?肯定是她们看错了。

    “不习惯?没关系,你可以用一辈子去习惯和靖王世子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

    曾经大姐貌美如花她纵然嫉妒羡慕,可是每每想到她日后要嫁给一个身患隐疾的男人她便能找到一些心理平衡,如今换做苏云卿,她亦是觉得。

    如此一说,倒是吐了一口恶气,无比舒爽。

    原以为苏云卿会生气,会暴怒,谁知道她却抬头,皱眉,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看着苏纤柔,“二姐姐,无实是什么意思?你经历过吗?”

    这一问,屋子里的丫头彻底晕倒,这三小姐实在太过口出惊人,日后她们应当捂住耳朵才是,否则怀孕了怎么办?

    苏纤柔一惊,整个人犹如五雷轰顶,整张脸到耳根全部红成一片,气得往前跑了几步,手指着苏云卿,“你……你实在太过不知羞耻。”

    “我做了什么了吗?没有啊!”

    就这么一句话就羞成了这个模样?怕大半都是气的吧!

    身为世家小姐,何时会仔细考虑过这等问题?如今被苏云卿这么一问,细细一想,自然觉得羞愤不已。

    “苏云卿,你这不知羞耻的,你活该一辈子守活寡,活该被爹娘嫌弃,活该无依无靠。”

    “哦!”冷淡的一声回答,她也是实在没有心情再和苏纤柔闹下去。

    “哼……”苏纤柔也知道骂下去也没什么用,又不能一刀杀了她。

    转身,气呼呼的离去,院子里的花盆草木,倒成一片。

    …………

    靖王府

    老太妃慢悠悠的走到凌风华跟前,看着一脸认真往着远处的她,半天才问,“风华,你对这门婚事,真的没有任何意见吗?”

    “没有!”凌风华回答得干脆利落。

    “可那女孩,并不是你中意的啊!”

    “我没有中意的。”

    “我是说那姑娘性格不太好,行事也比较莽撞。”

    老太妃说得格外婉转,就因为别人做了她不喜欢的事情就一针扎下去让人一辈子硬不起来,这只是性格不太好?这是太缺德了。

    行事莽撞吗?她怎么觉得这丫头狡猾奸诈,处处心机让人防不胜防呢?

    “还有,听说她脾气比普通的世家小姐要暴躁很多。”

    “她脾气再暴躁,孙儿也不会是个惧内的。”

    一句话把老太妃完全堵死,果真,靖王觉得和这人说话脑子不够用,她也觉得费劲得很,难道是自己老了,说话不清楚,表达能力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