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园

    对于苏云卿的不理睬,夏荷并没有表现出有多不满,毕竟自己是个姨娘,她是个小姐,而且人家即将成为世子妃了。

    “娘,这么多年了,我的确没有好好看过苏云卿。”

    今日进门,大多都是正房小姐,就他一个庶出,自然没有他说话的份,正因为如此,他仔细看了。

    苏云卿就坐在老太爷身边,一身淡紫色长裙,眉目如画,清新脱俗,算得上一个真真的美人。

    夏荷却不紧不慢的拿起梳子,慢悠悠的梳着自己齐腰的长发,“你或许记不清了,小时候,云卿可是个漂亮的孩子,粉雕玉琢,人见人爱呢!”

    说着,脸上还挂着温和笑容。

    “娘怎么反倒夸起她来了。”

    这可不像夏姨娘的肚量,夏姨娘一向就是个爱吃醋的,这辈子她觉得最光荣的事情就是生了他这么一个儿子,现如今张氏的几个女儿都有了好的归宿,她怎么会高兴得起来?

    “娘说的可是大实话。”夏姨娘微微一笑放下梳子转身看向苏睁道。

    “她和靖王府的事情……”

    “老太爷竟然认了,那必定就是定下来了,再说,她嫁出去对你也不是什么坏事。”

    张氏生了三个女儿,唯独和苏云卿不亲近,如今苏云卿偏偏嫁到了靖王府,她怕是更加生气了吧?

    毕竟当初要做世子妃的是苏樱,苏樱是做了那等事情才会被靖王府退婚的,如今苏云卿占了这位置,身为娘亲,她怎么高兴得起来?

    “就苏云卿那个性子,娘难道不怕她惹出什么是非连累我们吗?”虽说不和气,可是在别人看来,他们就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一家人,自然是一荣俱荣一损损。

    “嫁到靖王府,就算惹出什么是非人家也不敢往外多说一句。”

    靖王府,那是什么地方,皇亲国戚之家,谁敢往外多说一句不好?

    哪怕是靖王世子不举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可是整个天越城,除了皇帝谁敢多议论一句?

    听夏姨娘这么一说,苏睁便明白,靖王府手握重兵,就算皇上时常会在背后做一些让靖王府难堪的事,又或者当众拿世子的身体开玩笑,可是那也只是仅仅如此而已,何时真的做过什么?

    如此看来,皇帝对于靖王府,那是又恨又怕啊!

    “真是没有想到,从前安静懦弱的苏云卿如今能够嫁进靖王府。”

    从前虽说和二皇子定亲,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不过就是苏家的一厢情愿,二皇子必定看不上她,嫁过去也是受苦而已。

    谁想,原以为一辈子找不到婆家的她,竟然在短短几天之内又把自己嫁出去了,还是高高在上的靖王府,实在让人觉得稀奇。

    “嫁过去又如何,不过有名无实罢了!”

    靖王不举,嫁过去也如同守活寡一般,顶着一个世子妃的名号有什么用处?始终无法做一个孩子的母亲,一个女人这辈子不能生孩子,那还有什么意思?

    “倒是!”想到这事,苏睁就忍不住带着一丝邪笑。

    “知道归知道,可是有些东西就不能往外说,如今的苏云卿今时不同往日了,见到她恭敬一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今苏睁的身份地位在苏家就是一个尴尬的存在,老太爷对他还不如对苏云卿来得亲近,如今苏云卿做了世子妃,苏家和靖王府就有了割舍不掉的关系,只要和苏云卿走得近了,就不愁没有机会往上爬。

    庶子又如何,只要有才,肯稍加努力,终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

    “儿子记下了。”

    苏睁又何尝不知道老太爷对他没有多大希望?就因为他不是嫡出,所以处处被人瞧不起。

    如今就连一个苏云卿都能够得到老太爷的关爱,他就不信他得不到。

    “想想,你也年纪不小了,等这些日子过了,我便去请你父亲给你物色一个姑娘,或许成亲了,能改变如今的局面也说不一定。”

    母子相依为命多年,想到要将他送到另外一个女人身边夏荷都有些舍不得。

    只是儿子长大,终究是要娶妻生子的。

    …………

    暄王府

    精致楼台,名花异草,假山流水,无一不透露着这座府邸里的主人身份有多尊贵。

    楼房之中,女子依旧面对镜子,悉心装扮,就连头发丝都是整整齐齐,没有一丝凌乱。

    眉目如画,红唇齿白,就算是比如今正值二八年华的姑娘比起来,苏云也是丝毫不差。

    只是苦等这些年,等得太久了,她总是觉得自己老了,已经迟暮了。

    如今听说十三爷要回来长住,心中不免依旧心怀期望。

    他是不是忽然知道自己久等多年的这份心。所以选择回来?

    苏云内心掩盖不住激动,过几日便是她的生辰,十三爷一定是记得的,所以回来与她一同庆祝,只要一想到如此,她就掩盖不住内心的激动,紧握住苏纤柔的手臂,“纤柔,赶紧把珠钗簪子什么都拿出来,绿儿,去看看厨房那边准备好了没有。”

    苏云整个人慌慌张张,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姑姑,你已经很美了,不用再装扮了。”

    陪着苏云一遍又一遍装扮自己,苏纤柔实在有些不耐烦了,她过来是希望漂漂亮亮露脸的,不是来看姑姑打扮的。

    再说,她自己都还没有打扮呢!若是暄王回来,看到她容貌更加出色,岂不是大好事一件?

    苏纤柔心中哪里还有什么羞耻?做梦都想嫁入高门一雪前耻的她哪里有心思管自己的姑姑美不美?随便应付几句就找个借口离开了。

    苏云紧张得难以自持,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她不耐烦的小举动,整个人忍不住发抖,只要想到自己这些年以来的愿望都能成真她立即忍不住觉得整颗心都要跳出来了。

    暄王回来的这些日子,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如今回来长住却通知了她让她准备房间,仅仅如此,都让她不敢相信许久。

    紧张,忐忑,激动,几种情绪交加,让她整个人像个神经病一样坐立难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