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调戏一个男人,若不是对他心存爱慕,那便是戏弄,而主子竟然成为了那被人戏弄之人。

    孟飞心中叹气,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现在公子这般在意那个家伙,只能后悔为何当初看到她靠近时没有查明身份。

    只是如此想想,也怪不得他们,毕竟像苏云卿那样奸诈狡猾又厚脸皮的姑娘,谁又能想到她会是一个世家小姐?

    “主子,之前大家都说苏云卿和二皇子定下了婚约,后来因为不孕不育被退,那日你去苏家的时候,张氏说她因为这事不吃不喝郁郁寡欢,身子不好不能出来相迎,怎么……”

    也就因为如此,他们那天没有见到苏云卿,却偏偏在回西厢楼以后见到了她。

    若是那天见到了,又怎么会有后来发生的这些事情?

    再说,苏云卿那模样,怎么可能会是因为一个男人不吃不喝郁郁寡欢的人?还以为是病殃殃的林黛玉,结果却是只上蹿下跳的猴子,实在让人头疼。

    “下去吧!”

    然而,十三公子已经对这件事情不感兴趣了,他满脑子里想的就是,她为什么偏偏是苏云卿?

    她哪怕是个山大王的女儿都好啊!她为什么偏偏是苏谦的孙女?

    …………

    苏家

    张氏看着自己身旁的嬷嬷,皱眉问“你说苏云卿回来了?”

    让她去摘花原本就只是一个借口,谁知道莫名其妙的又被皇上赐婚,她自己成为笑柄倒也没什么,偏偏拉上了整个苏家,如今让她这个做娘的更是连门都不敢出,竟然还有脸回来,她怎么不死在梨花村算了?好歹也能得到个烈女的名声。

    嬷嬷看出了张氏的不高兴,立即点头,将茶奉上,“可不是?听说是老太爷将她带回来的,好在二小姐已经过去了,再过几日便是暄王妃的生辰,就算二小姐她没得到暄王爷的青睐,能够露露脸也是好的。”

    相比苏云卿,苏纤柔长得艳了一些,小鼻子小眼睛的,虽说精致,可是到底还是算不上大气,所以张氏才会把苏云卿支开,要的就是暄王妃没得选择。

    其实,就算苏云卿在暄王妃也不会选她,虽说当初她也是名动天越的美人,可是如今美人迟暮,自然比不过现在正值二八年华的姑娘,如此钟情暄王的她,又怎么会选一个漂亮姑娘过去?

    再说,被自己的侄女抢了风头,她岂不丢人?

    想到苏云卿,张氏就忍不住升起一股怒气,“她回来得倒是时候。”

    “可不是?”嬷嬷点头。

    原本就想将她留在梨花村再过几天,谁知道不早不晚的老太爷偏偏把她给带回来了,看这模样,老太爷早就看穿了她的想法,这个时候把苏云卿带回来,就是狠狠的给了她一耳光。

    张氏揉了揉眉心,皇上赐婚,靖王府应婚,苏云卿回来,这明明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事情,偏偏让人觉得巧合得很。

    原本一个不举一个不孕本是天大的笑话,可是张氏总觉得这事透着奇怪的味道。

    苏云卿这辈子嫁不出去就是她注定了她命,谁知道半路杀出这么一道赐婚圣旨,就算是个笑话,可是谁也不得不承认,从今以后,苏云卿的身份得到了一个大大的提升,莫说自己,就连苏翔都不得不弯腰行礼。

    …………

    身形纤瘦,发丝松松垮垮的挽在头上,一身蓝色长袍,脸上沾满灰尘,犹如一只迷了路好不容易回家的小花猫。

    不信,怀疑,嫌弃。

    各种形色各异的人看着苏云卿,怎么也想不到不过离开苏家几天,三小姐就变成了这么个模样。哪里还像个世家小姐,根本就是路边坑蒙拐骗的小叫花子。

    然而,面对所有人的嫌恶,苏云卿并没有表现出失落的神情,反倒比想象中的好了很多,最起码,没人向她扔臭鸡蛋。

    若是这家人看到她以后表情激动,又亲又抱的,那还真应该吓死她了。

    “都楞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给三小姐准备干净衣裳和热水。”

    瞧瞧她这身,一路回来他都觉得丢人。

    看了一圈没有看到张氏,苏谦面色有些难看,“夫人呢?”

    “回老太爷,张老夫人身体不适,让夫人回张府去了。”

    “还楞着做什么,去厨房让人准备些饭菜,别把这丫头饿着了。”

    带她回来时看翠柳还在忙活,必定还没有吃饭,如今回到家里爹不疼娘不爱的,还真有些心酸。

    再加上前些天张氏的做法,实在让苏谦觉得有些过了。

    …………

    靖王府

    凌风华一进家门,就看到靖王端端正正的坐在位置上。

    “你果真应了?”凌风华也不多话,坐下捧着一杯茶问。

    “自然。”果断,坚决。

    凌风华未看靖王一眼,喝了一口茶水,轻道,“她是十三爷的心上人,你应该知道。”

    然,靖王却是十分霸道,“老十三的心上人又如何?凡事有个先来后到,她先和咱们家有了婚约,他十三再心仪,还能抢亲不成?”

    “你何时这般急着想找儿媳妇了?”

    “我一直着急。”

    “欲盖弥彰。”

    “老子懒得和你多做解释。”

    “选日子了吗?”

    忽然话锋一转,靖王抬眸,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凌风华,“选日子了我也不能告诉你啊!谁知道你是想逃婚还是想杀妻。”

    “尽快选日子完婚,免得一拖再拖夜长梦多。”

    对于凌风华,靖王最烦的就是老是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莫不是这次,他真的准备成亲了?

    那宫里的那个……

    “你是认真的?”有些怀疑,靖王忍不住再问了一次。

    “那丫头倒是胆大包天啊!”不知他的思想又飞到哪了。想到不过几天,她招惹了十三爷不算,还把莫家搞得鸡飞狗跳夫妻分裂,真是好本事。

    “胆小的老子还看不上呢!”靖王起身,一脸不爽的看着凌风华,这小子回来是来和自己商量事情的吗?根本就是来通知自己他要成亲了的?害他白白为他的婚事担心了好几天,如今一朝之间便解决了,做爹的怎么就这么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