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没有银子,那就用东西抵吧?什么鸡鸭鱼肉都可以送过来,等什么时候够一百两了,咱们也就不计较了。”

    苏云卿悠哉悠哉的找了个可以坐的地方坐下,半天才道。

    “啊?”

    张大夫一惊,原以为这事已经接近尾声了,苏家没有能力拿出这么多银子,周氏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必定不会太过为难她了,谁知道被这云小公子这么一参合,苏家可算是惨了。

    “好吧!”

    苏沫娘也害怕一会再出现什么差错,若是梁静还咬着不放,那他们苏家的名声就真毁了。

    苏沫只觉得眼前一黑,她好想当场就这么晕死过去,想他们娘俩走了这么远的路,就是为了来讨个公道,如今倒好,公道没有,反而赔了五十两的银子和无数的鸡鸭鱼肉,还真的又给人家治病又给人家养身体了。

    这算怎么回事嘛!苏沫眼泪花花,只觉得憋屈得很。

    …………

    屋子里,孟飞静悄悄的站在十三公子旁边,安静的守着,内心却难以平复。

    在公子身边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形,吓得他直接从树上掉下去,也真是丢人。

    “属下护卫不力,今日让公子受惊了。”过了半天,孟飞才鼓足勇气道。

    “受惊,有吗?”今日最受惊的莫过于被那小不点抱了一下,其他的,没有了。

    “是。”孟飞低下头,他又哪里不知道呢!公子从来没有碰过任何女人,如今偏偏被那丫头抱了一下,本想阻止却发现来不及了。

    这也不能全都怪他,怪只怪那丫头动作太过,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女人竟然能够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等事情,嘴上耍流.氓就算了,手还不老实。

    当时公子脸上的表情他看得清清楚楚,跟他二十多年,还从来没有在他脸上见过这种表情呢!

    那种惊讶,错愕的表情,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倒是有些习武二十年自称一等护卫的人竟然自己从树下掉下来了,倒让本公子惊吓不小。”

    十三公子懒懒散散的抬起茶,看着窗外那手舞足蹈的小不点,不自觉的扬起嘴角。

    “属下,属下是被云公子的话给吓到了。”

    一个姑娘家竟然公然伸手抱一个男人,若不是亲眼看到他还真不敢相信,这女人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

    当时看到公子脸上那错愕的表情,他是真的被吓到了,动作也慢了很多,根本没有时间阻止。

    听到孟飞承认自己被吓到了,十三公子才觉得顺畅了很多。

    “公子,你说那云公子,她真的是女人吗?”

    孟飞至今还不敢相信,天底下还有这种女人。

    “你怀疑我看错了?”十三公子似笑非笑的问。

    “属下不敢,属下自然是相信公子的,可是云小公子那出口就冒黄,抬手就流.氓的样子实在不像个姑娘。”

    “再说了,就她那些话,莫说姑娘,就算是男子也没法随随便便说得这么溜啊!”

    孟飞今儿莫名的觉得有些憋屈,怎么就丢了这么大的人呢?

    听孟飞这么一说,十三公子忍不住勾了勾嘴唇,“或许是咱们太久没有回来,天越城的风土人情都变了吧!”

    离开这么多年回来也没有接触过太多的女人,最近见得最多的也就是这个小不点。

    “再怎么变那也不可能变成流.氓吧?”想想如果真是这样,天越城到处都是女流.氓,那还得了?

    十三公子叹了口气,随后点头,倒也是!如果大家都不是这样,那就是她太过特别了。

    的确太特别了,特别到就算她伸手抱了自己,除了有一些小小的惊讶以外,竟没有其他厌恶的感觉,莫非是这小家伙太气人了,让人生不出厌恶的感觉了?

    如此一想,十三公子便忍不住摇摇头,随后抬头看着孟飞有些不明所以的问,“你说什么样的人家才能养出这种女儿?”

    还说他是软的,如果当时他硬了,那……那肯定还是得不到什么好话。

    “属下想,肯定是哪个山大王吧!”

    “倒也是,平常人家应该养不出这种女儿。”

    “自然,属下看梁家的大姑娘,那是连句大话都不敢说,最大胆的也就是苏家姑娘那种,至于像云公子这种,还真是绝无仅有了。”

    那是比男人都男人的女人啊!

    “嗯,下次见到了,一定要问问她。”

    “我问吗?”

    孟飞一脸不敢相信的问。

    “不然呢?”

    十三公子云淡风轻,已经给了非常肯定的回答。

    “是。”嘴上虽然应着,内心却犹如波涛海浪,我到底招谁惹谁了要去问云公子这种问题。

    虽然还没有问出口,但是能够想到,肯定不会得什么好话,就她那德行,公子都能被她抹黑,何况自己?

    云公子实在太恐怖了!

    忍不住按了按自己的眉心,只要想到自己一见到苏云卿就问她爹是不是山大王他就忍不住觉得心惊肉跳。

    “孟飞,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看孟飞有些心不在焉,十三公子忍不住问。

    “没有。”

    “没有就好。”

    他已经忍不住想看孟飞这个笨头笨脑的怎么被苏云卿堵得哑口无言了。

    在十三公子看来,这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可是在孟飞看来,那就是自己方才从树下掉下来的时候肯定让公子受到惊吓了,不然他为什么要这么惩罚自己要让自己去得罪云公子那种人,今天公子肯定非常生气,非常……

    然,十三公子的思想却已经到了另外一处,想到那柔柔的小家伙跑到自己怀里时那温暖的感觉就觉得整个人都萌化了,只是奈何那一句软的让他觉得不舒服。

    这小妖精,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

    “哈哈,收到一堆银子和鸡鸭鱼肉的感觉不错吧?”

    苏云卿哈哈一笑,倒也欣赏苏家的办事速度,说给还就真的给了。

    看着眼前这一堆坑蒙拐骗得来的战利品,梁静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了,刚准备说什么,门外就来了一个老头子。

    一身青衫,衣衫飘飘,虽说年纪已大,可是站在那就自然而然升起一股威严,让几人忍不住有些害怕。

    然,苏云卿却依旧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抖啊抖,一副地痞流.氓本色,天不怕地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