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十三公子,你是希望那小厮生男孩还是生女孩?”

    忽然,说不感兴趣的苏云卿突然跳上来看着十三掌柜问。

    十三掌柜一愣,汗如瀑布。

    这假男人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还生男生女,莫说那小厮没有这个功能,就算是有,那也只可能生个蛋,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喜欢。

    十三掌柜觉得,自己跟着这个女人进来就是一个错误,和她讨论这种问题到现在,那就是他有病,神经病!

    如果还能再继续下去,那就是她神经出了问题,而他精神会出问题。

    “云公子,外面越吵越激烈了,你确定你还要继续和我在这里讨论生男孩还是生女孩的问题?”

    十三掌柜坐下,微笑着问。

    看着这个男人息怒从未放在脸上的男人,和他说笑刺激他根本就是像在棉花上打拳,没有丝毫意思。

    看着苏云卿突然不笑了,十三掌柜以为她对外面的事情感了兴趣。

    “云公子……”

    看她]

    果然,这个女人真的不按常理出牌,思想犹如山路十八弯一般,到处都是坑。

    有些事情,她突然给你洗白了,然后下一秒,你就永远都说不清楚了。

    十三公子扶额,为自己方才那几秒的停顿找出了最合理的解释,不过就是这个女人太过不一样,太过让人恼罢了,他从不会被美色迷惑,方才,不过只是心跳偶尔失常罢了。

    “不知道云公子是否听过嘴上积德这几个字?”

    脸色沉了下来,十三公子忽然认真的问。

    然,苏云卿却是一脸轻松,“我知道啊!我还知道什么叫善解人意呢!方才我拿石头扔周大娘救了他们,你理解了我的意思,这就是善解人意,而你知道我嫁祸给了苏沫却没有说出去,这就是嘴上积德了,可对?”

    “非常对,除了……你以为我不会说出去这一点。”十三公子温文尔雅一笑,声音柔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