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这就是一场热火硝烟的战争,得不到回应的女人怎么可能罢休?

    冷哼一声,眼泪哗哗落下,只是再怎么委屈,再怎么可怜巴巴,也得不到那人的半丝怜惜。

    反之,这梁昕却是一句话不说,不过就是低头做出一脸难过的表情却得不到这么多人为她争吵出头,凭什么,她到底有什么好的?

    “好,好,说我闹是吧?我今日就闹给你们看,让你们瞧瞧,到底谁才是最贱最不要脸的人。”

    说着,大步走到十三掌柜身前,“轻问公子尊姓大名?”

    然,十三掌柜却是扬眉,垂眸,双手抬起抱拳,退后一步,拉开了与苏沫的距离。

    这温和知礼的动作直让苏云卿觉得蛋疼,为什么这看着如此温和的人什么都不用做就抬一步脚,便给了别人这么一刀软刀子呢?

    作为一个男人都知道男女授受不亲需要避嫌,然而你一个女子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开口问一个男人姓名,你特么是有多豪放啊?

    一旁观看的人们瞧着这一幕,形色各异,退后议论几句。

    可是苏沫却没有半丝这些人想法的意思,转身,走回自己方才的位置,笑道:“公子话都不愿意与我多说一句却偏偏对你伸手相助,也真是怪不得你看不上赵江了。”

    听苏沫说完这话,梁昕立即转头看向十三掌柜,却不见他脸上有任何一丝表情,不由得染上失落。

    “哈哈哈哈,你瞧瞧,发生这种事情,人家最先关心的不过就是这位公子的态度,何时有过你?”

    苏沫眼中含泪,看着即便到了这种地步梁昕处处关心的还是这个陌生公子,痛的又何止只有赵江一个人?更痛的是她。

    因为即便梁昕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赵江还是一心一意的对她,从来没有变过,可是自己呢?为他变疯变傻变泼妇,他的眼中还是没有自己。

    何其可笑啊!

    周氏和梁静听了这话以后却只有忍不住看向梁昕,梁昕认识这十三掌柜?不过就是这几天来过几次,何时帮过梁昕了?二人又都避嫌,怎么可能喜欢上他?

    这些问题都是后话,都应该放在以后来说,眼前最重要的是处理苏沫的事情,不能让这件事影响到梁昕的名誉。

    十三掌柜哪里还有心思再听下去,哪怕如今这事已经与他有了关系,他却下去笑容温和的转身,似乎方才苏沫的话他从未听到过半句一般,看向屋子,一个小小的身影串了进去,他忍不住微微一笑,跟了过去。

    “云公子……”

    似乎是怕惊到眼前之人,又怕惹起外人的注意,他声音温柔似风,柔和似水,配上这暗暗的气愤,硬生生有了一种偷.情怕被人发现的味道。

    然而,这暧昧不清的味道却没有让苏云卿迷昏了脑袋,冷冷问,“十三掌柜,你戏份完了?”

    这不是才刚登场吗?没有八十集家庭伦理大剧的时间,怎么可能完这么快?

    “呵,现在退场我还是君子,一会不退场的话搞不好会成为登徒子,所以我就不凑那份热闹了。”

    苏云卿却是摇头,表示不赞同他的观点,“十三公子你对待女人永远都只是君子,怎么都不会变成登徒子。”

    “哦?云公子就这么信任我?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啊!”十三掌柜扬眉,温和道。

    “因为我没有理由怀疑公子你会是个登徒子啊!”

    苏云卿咧嘴一笑,坏得毫不掩饰,坏得让人心里发毛。

    “为什么没有?”

    十三掌柜依旧还有些不明白,苏云卿脑袋里的想法一向都是山路十八弯,实在难得跟上。

    “因为,你已经有那小厮了呀!”

    十三公子一阵恶寒,果然,这事他就不该问。

    “那女人你怎么可能看得上呢?即便要做登徒子,对象也应该是男人才对。”

    说完,看了他一眼,还拉了拉自己的衣服,满脸防备的退了一步。

    十三公子看到这,竟怎么也气不起来了,忍不住想要大笑。

    方才他退一步羞了别人,如今人家退了一步,同样羞辱了自己啊!真是天道好轮回,报应不爽啊!

    虽说知道她是个女人,但是此刻的心情,实在没法说清楚。

    苏云卿却是自我感觉良好,什么叫以彼之道还彼之身啊!她非常好的运用了出来,只是这坏心思一开始动就根本停不下来了。

    懒懒的靠在墙上,看似无意的问,“十三公子,怎么最近没有见到那小厮了,自从上次害羞离去以后,就没有再回来过了,我都说了我理解你们,毕竟异性是为了传宗接代,同性才是真爱,我真的没有其他意思……”

    看她这认真的表情,十三公子真忍不住想衷心谢谢她,谢谢她的理解。

    然,他一句话也不想说,更不想回答这问题。

    见十三公子不接招,苏云卿也不急,闪着一双坏笑的眼睛问,“难道……怀孕了?”

    随后配上一脸惊讶的表情。

    噗……十三公子忍不住看向苏云卿,如果嘴里有东西,他一定会做出这辈子最不雅观的动作。

    风度翩翩,温文尔雅,高贵不凡的十三公子第一次想跳上去,直接堵住这个假男人的嘴。

    “云公子,那小厮是个男人。”男人怎么可能怀孕?然而这话刚说完,十三公子就后悔了,悔得肠子都青了,这话他就不该接啊! http://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惊讶的嘛!这太神奇了,十三公子你也太神奇了。”

    一脸惊讶加好奇的目光,仿佛一个好奇宝宝终于知道了天大的奇怪事一般,就差手舞足蹈来表现出她此刻的兴奋感了。

    十三公子:……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了。

    “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能强求,反正我喜欢的是女人,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下一秒,苏云卿便换了一个表情,端正了态度。

    十三公子:是啊!你也知道生孩子这事需要女人和女人……呸!她什么都敢说他还敢跟着想了?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话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