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越乱就越来能够衬托出苏云卿处的安宁,一整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偶尔应付一下某些无良掌柜以外,还真的就没什么事情可以做了。

    都说人美是景,可是毕竟不知道这美景到底有什么企图,所以哪怕秀色可餐,苏云卿也依旧没什么心情欣赏,反而觉得这人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尤为心烦。

    这不,刚吃了准备睡下,门外就来了一帮子的人,领先的是多日不见的苏沫。

    怎么说也同自己一个姓,苏云卿到是没有多管过这女人,虽说做的那些事情有些上不得台面,可是好歹也是个姑娘,而且有几分胆色,苏云卿也就选择性忘了。

    然,今日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还扰了她要睡午觉的兴致,绝不能忍。

    “梁昕,你个不要脸的小婊.子,你给我出来……”

    只见这女人气势汹汹,两手叉腰,完全一副泼妇骂街样。

    “一个姑娘竟然当着这么人撒泼,成何体统。”

    张大夫刚过来给梁静号脉,恰巧碰上了,忍不住指责两句,毕竟行医多年,还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姑娘呢!

    “沫儿,你先回去,这事娘自然会帮你问清楚,你莫要在这骂了。”

    苏沫的娘亲也看出了别人异样的眼光,深怕影响到女儿的闺誉,立即让女儿回去。

    然,苏沫没有看到梁昕,怎么肯回?

    “娘,女儿也是女儿家,也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不在乎形象啊!只是今日见不到那心存龌龊想法的梁昕,女儿如何甘心回去?”

    那梁昕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被万天看中以后还能过着现在的生活?

    看她如今成了最为无辜的受害者,自己却因为她见不得光,她既然毁了自己,那就应该由自己毁了她才算公平?否则,自己岂不冤枉?

    “沫儿,娘会给你讨回公道的,你就……”

    “梁昕,你这个贱蹄子,你有本事给我出来,咱们今天就来理论理论,到底是你贱还是我贱。”

    那撸起袖子就要干架的模样,颇有几分要玉石俱焚,鱼死网破的架势。

    “苏姑娘,你有什么话就冲我来,何必为难我的女儿?最先害她的是你,传播各种谣言伤害我女儿的也是你,如今大家都说积德积德我们才没有找你问清楚,你却没脸没皮的找上门来了,到底什么意思。”

    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因为她而受到了伤害,周氏再好的脾气也都忍不住爆发出来了。

    只是因为常年性格温和,不过说了几句脸就涨红了起来。

    “哈哈哈哈……好一个母亲啊!竟然如此纵容自己那没脸没皮的女儿,赵江喜欢梁昕那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出来的事情,你那个贱女儿自己也是心知肚明,可她不喜欢赵江也就算了,竟然还霸占着他的好,让他做这做那,你们更是没脸没皮的接受着,这难道不可恨吗?”

    苏沫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让所有人都惊讶却忍不住点头。

    是啊!事情的确如此,若是梁昕真的看不上赵江,那还真的没有必要霸占着他的好。

    “你……”

    周氏想说什么,最终却也什么都说不出来,谁让人家说的一句不错呢?

    “住嘴!”

    赵江将挑水的扁担扔在地上急冲冲的走过来。

    苏沫回身,看着面色大白的赵江,身上的伤还未好就急着给这家人挑水干活,还真是……

    苏沫目光满是不可思议,随后转为满满的不甘心,凭什么,凭什么梁昕都这样对他了他还犹如被鬼迷了心窍一般对待这家人?

    凭什么自己对他一往情深他却从来没有好好看过自己?

    “赵江哥……”

    满眼委屈嫉妒的看着赵江,随后恨恨的问,“都这样了,你还要帮着她吗?”

    然,哪怕她已经这般委屈,这般难受了,赵江眼里却还是没有她,而是冷冰冰的看向一旁的苏沫娘。“你还是赶紧带她回去吧!在这里闹下去,谁都不好看,害的还是她自己。”

    一个姑娘家光天化日来别人家门口闹,开口闭口说的都是男人,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出来了,她喜欢这个赵江,做的一切不过都是和梁家大姑娘争风吃醋罢了。

    “赵江,你这个眼睛瞎了的,谁是真的对你好你就没有看到吗?人家梁昕哪里会喜欢你,人家心里早就有人了。”

    身为梁昕从前的好姐妹,自然知道她很多秘密,包括赵江,包括她心中的那个人。

    “苏沫……”

    周氏哪里能够允许别人如此污蔑自己的女儿?气得唤了一声,脸色煞白,全身忍不住颤抖。

    所有人看向她,随后看向另一边,只见一旁站着温文尔雅的十三掌柜,不管别人怎么吵怎么闹,他都依旧如沐春风,面带笑容,俊美,高贵,优雅,丝毫没有被世俗之气所沾染。

    而被淹没的人群中,站着一个看似可有可无的苏云卿?

    看着这越来越乱的场景,苏云卿忍不住抬头望天,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大家都看着俊美无尘的十三掌柜,隐隐约约觉得这事和他有什么联系。 360搜索:☆\\//☆

    苏沫得意洋洋,而一旁的梁昕却是安静的低下了头,脸红到了耳根处。

    苏沫忽然笑了几声,走到梁昕身旁转了一圈,看到她这份德行,实在高兴得不以言表。

    站在一旁的苏云卿深切的感受到梁昕的恐惧,颤抖,不由得摇摇头,看着二人,看来闺蜜这东西真是最为恐怖的生物啊!

    好的时候能和你同生共死,翻脸的时候也能让你永不超生,实在让人恐惧。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所有知己知彼的敌人,都是从闺蜜做起。

    秘密这东西最好烂在肚子里,瞧瞧,这就是随意分享的后果,打得你别说满地找牙,那是连找牙齿的机会都没有。

    “今日我就要撕破这婊.子高贵的皮囊,让你们瞧瞧她到底有多么的肮脏。”苏沫两眼喷火,烈火雄雄通通射向梁昕,恨不得把她化为灰烬,那掩盖不住的恨意,实在让苏云卿都忍不住觉得颤抖,女人啊!为了爱情,果真是可以上秒小白花,下秒老巫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