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云卿看他果然问了,立即清清嗓子比划了一下自己,“例如我风华正茂,而你……”说完还不忘皱眉,伸手打量了一下他,随后又看了站在十三掌柜身后的孟飞一眼,“又例如我喜欢女人,而你……”

    “当然,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我非常能够理解,真的!我也知道,现在的女人真是虚荣得很,若是知道公子你有那方面的毛病,就算你长得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人家也会心有嫌弃……”

    十三掌柜看着苏云卿,云淡风轻,面色温和,可是心中已经击起了千层浪花,这人这是在说他垂暮,还讽刺说他喜欢女人。

    这话中隐晦的意思,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都听出来了,她还偏偏装模作样的作出一副理解样。

    然而,苏云卿这一系列的做法却让孟飞瞬间惊呆了,想想身份尊贵的公子,何时遭人这般嘲讽过?

    这丫头片子,怕是见不到今天的日落了。

    “云公子,静儿……”

    周氏手里端着药碗走了出来,开口打破了眼前暂时的平静,张大夫却是松了一口气。

    “药喝下了吗?”赶紧转移话题,免得自己遭受牵连。

    这云小公子好是好,就是嘴巴太毒。

    “喝下了,这位是……”

    周氏看着这身穿淡蓝色长袍的偏偏公子,一时间有些傻眼。

    站在她身后的是梁昕,手里端着茶水,楞楞的看着十三掌柜,眼里不时闪着惊艳。

    在梨花村生活了十多年,还从来未曾见过这般风华绝代的男子,不仅容貌俊美,气质还如此温和,看他衣着不凡,必定是大户人家的公子,若是能够常伴左右,莫说做妾,哪怕是个丫鬟也行啊!

    “这是西厢楼的十三掌柜,前几天派人送过礼品来问候,今日路过,顺道来看看梁二姑娘。”

    张大夫倒是非常积极的解释了一番。

    只是这在苏云卿眼里就是无事献殷勤,十三掌柜同梁静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送点东西过来也就算了人还特意来了,到底有什么目的?

    “是啊是啊!人家只是特意过来看看梁静而已,有事找张大夫,张大夫你赶紧回去给看看吧!病可不能拖着。”

    说着赶紧把张大夫往外推,自己也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周氏见屋子里也没有人照顾着,亦是寒暄了几句也离开了。

    梁昕看院子里已经没有女人,自己身为一个姑娘单独和几个男人待在一起也不好,咬咬牙,亦是行了一个礼以后随着离开,整个人都心不在焉了起来。

    “十三掌柜。”人都走了,张大夫唤了一声。

    虽说云小公子话有些难听,可是也不是没有道理,像十三掌柜这般家世极好的人,却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已经成亲,莫不是身体真的有什么问题?

    “告辞。”

    今日过来无非就是想来看看这装模作样不怕死的小妖精,如今人家已经离去,他自然也应该走了。

    “公子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必……”

    “没有。”

    最后一句回答明显已经有了怒意。

    若不是那个不男不女的丫头片子,他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困扰?

    …………

    院外

    翠柳跟在苏云卿身后,看着田里依旧还没有完全盛开的花,心中郁结,“小姐,这花什么时候开好,咱们什么时候回苏家啊!”

    在这里的日子每天胆战心惊,如今还和莫尚书拉上了关系,她是真的想回去了。

    “这些天没有回去,府里也没有传来任何消息,夫人该不会是想一辈子把你都留在这里吧?”

    “别小姐小姐的叫唤,我可是个男人。”苏云卿看了一眼自己的衣裳,故作粗俗道。

    “可是你是女人啊!”翠柳心里觉得无辜。

    “你见过像我这样的女人吗?”苏云卿哈哈一笑,色眯眯的看着翠柳问。

    翠柳心中一惊,吞了吞口水,这问题的确值得深思,她这几天也在想这个问题,小姐到底是不是个女人。

    “小姐,你真是不一样。”

    “那是,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瞧瞧我这女神形象里面还住着一颗汉子的心,如此特别结合造就了非同一般的我,能够与你家小姐我相识一场,还真是你这丫头片子的幸运。”

    如此变相的夸了自己一把,苏云卿只觉得身心舒爽,往一旁的石板上一躺,美美的睡过去了。

    靖王府

    凌风华最近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耳根子清净了很多不说,似乎生活里缺少了点什么东西。

    “世子。”

    追影抱拳,恭恭敬敬的行礼,随后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凌风华,犹豫该不该说。

    “说吧!”凌风华看都不看就知道这人在等特赦令了。

    “苏家三小姐被苏夫人支离丞相府了,其原因怕是暄王和王妃回门,苏夫人不想让他们看到苏云卿。”

    刚回天越城的暄王必然会带着王妃回娘家拜会,就算不受宠也该做做样子,苏夫人有所担心也是正常,毕竟三个女儿中最不讨喜的就是苏云卿,她对苏云卿不仅没有半点宠爱,甚至还有些恨意,至于原因,无人知道。

    “嗯。”

    淡淡的答应了一声,随后又觉得奇怪,按照苏云卿的性子,在苏家都不可能老实,离开苏家,那可就不得了了。 邪王追妻:毒医世子妃:

    “这几日,莫家算是被她搅翻了,原本相敬如宾的莫尚书和莫夫人冷了下来,更是不断有女人住进后院,照这么下去,莫夫人怕是站不住脚跟了。”

    “这和苏云卿有什么关系?”

    “这事本该由莫夫人的娘家说起,莫夫人有个弟弟叫万天……”

    凌风华静静听着苏云卿这几天干的缺德事,不由得冷笑,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苏三小姐也是狠毒,确定莫尚书不会再理会万家的事情以后,竟然大白天就翻墙进万家,硬生生的一针就把万天扎废了。”说起这事追影就忍不住佩服苏云卿。

    自从万天被扎了一针以后就吸取了教训,晚上派人轮流把守,整个万家固若金汤,莫说一个人,就连只虫子都爬不进去。

    然而,白天所有把守的人都去休息了,精神紧张的万家人亦是放心睡去,苏云卿也就大摇大摆的就这么进了万家,一针下去,万天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