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苏云卿什么话也没有说,那小厮倒是好,还以为这二人是怕了,立即趁热打铁补上几句。

    “那姑娘惊了万少爷的马,让万少爷也跟着受了惊吓,这事我们还没有过去找梁家算账呢你们就自己找上来了。”

    “咱们万少爷那也是心慈仁厚,觉得上次对不住梁家大姑娘,所以也就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怎么,你们还想不知死活的旧事重提吗?”

    听着这小厮的话,苏云卿忍不住拍桌一声紧接着哈哈大笑,丝毫没有一点文雅公子该有的模样。

    “莫尚书,您瞧瞧你们家这狗奴才,还真是不分对错不分场合一心只向着自己的主子,如此忠心的狗可真是不多见了,好好留着,堪当大任啊!”

    “你……竟然敢讽刺我。”

    莫尚书还未生气这小厮就已经忍不住想掐死眼前这看起来若不经风的清秀公子了。

    “难不成我在夸你?”

    苏云卿冷笑一声,随后看向莫尚书,他倒也算沉得住气,怪不得能在短短几年从一个穷酸秀才坐到今天的尚书之位。

    听到苏云卿这话,傻子都知道怎么回事,更何况是聪明冷静的莫尚书?

    只是,对于苏云卿这等黄毛小子,他却从来不会放在心上。

    于是乎,只是微微起身问,“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免尊姓云。”

    “云小公子。”

    “莫大尚书。”

    一个满眼蔑视,一个嘲讽满满,都不曾将对方放在眼里。

    “若是无事,本官就先回去了。”

    他不信,就这医馆里两个若不经风的少年能有本事将他强留在这里。

    再说,他也没有看出来将他留在这里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莫大人这么尽心尽力的帮着自己的舅子,就不想知道如果你出事了,他们会是什么样一种态度吗?”

    莫尚书原本就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秀才,能够有今天那是因为万家当初的帮助,所以他一直记在心里,我在尽心尽力的帮着万家。

    可是奈何这几年万家也因为他的一直高升而胡作非为,败坏了他的名声不说,更是常常因为当初的那点恩情从他身上谋取了不少便利,久而久之,他也看透了。

    他一听到万家出事就立即跑来,如果万家认为他出事了呢?会是什么样一种表情?

    想到这里,莫尚书突然又坐了下来。

    看到莫尚书就这么坐了下来,小厮明了,立即睁大眼睛,“你,你竟然还敢派人去骗万老爷一家?”

    “算算时辰,也该到了,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像大人一样关心则乱啊!”

    苏云卿眼睛带着光,浅笑盈盈。

    “老爷……”

    小厮刚想说什么,前院就传来了人的声音,只听到万老爷一声:“女婿。”其他人都跟着跑了进来,万家一家,倒是也真一个不少的全来了。

    听到喊声,苏云卿看了小厮一眼,随后手快速伸出,一根细长的银针飞出,准确无误的插在了小厮身上,小厮立即到底,昏迷不醒。

    “哎,我真是个小气人,人家不过就是在我身上胡乱按了两个罪名罢了,我竟然就这么记恨在心了,说来我都瞧不起自己的这小肚鸡肠。”

    莫尚书一听着话,差点晕倒,做了坏事竟然还这么勇于承认错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莫尚书,来都来了,在下还是请您喝杯茶去去火吧?”

    “小公子竟然都开口破费了,本官哪里敢不喝,毕竟小公子可不是个大度的人。”

    “莫夫人这话从何说起?您又没有得罪我,再说您若是执意不喝我也不敢如何啊!毕竟我只是个欺软怕硬的罢了。”

    “照你这么说,本官还仗势欺人了?”

    “我可没说。”

    “有些事情,到此为止也就算了,我知道小公子有些本事,本官也不想将事情闹大不好收场,大家各退一步,岂不更好?”

    “莫大人就不想先看看万家人如何对待你的再收场?”

    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将妻子的娘家当成了自己的家人,可是人心都是会变的,如今尝到了有权有势的味道,他怕是早就想甩掉万家了吧?

    脖子处一凉,莫尚书倒在了地上,微微闭上眼睛。

    门外忽然跑来一群万家人,各种声音。

    “女婿。”

    “姐夫……”

    一群人呼喊着急的声音传来,却让人生不起一丝感动。

    万老爷,万天,万天的妹妹妹夫都来了,一群人就这么围着躺在地上的莫尚书,哭哭闹闹。

    “我姐夫到底怎么了?”

    万天抬头,看着苏云卿,总觉得这人有几分熟悉却又想不到在哪见过。

    “听张大夫说伤到头了。”

    “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

    “张大夫呢?”

    “带着药童去找名贵的药材了,说是普通的药材不顶用。”

    “这么严重?”万天一脸不敢相信的问。

    “据说是的。”苏云卿脸不红心不跳的答。

    这么一说,全家人哭得更加伤心了。

    西厢楼

    十三掌柜依旧坐在窗户前摆弄着他新买来的棋盘。

    孟飞进门,行礼,“掌柜的,莫尚书进门还未出来,万家一家子又急急忙忙的进去了,看样子,怕是发生了什么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

    十三掌柜皱眉,靠在椅子上康懒的问,“意想不到的事,依你看,会是什么事?”

    听十三掌柜这么一问,孟飞还真就认真的想了,最后挠头,“依属下看,肯定是有人抓了莫尚书做人质,要求万家人过去,以达到什么目的。”他能想到也就如此了。 /~:无弹窗?@++

    “莫尚书,官居四品,谁能拿他如何?”

    “公子说得对。”可是除此以外,还能是什么事呢?

    莫尚书在朝中的地位也不低,而且万家都带了家丁,那云公子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活捉不了莫尚书啊!

    “好奇就去看看。”十三掌柜对这件事情似乎也比较感兴趣。

    “是。”

    “如若真是那样,就把莫尚书救了,咱们也算给那云小公子还了一份大礼了,毕竟如果不是他,本公子还不知道自己身患隐疾,阳痿早泄呢!”

    最后几个字,十三掌柜已经说得云淡风轻了,由此可知,他这几天必然在心中默念了无数次,才能如此轻描淡写毫不在乎的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