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苏云卿的话,又看着她此刻彬彬有礼脸上堆满笑容的模样,张大夫还真搞不清楚她要做什么。

    人家十三掌柜那是什么人物?能够差人来看这么一个丫头已经是梁家莫大的福气了,怎么这云公子还如此敷衍的招待着。

    还有,这一问一答,怎么就有种牛头不对马嘴的感觉?

    小厮看在苏云卿这也问不出什么东西了,说多了反而会遭别人的嫌弃,索性先离开。

    “既然不方便,那我就先走了,改日再来探望。”

    “替周大娘谢谢你们家掌柜的了,您慢走,不送。”

    苏云卿依旧咧嘴笑着,白白的牙齿露在外面,还真让人不知道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小厮不悦,自己送了这么多东西却还被赶走,莫说一顿饭,就算是一杯茶水都没有,上次自己掌柜的还请她吃过一顿饭呢!真是个不懂得报恩的。

    “对了张大夫,梁家姑娘的伤是您看的吗?”

    不再理会苏云卿,小厮改问张大夫。

    张大夫扶了扶自己的胡子,还未开口就又被苏云卿抢了个先,“怎么?你家掌柜病了吗?”

    “没有。”小厮摇头。

    “那你回去告诉他,张大夫医术精湛,哪里不舒服尽管过来就是了,何必差人打听?打听也打听不出药方子不是?莫管他是阳痿早泄等问题,到了我们张大夫手里,那都不是事……”

    苏云卿滔滔不绝一口说出的这些问题直接让一旁的周氏脸红,张大夫本人更是傻了眼。

    这光天化日的把这等问题就这么说了出来,真的好吗?

    “没关系的,你回去告诉他,得了隐疾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我们不会说出去的,呵呵……真是替你们掌柜的觉得惋惜,多好的一个人啊!”

    听到自己的掌柜如此被人诬陷,小厮心中不爽,整个人涨红了脸,怒吼道,“我们掌柜没有隐疾。”

    “你怎么知道的?”苏云卿一脸好奇快速问。

    小厮不服,“我就是知道。”

    “喔……”苏云卿眼睛看了周围一圈,勾唇,扬眉,轻问:“莫非,你试过?”

    “我……”小厮气得脸青了红,红了白,整个人压根就没法和苏云卿交流。

    一气之下竟然就像个女儿家一样跑了,苏云卿看向张大夫和周氏二人,一副你知我知的表情,微微叹了口气,“真是可惜了,十三掌柜是我见过最心地善良的人呢!怎么就……”

    明眼人都知道,那小厮根本就是被苏云卿气走的,如今她还这副表情,实在是忍不住让人想揪起来吊打一顿呢!

    然而,转身后的苏云卿嘴角却扬起一抹冷笑,这等心怀不轨的人,凭什么要给他好言好语,毕竟大家都不是什么善良人,你如此待我,就别想我真诚相迎。

    西厢楼

    十三掌柜站在窗户前,看着远方,僵硬着脸,让人不知他到底看的哪里。

    阳痿,早泄……

    孟飞吞了吞口水,看着从十三掌柜手中飞扬而下的白灰,有多久,掌柜没有发这么大火了?

    此时此刻,他怕是恨不得那云公子就是他手里的棋子,将其粉身脆骨,挫骨扬灰都解不了他心中的恨吧!

    从小跟在他身边,何时见他发过脾气,只是今日这情形,那不怕死之人说的话,只要是个男人,怕都忍受不了。

    此刻自己是不是应该赶紧退下,去将那家伙挫骨扬灰解了掌柜的心中之火才是?

    身份尊贵,哪个人见了他不是小心翼翼,尊尊敬敬?

    再说,这么多年了,就算有人背后议论,他也从未动过-/;

    门外的暗卫一惊,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句,深怕殃及池鱼。

    掌柜的今天肯定是吃了火药了,否则怎么可能这般生气?

    “来人,吩咐下去,今儿去看望梁姑娘的小厮暂时不许到西厢楼。”

    他深怕他看一次就怒一次,到底是个拥有什么样脑袋的女人才会说出这等话,想出这等事情?

    他只要微微想到自己和一个五大三粗的小厮行那等事情他就觉得全身不舒服,恶心想吐,怎么她就……

    两个暗卫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随后心领神会,答了一句是以后就立即出门。

    今儿天气可不怎么好啊!是不是因为如此,所以掌柜也跟着不开心了?